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收养小虎

李梁看了她一眼,趁着李玄微带着小虎先出去,便凑到她跟前低声道。

“要不先等二哥回来,再带着小虎去见妈吧。”

女人摇摇头,语气温柔且平静。

“没关系的,我们家现在这个情况还能差到哪去?妈不会连一个孩子都容不下的。”

“这事真的不和二哥商量一下吗?”

收养一个孩子这种事,可大可小,她就这么拍板决定了,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什么麻烦。

“我了解他,他会同意的,微微喜欢就行。”

李梁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叹息一声。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

前厅,低调奢华,宽敞明亮。

一身绛紫色长袖旗袍的老太太正稳坐在厅前的红椅之上,花白的头发精心盘成稳重优雅的发髻发间没有太多的装饰,一根翠绿色的簪子点缀在银白之中。

虽然早已年迈,但背脊却很板正,看着走进来的一家几口,仍静静地喝着手里的茶。

老太太身旁各摆着两排楠木红椅,坐着她另外一个儿媳和两个孙女。

偌大前厅正中间便是一张四平八稳的长桌,桌上摆着一尊晶莹剔透的玉佛,玉佛手持佛珠面容慈悲,衬得这厅堂格外肃穆沉重。

李玄微的目光稍稍在这玉佛身上停留了一眼,然后跟着周卿一块走到老太太跟前。

爷爷去世之后,这个家,奶奶做主。

所以李玄微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祖归宗。

刚进门,周卿就拉着女儿的手走上前。

“玄微,这就是奶奶,这是大伯母,这是你大伯母家的女儿,你喊宥宥姐。这个是你大姑家的女儿,你喊绮绮姐。”

屋子里的人介绍的差不多了,李玄微看了一圈,一个个的喊了一遍。

老太太的目光静静的停留在她身上,沉默了半晌才沉声道。

“站着干嘛?坐吧。”

周卿带着儿女坐在另一侧,小虎紧紧跟着李玄微,屋子里凳子不够,便乖乖站在姐姐身边。

“二舅妈,这个小孩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李绮绮手里端着一杯果茶,半靠在凳子后背处,目光斜着对面的小虎,精致的眼妆下眼神倨傲。

所有人都看到小虎了。

老太太身子骨健壮,眼神当然也好,见周卿那副畏缩紧张的表情,不由得冷哼。

“这孩子是谁?”

周卿忙起身。

“这是和小微一块过来的小虎,和小微一样都是被那老道士偷去的,是个可怜孩子,我和他有眼缘,就想着带过来给您看看,来……小虎,喊奶奶。”

小虎紧紧抓着李玄微的袖子,黑亮的眼睛却直勾勾盯着老太太,一张肉乎乎的脸蛋上看不到丝毫畏惧紧张,只有一片茫然懵懂。

两三岁的孩子,像是听不懂人话。

周卿心里有些发紧,见老太太脸上又出现了惯常的那种厉色,忙要解释。

“小虎太紧张了……”

“又不是我家的孩子,这声奶奶还是算了吧。你今天晚上就联系一家福利院,把他送过去,然后再回来准备晚饭,今晚则清回家吃饭,饭菜做的清淡点。”

说完这些老太太根本不给周卿说话的机会,又自顾自的对着李玄微说道。

“比宥宥,绮绮还小,那你今年多大了?”

“妈,下个月玄微就满十七岁了。”

女儿的生日她至今都没忘记,反观老太太,就连自己孙女多大了都不知道。

周卿心里不是滋味。

微微一岁被偷,如今过去十六年,每一年她都如同生活在噩梦中,不管白天黑心,内心都焦灼痛苦。

而同样作为亲人,其他人好像早已经把这个丢失的孩子给忘了。

李玄微没说话,周卿正站在她身旁,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隔着布料她能感受到女人掌心的温度,很温暖。

“听说你今年也刚高考结束,考上什么大学了?”

“妈……”

“你闭嘴,让她说。”

周卿刚要说话便被老太太打断。

女人性子软,气性弱,只能默默低下头,静静的看着李玄微。

“秋林传媒大学。”

“是秋林传媒大学?还是什么秋林技媒啊?你说清楚点!”

一个是国内TOP1的传媒大学,一个则是个秋林市的末流本科,两个学校,一字之差,档次天差地别。

“秋林传媒大学。”

李玄微重复一遍。

她还不至于把学校的名字给记错。

李绮绮瞪大眼睛。

“真的假的?和宥宥姐一个学校?你怎么可能上的了这所大学?”

这又不是什么光靠死读书就能上的学校!

能考进去的学生哪个不是学考,艺考双拔尖。

而李玄微一个在乡下长大的丫头,怎么可能通过艺考选拔?

一旁的李祈芝终于忍不了了。

“李绮绮,平时你口无遮拦也就算了,今天当着奶奶的面你也这么不懂礼貌!”

“我说什么了,我就好奇问问怎么了?现在就护上了,是不是我们李家亲生的还不知道呢,你现在帮她说话是不是太早了?”

李绮绮说话不饶人,仗着奶奶疼爱自己,可没少得罪人。

李祁芝绷着脸显然是生气了,周卿拉着他低声道。

“别和你妹妹吵架。”

李祁芝也知道现在不是和李绮绮废话的时候,他绷着脸看向奶奶,果然对方一脸淡然的喝着茶,半点没有要指责李绮绮的意思,反倒是冲着坐在身旁的大孙女柔声道。

“宥宥,等开学了照顾照顾微微。微微,有什么不懂得就去问你姐姐。”

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李宥宥冲着李玄微温和一笑。

“好啊,正好我过两天要提前去学校处理点事情,到时候微微和我一块去吧。”

李玄微没说话,目光平静地在屋内环视了一圈,最后默默低下头,指尖轻轻摩挲着。

她不懂如何与人交流,一切所知皆来自自己的眼睛。

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而这本事自然也就让她无需与人过多交流。

眼前的李宥宥,眉眼柔和温顺,天庭饱满脸颊圆润,这种面相极易与人拉近关系,给人以春风和睦之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