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新店开张

店铺里已经拆的差不多了,走进去后空间开阔明朗,四四方方一百多平,后面还连着一个老板休息室。

“我的想法是,这面墙,挂个招牌,到时候我找个书法家给咱们写一幅字,写什么你定。这两边呢就摆两排内嵌式的柜子,里面放一些什么符纸,符牌,灵石什么的。最后这边,放个老板桌,桌子我从意大利那边定,明天空运过来。最后这一整块呢,留给你发挥,怎么样?”

李玄微跟着看了一圈,最后点点头。

“行。”

“有什么要改的么?”

“这里。”

李玄微伸手,指了指入门的台阶,冲着李梁比划了一下。

“三级台阶,每级高十六厘米,宽三十厘米,不能多,不能少。”

“还有呢?”

“剩下的到时候再说,先把台阶改了。”

李梁听话的找来监工,提出自己的想法,然后凑到李玄微面前低声问。

“台阶有什么讲究吗?”

“单数台阶让客人最后一步迈入店门,风水中,三,六为旺数,引贵招客。而且,自古穷神,霉神最忌十六,所以设为十六能将穷霉挡在门外。”

“原来如此,到时候我拿尺子量,保证精确到0.1毫米。”

——

九月中旬,大三大四的陆续开学了。

校门口的商业街热闹起来,来来往往的全是年轻的面孔。

每个过路的人们总会抬头看看位于一排烟酒美食中间的一家店铺。

无尘风水店。

店名是金墨题字,字迹恢宏,金钩铁划,如刀砍斧劈,在这一排招牌中间显得分外瞩目。

店名下还有一排小字。

风水,面相,五行八卦。

李玄微站在店里,手里掂量着几块石头,门外还摆着一堆花草,随时等着她的吩咐搬进去。

大概浏览了一下布局之后,李梁就见李玄微将手里的石头分别放在了不同的角落里,紧跟着又将他买的装饰瓷瓶从桌子上拿了下来,换上了一盆绿植,一通摆放研究之后,整个店铺的整体布局不变,可一眼看过去却觉得空间开阔了不少,视野明亮,空气清新,一阵犹如山间的风慢慢的拂过耳畔,空灵中隐约能听见潺潺溪水声。

站在这里,疲惫了一天的李梁只觉得呼入体内的空气都清凉甜爽,夏日昏沉的大脑都跟着清醒了许多,眼前更是被这一片错落有致,颇有玄机的绿植摆放净化。

“呼——”

男人长舒一口气,疲惫散去大半。

“太神奇了,一模一样的东西,怎么经你的手这么一摆,看着就这么舒服呢?”

李玄微正擦拭着摆在水晶柜子中的符牌,头也不抬。

“风水变化多端,非十年不可能领悟皮毛,我三岁和师父学五术,自然要比你这个外行人专业一点。”

“你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在哪呢?”

徒弟都这么厉害了,师父岂不是快要成仙了!

李玄微手下的动作稍稍停顿,目光却依然平静。

“他出去游历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师父总说世上没有恒久,就算是他迟早也会离开。

李玄微总是不以为然,她理所当然的觉得师父会一直陪着自己,就算天天醉倒在山林之中,她也总能带着小虎找到他。

可这一次,她找遍了整座山,踩坏了三双鞋,最后却还是没有找到师父的踪迹。

他走了。

没有留下半句话。

一切都保留着他离开前的样子,就连那坛子开了封却没有喝完的酒,李玄微都把它重新封上埋回了那颗银杏树下。

师父最爱酒。

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才会丢下喝了一半的酒消失不见?

“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得报警啊。”

“不用。”

李玄微继续调整符牌的位置,仰头时白皙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他是自己离开的。”

找警察也没用。

李梁不了解这对师徒之间的故事,只是对那位传说中的玄清大师充满好奇。

不过现在看微微的态度,应该是不想他再提到她师父了。

“对了,今天是开张第一天,咱们要不要搞点活动什么的?”

李玄微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嗯,什么活动?”

“比如说……进店消费前十名送点什么。”

“那就进店前十个免费送一卦吧。”

——

一上午,店里清冷无比。

门口倒是非常热闹,毕竟人们对风水店还是存有好奇心的。

可也仅仅只是好奇心,所有人都只是站在外面看看,一阵指指点点之后毫无例外,全部继续往前走。

李梁坐在店里百无聊赖,东边瞧瞧西边看看,时不时的还要出出去看看,确保自家的招牌没有被什么塑料袋给挡住。

“怎么就没人呢?”

现在人都在这么相信科学么?

反观一旁的李玄微,确实非常淡定自如,左手红石,右手毛笔,站在那豪华的办公桌前认真描画着黄符。

一张接着一张,很快她的手边就摞了高高的一叠。

李梁跷着二郎腿,随手从那一叠黄纸上拿了一张放在眼前仔细看。

符纸上画着复杂又对称的图纹,毫无规律可言,就像是秋林市的地铁线路一样弯弯绕绕。

可就是这么复杂繁琐的图案,眼前这一叠上都画着一个,两张凑在一块仔细看,一撇一捺都看不出半点区别,别说是人手了,就连机器也很难做到画的这么精确。

剩下几十张,也都像从复印机里印出来的一般,无论他怎么仔细瞧,都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区别。

“这……这,画这么多张干嘛啊?”

“天雷符,我还没学会,还需要多练练。”

“我看你画的很好啊。”

虽然看不懂,但李梁能看得出这用笔的功力,他也是自小师从书法大师,也自然明白笔端之下想要控制力道如一是多么困难。

微微小小年纪,能把笔控的这么稳,真的是大师水平了。

小姑娘却眉眼平静,垂眸时,浓密的长睫在眼下投了一片阴影,背对着那满墙的高山流水画,这一幕,说不出的和谐宁静,一身蓝杉长发盘起,黑发中间的木簪朴素别致,乍一看,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小道士,一身静雅出尘的气质让李梁大气不敢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