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个叫money的人大富大贵

女人回忆了自己的一生。

本就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因为长相出众被星探挖掘出道,人生的前二十年顺风顺水,在别人的艳羡中走向星途璀璨,可就在她风头最盛的时候,李瀚山出现了。

男人温柔俊美,家世优越,人品好三观正,短暂的相处之后,女人做出了个疯狂的决定,她要嫁人。

婚讯传出后,她的事业如断崖般下跌。

不久后,她怀上了第一个孩子,精力大不如前。再加上婆婆家中对演艺圈事业的不支持,一番权衡之后,女人选择了家庭,退出了演艺圈。

余下二十年,随着大众渐渐将她遗忘,女人自己也将自己遗忘了。

起早贪黑的照顾公婆和孩子,辛辛苦苦的为一家人准备三餐,到头来她得到了什么?

一身的疾病缠身,半辈子的辛苦委屈。

一整夜女人都在靠窗流泪,眼泪流干了,还不忘给孩子们准备早餐。

她的脸色看着更差了。

这下李祁芝也发现了不对劲。

“妈,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还是老毛病了,没事,吃了药就好了。”

“吃完饭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周卿仍旧是笑着摇头。

“昨天我和你妹妹去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

李祁芝疑虑的皱着眉头,紧跟着他又想起什么,脸上多了些笑。

“我找到工作了,在一个家居设计工作室当实习助理。”

“好啊,老板怎么样?”

“待人挺和善的,微微下午要是没事可以和我去玩,我那边工作很自由。”

李玄微没有意见,反正她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出去看看能不能找点暑假工做做。

“哥,你那边需要兼职的吗?”

李祁芝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想要零花钱和我说,哥找到工作了。”

“没有,我就想打工赚钱。”

李玄微不打算把自己的债务情况和家里人说,现在家里的情况她也能看得出来,虽然有个父亲在外面打拼事业,但很显然她那个爸爸也是个做事身不由主的。

一阵沉默后,李祁芝问。

“微微,妈最近身体有点不对劲,你能看出来了么?”

李玄微点点头。

“她眉心部分有凹陷且能见骨,鼻侧各有一道红血丝,血丝斜横向下,除此之外她身绕死气,种种迹象表明了她肺部有疾,但死气并不浓郁,病未膏肓,还有得救。”

李玄微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刀一样,重重划在李祁芝的心上。

“妈已经知道了?”

“嗯,昨天体检已经查出来了。”

说完,李玄微察觉出李祁芝情绪低落,犹豫一会后又添了一句。

“她会没事的,和你一样,度过这个坎,余生有大福。”

李玄微的话确实有用。

“微微……辛苦你了。”

回了家之后本该是被呵护的,可现在却在一次次的帮助他们。

李祁芝作为哥哥,不仅保护不了妹妹,还得让妹妹替自己操心,这么一想,他的内心愈发低沉,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好好努力,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

到了工作室,给李玄微点了一份珍珠奶茶之后,李祁芝将钱包里的信用卡掏出来递给她。

“这附近都是商店,你可以去逛逛,这张卡你拿着,想要什么直接刷。”

钱不多,但供一个小姑娘逛逛商场还是绰绰有余的。

李玄微却没接卡,目光静静的看着对面的样板间。

“这个是你设计的吗?”

“当然不是,这是我们总监设计的,怎么样,漂亮吧。”

李玄微点点头。

“确实挺漂亮的,但最好把东南角的那个沙发去掉。”

李祁芝看过去,东南角落里摆着一张北欧风格的纯白单人沙发,和整体布局很搭配,摆在那里素净优雅,是个不错的装饰品。

“为什么啊?”

“沙发位于中宫位置,正对着入户门,挡住了后面的窗户,窗户是室内的纳气口,正好和入户门形成对流,这个时候摆个东西在这里就会阻挡气流互通,对户主身体无益。”

一番解释,听得李祁芝是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说法?”

“嗯,无则最好,有也无大碍,顶多称不上完美罢了。”

李祁芝刚想说什么,突然那样板间的卧室门从里面被打开了,总监背着手走出来,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李玄微,开口问。

“小姑娘也懂风水?”

李玄微点点头。

“略懂。”

师父说她指教风水的时候意见太多,容易惹主人家不高兴,所以让她再多学学。

总监搓了搓手,脸上露出些和善的表情来。

“我这个设计是拿过奖的,当时图纸公布出来的时候,也有个大师说过和你一样的话。那个大师就是风水界赫赫有名的凌岳真人,小姑娘你呢,你和谁学的风水?”

“我师父。”

“你师父是哪位高人?”

“师父不让我和别人说他的道号,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李玄微皱眉,看着眼前这个一身蓝西装的男人,目光在他的脸上扫过,最后低下头不再说话。

“不好意思总监,我妹妹怕生。”

“哦,这就是你妹妹啊,早就听你说你妹妹多可爱多漂亮,今天这么一看,可比你说的要漂亮多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家工作室的执行总监,我叫money。”

“我叫李玄微。”

“李玄微,名字真好听。我们这样的样板间还有好几个呢,要不要去看看玩玩?”

李玄微看了看李祁芝。

她不想去,但这个男人面相一看就是大富大贵,说不定他缺个兼职打工的。

“微微想去么?”

哥哥贴心,不想让李玄微因为自己的缘故为难。

“那就去看看吧。”

一路上,money就紧靠着李玄微,一边走一边和她介绍自己这里的样板间设计,直接把李祈芝给扔在后面。

“这件是我七年前的作品了,那时候刚毕业,靠着这个设计拿了不少奖呢,微微你看看怎么样?”

眼前的样板间虚空设立,下面一个高台支撑,想上去还得沿着螺旋梯拾级而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