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块保命灵符

“帮我看看,这里头哪一块成色最好。”

眼前的三块红木看着都差不多,一模一样的纹理,一模一样的色泽,拿在手里摩挲,也是一模一样的手感。

“这一块。”

一块块抚摸把玩之后,李玄微将其中的一块递给老人。

“为什么是这块?”

老人仔细的观察上面的纹理,凑到鼻尖嗅上面的味道,与其他两块没有任何差别。

“这块上面的灵气更浓郁一些,如果用来制作装饰品,用这块的效果会更好。”

“灵气?我倒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

“嗯,我只是建议。”

老人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李玄微选出来的那块红木牌放在一边。

“客人找我订福牌,红木做福牌是最佳之选,有个人给我送来切割好的原料供我挑选,在我看来这三块原料都差不多,一时间选不出个好坏,今个你来也算是缘分,去吧,那边货架上的成品木,随便挑一件。”

李玄微摇摇头。

“举手之劳,你已经送我一件了,这件就够了。”

目送小姑娘离开,老人关门闭市,转身进屋,留下李玄微挑选的那块红木,剩下的原路退回。

进屋后便迫不及待的给老友打了个电话过去。

“我今个碰见个小丫头,来我这里买乌木,一眼就挑走了我店里最好的乌木,然后我要送她一个赠品,她又挑走了鸡血虎纹木的边角料。”

电话那头,也是个老人的声音。

“鸡血虎纹木?是前段时间唐家订的那个龙龟用的料子么?”

“是啊,雕刻龙龟的时候剩了点料子,我就摆在那堆破烂里面了,被那丫头一眼就瞅准了。”

电话那头的人笑笑。

“运气好呗。”

“你再听我说啊,听完你就知道她可不是运气好,而是有真本事!一年前我在海外收的那三块黄梨红木你还记得么?当时你我都没看出哪块是真的万年红木,最后还是缘一大师指点之后才辨别了真假,今天我拿出来试试那小姑娘,你猜怎么着?”

“她又猜对了?”

“不是猜!她选对了!这小姑娘来历不简单,我看她的打扮像个修道的,秋林市有名的道观就那几家,我想抽空去一一拜访,看看那丫头到底是师承何方真人。”

“行啊,我和你一块去,正好我手里又进了一批料子,要是能找到,也让那高人掌掌眼。”

——

有钱之后,李玄微觉得做什么事都方便了许多。

本来是沿着小区一路走过来的,回家时就可以打车回去,甚至在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还可以进去挑几个样式好看的甜品带回家。

好吃的也不能光自己一个人吃,李玄微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弟弟。

来了城里之后就一直是周卿带着小虎。

女人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去哪都会把他带着。

李玄微到家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

周卿带小虎出门买菜了,李祈芝还在工作室忙碌,家里只剩李玄微一个,于是她直接来到阳台上,浑身沐浴在霞光之中,打坐静养。

此时此刻,周卿正在医院。

“你其实不用太紧张,现在看这个癌变发现的还算及时,并没有开始扩散,及时治疗的话完全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如果你要是迟一两个月再发现的话,那情况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乐观了。”

“真的吗?谢谢您,谢谢您,我真的担心了好几天。”

“人之常情嘛,所有人对癌症这个病都会有恐惧心理的,但现在医疗水平发达,早期肺癌的治愈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再加上你这个发现的非常及时,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积极配合手术治疗就行了。”

听医生这么一说,周卿悬在心口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她忍不住擦了擦眼角的泪光,伸手摸了摸身旁的小虎,不停的说着感谢。

“谢谢您,谢谢您……”

“谢我干什么?该谢你自己,现代人啊就是体检意识不到位,总觉得自己是铁打的,但事实上按时体检是非常有必要的,你啊也是运气好,去体检的那家医院呢是我们市著名的心肺诊疗中心,体检医生专业素质够高,这才能判断出你的肺部存在这个癌变,发现的及时又准确,才能方便我们接下来的治疗。”

说完这些,医生看了看女人身旁的小虎,温和的笑着。

“还有个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换做是我笑都来不及呢,还哭什么呀。”

病人的情绪对治疗也是有帮助的,因此医生不断安抚着周卿,让她不要太担心。

周卿则连忙擦掉眼泪,点头道。

“我确实有福气,要不是我女儿一定让我去体检,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你还有女儿呀,有儿有女,该满足了。”

中年遭病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可及时发现又足以让人庆幸。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老天的眷顾,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病入膏肓时才发现,到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安排好手术后,周卿当天晚上就和子女们说了自己的病情。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一家人松了一口气,第二天周卿便收拾好东西住进了医院。

李玄微带着小虎在一旁看护。

手术前一天,周卿彻夜未眠。

第二天进手术室前,李玄微将做好的符牌送给了周卿。

女人看着手中这块黝黑的木牌,眼底全是笑意。

“这是什么呀?”

“这是我亲手做的平安符,可以保平安的。”

周卿爱不释手,虽然木牌看着不起眼,但她依然是一遍遍的仔细摩挲。

巴掌大牌子上是凸起的纹路,仔细看,是她看不懂的符文,用金墨细细的描了边,绑了红穗在末端,方便佩戴。

“谢谢我的宝贝女儿。”

说完,女人伸出手,轻轻的拥住女儿。

李玄微的身子僵直着,两只手垂在身旁,一个劲的撮着自己的衣角。

进手术室前,周卿依依不舍的看着眼前的儿女,一股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眼眶不知觉得又红了。

凡是手术都有风险,女人害怕,她睡着之后就再也醒不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