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带血的桃花

两人站在病房外面,见四下无人了,money的脸上立马露出急迫不安的神色来。

“微微,看在你哥哥和我关系不错的份上,这下你可得救我!”

李玄微又瞥了他一眼,只不过这次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头顶处。

她似乎一点也不诧异于money的态度变化,只是淡淡的看着走廊对面的墙上贴着的卫生标语。

“我已经提醒你了,现在祸已酿成,我能做的不多。”

“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不仅没拆了我墙上的东西,还到处乱跑乱勾搭,我真的知道错了,微微,不对,大师,你帮帮我,这两天我吃不好睡不好,那女人好像一直在我身边跟着一样,我一闭上眼睛就是她的脸,我真的受不了了!”

“嗯,她确实一直跟着你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money整个人瞬间僵硬在原地,两条腿止不住的颤抖,脖子以上的部分动都不敢动,眼睛一个劲的左右看着,声音都带着些战栗。

“真的假的?微微,你可别戏弄我了,我这人从小心脏就比别人小一圈,禁不住吓的。”

李玄微收回目光,不去看此时正飘在money身后的那一抹红影。

“下午两点前找个炎热空旷的地方站着别动,我去准备点东西。”

“微微,微微你要是帮我解决了这个麻烦,不管多少钱你尽管开口!只要我有,我悉数奉上!”

这个承诺不简单。

毕竟money的身价可不是一般的高。

这也足以见得他现在被折磨的有多惨。

见李玄微转身要走,突然感到背后吹来一阵冷风的money一把抓住她的袖子,脸上全是苦涩。

“刚刚你给伯母的那个牌子还有吗?给我一个吧,我都听说了,伯母现在能顺利手术肯定是因为你给的那个牌子。你开个价,卖我一个行不行?”

他害怕自己都不一定能撑得到下午两点。

李玄微摇摇头。

“保命灵符需要七天的符水灌溉,对符牌要求也很高,我现在手里没有。”

“那我现在你这里预定一个行不行?多少钱,你尽管开价。”

money从小到大说的最顺口的一句话就是你尽管开价。

这时候关乎到自己的性命,他恨不得把金山银山给搬过来表达自己的诚意。

李玄微却没什么反应,只是冷淡道。

“等这次事情结束了以后再说。”

——

李玄微刚走,一直站在门后的李祁芝走了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让微微做什么呢?”

两人关系不错,相处中更像朋友,因此money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哎,说起来我他妈头都大了。几天前我去酒吧喝酒认识了个女的,长得还行身材也不错,一个劲的往我的卡座凑,我以为她和以前那些姑娘都差不多,所以就和她多喝了几杯。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嘛,这种事你也知道,这些女的靠近我图的都差不多,所以钱,包,首饰,能送的我都送了,那女的也都收了,我以为咱俩就差不多能说byebye了,结果她竟然让我娶她!这种女人我怎么可能会娶!都是成年人了,各取所需的事怎么还能上升到感情呢!然后她就闹,我就不理了,这种情况我以前见得多了,一般都是想狮子大开口,可差不多就得了,结果呢,她就逼着我娶她,还以死相逼。我不信这种女人会真的去死,所以就没再理她。结果昨天晚上……她跳楼自杀了,跳的还他妈是我的公寓楼!”

说到这里,money已经忍不住想用脑袋撞墙了。

女人他见识多了。

什么样的都有。

图的都是他的钱,他的名,他的利。

可这样棘手难缠的他是第一次见。

听完他说的,李祁芝微微皱眉,颇为不齿的看了他一眼。

“这种事你找微微干嘛?不是该报警好好安顿女孩后事么?”

“要真的这么好解决我用得着这么痛苦么?!我他妈真的踩了狗屎运,这女的活着缠着我,死了还缠着我!我实在没辙了才来找你妹妹的好吗。”

“死了还缠着你?”

李祁芝的语气里全是难以置信。

虽说经历过工地那件事之后,他已经不再是个唯物主义者了,可再遇到这种事他还是有些惊奇。

“那你现在怎么办?微微帮你么?”

“她让我下午两点前找个空旷炎热的地方待着等她。”

“那你现在快去找啊。”

money捂着脸,长叹一口气。

“你和我一块去吧。”

“为什么?我还要照顾我妈呢。”

“阿姨我给她请护工,请八个!你和我一块去,我害怕。”

“……”

李祁芝没办法,只能回去和周卿说自己接下来还有些事要忙。

周卿的状态很好,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听他这么一说便催促着他赶紧去忙自己的。

“小虎留下来陪这我就行了,你们忙你们的。”

money在一旁搭腔。

“阿姨你放心,我刚给你请了八个护工,接下来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安心享受。”

等电梯的时候,李祁芝皱眉。

“请一个就行了,请那么多干嘛?围观我妈睡觉么?”

“一个,八个有什么区别?你就当摆设。”

李祁芝不说话了。

这家伙有钱,爱好烧钱,行事乖张高调,能惹上这个事他一点都不好奇。

电梯来了,money却突然想起什么,又拉着李祁芝走楼梯。

“你又干什么呢?电梯来了没看到么?”

“不坐电梯,咱们走楼梯。”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以前的money,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今天竟然主动要走楼梯,稀奇。

“你不知道,那女的想害我,今早上我就已经差点被车撞了,所以还是保险一点。”

有钱人就是这么严谨。

可即使他已经这么小心了,可还是在转弯下楼梯的时候,身后无端端冒出的一股力量直接把他往下推!

就在money喊都来不及喊,闭上眼睛打算等摔的时候,突然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后衣领,生生将他从快要摔倒的边缘给拽了回来。

回头一看,李玄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面,手里还拽着money那昂贵的衣领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