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给过你机会了

深夜的病房静悄悄的。

周卿已经睡下了,小虎也缩在被子里睡得香甜,小胳膊露出来,睡着了手里还抓着没啃完的桃子。

李玄微靠坐在床上,借着身边昏暗的灯低头编着手中的红绳。

没有半点风声的窗外,树枝突然摇曳起来,本就清凉的房间里因为多了一阵风而变得有些冷清。

李玄微侧眸看过去,张牙舞爪的枝杈不停的剐蹭着玻璃,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刺耳。

风从外面灌进来,“呼呼”不断,声音有些尖锐,惹得一旁的周卿在睡梦中蹙着眉头,隐隐有要醒来的迹象。

李玄微见状,放下红绳起身走到窗前,瞥了一眼窗外之后直接将窗户关上。

风声戛然而止,可原先还亮着的灯却在这一瞬间熄灭。

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李玄微静站在窗前,黑暗中她目光平静,对着窗边的那个墙角处。

突然,原先熄灭的灯又亮了起来,而刚刚还摆在墙角的那把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移到了窗前,正对着李玄微的眼前。

就在此时,窗外风声大起,窗户被吹得“砰砰”作响,伴随着那灯光忽暗忽明的闪,整个病房里都充斥着惊悚恐怖的气息。

可正处于这个病房中且唯一清醒着的李玄微,一张俏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目光自始至终都对着那窗边的位置,然后在那窗户几乎快要被风给震碎的瞬间,她迅速伸出手,对着那一片浓黑中的某个角落,五指收紧,狠狠一抓。

“啊——!!”

一道惨厉的尖叫贯穿耳膜。

而就在周卿几乎要睁开眼睛的瞬间,李玄微一抬手,口中念念有词,一抹红光自周卿头顶绕过。

下一秒,女人又安然入睡,面容恬静。

惨叫过后,外面的风不刮了,窗户不震了,灯光不闪了,整个病房再次恢复到最初的状态。

李玄微静静的站着,手里还在掐着什么,看那架势,像是掐住了什么东西的脖子。

“我给过你机会了。”

说完,她一会胳膊,一张黄符自袖子里飞射出来,被李玄微直接捏在指尖,紧跟着往前一送,狠狠的贴在对面那物的心口处。

“啊啊啊——!!”

又是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那空荡荡的窗前慢慢浮现出一抹红影,虚无缥缈的样子,长袖直接垂在地上,身子前倾悬空着,往下看,却没有脚。

她没有脑袋,因为从楼上一跃而下的时候,是头先着的地,巨大的冲击让头颅粉碎,化作一滩猩红泥泞。

李玄微收回手,那红影却不能动弹。

“明天你就可以去你该去的地方,来找我干什么?”

还想吓唬她。

这玩意怕是不知道她从小到大是怎么过来的。

多可怕狰狞的玩意她没见过?

一团怨念算什么。

红影没动静,过了会缓缓转过身去,僵硬的伸出手,在那窗户上缓慢写着什么。

【我不甘心】。

“你有什么不甘心的?你本来就只是山里的精怪,和人类是没可能的。”

【我很爱他】。

“别和我说这些,快十二点了,赶紧离开。”

李玄微对这些东西向来都是冷漠无情。

师父说过,山里的东西本性阴险邪恶,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这女人本就是在山中魑魅魍魉化作的精怪,得了点修为就想着凡间的事,贪心无度又心胸狭隘,落得这个下场虽然可怜但也是活该。

【我想再见见他】。

那男人现在身上被一道金光护着,她根本近不了身。

“你杀心未灭,别异想天开了。”

精怪终于意识到李玄微是个油盐不进的,心中的不甘怨恨最终得不到了结化解,于是便怪叫一声趁着李玄微转身的空挡,直接飞扑着冲向病床上的周卿。

袖子下那苍白的手化作如利刃般的锐器,直直对着周卿的心口刺去!

李玄微见状,却只是站着,一只手从挎在身上的蓝布包中掏出一根毛笔来,笔尖化刃,尖啸声划破天空,一道金光冲了出去。

下一秒,已经悬空置于周卿身上的红影,被那金光自心口贯穿,没有分毫反抗的余力,红影随着女人的惨叫中消散。

李玄微站在窗边,面容平静,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毛笔收了回去。

“我给过你机会了。”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李祁芝来医院帮着收拾东西,准备接周卿出院。

——

“爸今天下午到家,三叔刚刚来电话,说是奶奶让我们今晚去老宅吃饭。”

老太太主动开了口,周卿就算还没恢复也不可能不去。

李祁芝却继续道。

“妈,我们不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

趁着这个机会修补一下关系,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孩子们的前程。

李祁芝这一次却难得固执强硬。

“奶奶既然已经把我们赶出来,那我们还回去做什么?继续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让你回去给他们当牛做马,洗衣做饭?”

“他们是你的亲人。”

“他们不是我亲人!”

李家虽然大不如前,但仍然是秋林的上流阶级,产业无数。

这样殷实的家底请多少个佣人都不过分。

可自打李祁芝记事以来,家里几十口的一日三餐,包括一家人的点心,全都是妈妈一个人操持的。

“天不亮就得去给奶奶泡茶,给大伯母泡咖啡,然后还要准备十几个人的一日三餐,从早到晚你都在厨房里转悠,一刻不歇着。而大伯母呢?吃完早饭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十点了司机送去公司坐一会,下午逛街美容,晚上找合伙人来家里聚餐,餐点还是你准备!妈,这样的日子你还没过够么?!他们根本不把你当成一家人,你还回去干什么?!”

性格温和的李祁芝,只有在面对李家的事情时,才会变得固执且暴躁。

他忍不了奶奶的刻薄,不想让妈妈被奶奶拿捏控制,于是他宁愿去工地里打灰,也不愿意让母亲继续受奶奶的气。

现在呢,一家人好不容易能过上清净日子了,妈竟让还想着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