第4章 你在咒我?!

“耳垂有皱,舌尖单薄,眼白发黄且天仓黯淡,种种迹象表明您现在气血不足,体内有脏器受损,而且大概率是肝脏处有疾,继续生气只会让你病状加重,减寿减福,为了自己,为了子孙后代,您以后还是少荤多素,平和待人最好。”

“你……你……你这是在咒我?!”

这下老太太总算是坐不住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目光死死盯着李玄微,里面恨不得能冒出火光来。

一旁的李宥宥赶紧上前扶住。

“奶奶您小心点。微微,你说什么呢?”

李玄微面不改色,不顾老太太那铁青的脸色,伸手指着她身旁那尊珍贵的玉佛继续说。

“还有这尊玉佛,继续摆着只会让您症状加重,现在您只是白天头晕晚上失眠,继续把这玉佛摆在这里,不出半年您就很难起身行走了。”

李绮绮嗤笑一声。

“这玉佛是大舅亲自去广佛山求来的宝贝,善济高僧开的光,能驱灾避难,延年增寿,你不懂不要乱说,我看你就是想咒奶奶!”

老太太已经气的快要站不住了,原先还算硬朗的身子颤颤巍巍的扶坐在椅子上,老眼怒视着李玄微,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玉佛确实是好的,但摆的位置不对,正对厅门,正午阳光自窗外射入,让本就偏凉的玉器染了燥气,奶奶体内有肝火,这玉器就会和您体质相冲,本想靠着玉佛驱火,现在两火相碰烧的更厉害,时间久了,积压在您身上的可就不是福气而是煞气了,还是那句话,继续摆着它,寻医看病吃再多药都没用。”

说完她转身看了看周卿。

女人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走吧。”

身后,传来老太歇斯底里的怒吼。

“滚,都给我滚!!”

——

门外,李梁见一家四口出来了,赶紧上前问。

“怎么样?妈同意了么?”

周卿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之后低声道。

“妈不同意。”

“那怎么办?我怎么好像听到妈刚刚在喊什么?”

李祁芝皱着眉头直截了当道。

“三叔,我们要搬出去住了,今天晚上就搬,这事你先别和我爸说。”

“搬出去住?!”

李梁瞪大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真的假的?为什么要搬出去?搬出去你们住哪?”

自打他们出生以来就没离开过这里,就算成家立业之后也都继续住在一块,就连大姐结婚都是招的女婿倒插门进来的,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周卿的脸色苍白极了,夜间的一阵冷风吹来,她忍不住拢起外套咳嗽起来。

李祁芝见状连忙搀扶着她。

“三叔我待会再和你解释,我先和我妈回去收拾东西。”

李梁紧跟着追上去。

“妈的脾气倔,你们一旦搬出去再想回来可就难了。”

他也觉得,为了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小虎,和奶奶闹得这么僵确实不值。

毕竟李家的产业一大半都捏在奶奶手里,这个时候哪个子孙不是想破脑袋的去巴结讨好,他们倒好,在这个节骨眼竟然直接搬出去自立门户!

这要是被大哥知道了,他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身旁,李玄微停下来喊了他一声。

“三叔,这个给你,你待会递给奶奶。”

李梁好奇的伸出手,看着李玄微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圆润光滑的石头。

“这是什么?”

“符水里泡过的鹅卵石。”

“啊?”

什么东西?

“奶奶肝火烧的旺,晚上肯定失眠,你把这个放在她枕头下面,能让她睡个好觉。”

李梁皱眉,半信半疑的接过来。

“你怎么知道奶奶肝火旺,晚上失眠……哇,好凉快!”

指尖刚一触碰到石头,瞬间一股彻骨清凉的风自掌心滑入袖子里,席卷着全身的热浪化作一缕凉风灌耳,只不过呼吸间,他恍惚觉得自己置身清凉的密林之中,山风袭来,毛孔打开,浑身都舒畅爽快的厉害!

李梁呆呆的捧着石头,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李玄微。

“这是什么宝贝?”

“符水里泡过的……”

“什么符水?不是,你哪来的这个?”

李梁不识货,怎么看都觉得这玩意就是公园小溪边不值钱的鹅卵石,可手心里那股源源不断的清凉却在提醒他这块石头的与众不同。

这种凉不逼人,不刺骨,比空调的风还要舒缓,就像是有一丝一缕的线轻柔的包裹着全身,那种于炎炎夏日感受海岛般的清爽宜人,让李梁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这是我自己做的,驱内火稳心神,但作用只是暂时的,想要个根治疾病还是要去医院看看。”

师父说了,玄学易术虽然包罗万象,但也不过是所看所闻,肉体上的疾病归根到底还需要科学来根治,她能做的就是在一切无法挽回之前提醒一句罢了。

“玄微,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你奶奶她有私人医生,这么多年也没治好她失眠少觉的毛病。”

“那是因为你家客厅的风水布局有问题。”

“风水?”

李梁对这个词并不陌生,但这玩意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嘴里冒出来就显得格外古怪了。

“嗯,可以把庭院的布局稍微变一下,对你们家以后的发展也有好处。”

一口一个“你们家”,显然,这小姑娘压根就没把自己当成李家人。

李梁攥着石头满头雾水,先不管这块石头的来历和什么风水,现在最让他摸不着头脑的就是自己这侄女的来历。

“这些你都从哪学来的?”

“师父教的。”

哦对了,把她养大的那个人是个老道士。

“那你能看得懂风水?”

李玄微点点头,紧跟着又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于是便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套着蓝色硬壳的小本子,打开后递到李梁面前。

“李玄微,无尘观观主,道号灵清。”

四四方方的蓝色小本子上,清楚的印着她的头像,扎着道姑头的小姑娘面容俏丽,明眸善睐,一身蓝色道袍衬得她气质出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