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少吃垃圾食品

刚把石头拿到手的李梁很纠结。

要不要先把自己这个送给老太太?

可他已经答应了客户,这宝贝是留着送给他的。

现在犹豫没用,他立马开车赶到周卿家门口。

“微微在不在家?”

周卿摇摇头。

“刚刚出门买东西去了,马上回来。”

话音刚落,手里提着东西的李玄微便牵着小虎站在了门口。

“微微,三叔请你再帮个忙。”

——

屋内,已经被打扫的非常干净。

纯白的落地窗外,阳光正好,一张四四方方的书桌靠窗摆放,桌面上还有一个花瓶,几朵开的正好的康乃馨正在阳光下静静舒展着。

李玄微就坐在桌前,看着对面满脸焦急之色的李梁,手里捧着个汉堡,默默往嘴里塞。

“所以那石头为什么突然间没用了?”

“这个也有保质期的么?”

“微微,你听到我说话了么?算三叔欠你的,再帮三叔做一个呗。”

小姑娘嚼着汉堡,粉白素净的脸颊微微鼓着。

“我听见了。”

“引风石的作用大小和玉石的灵力有关,还与使用者的体质有关。奶奶心火旺,再加上石头灵力稀薄,所以作用时间就会短很多。”

“你等会,等我把这个吃完。”

李梁看着她手里剩下的半个汉堡,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以前没吃过这个么?”

“没有。”

摇着头的李玄微又添了一句。

“很好吃,你要吃么?”

“不了,垃圾食品还是少吃点。”

家里那几个孩子从小就不爱这个,还是没见识过好的,不然也不可能会喜欢吃这些东西。

接下来,李梁就眼巴巴看着李玄微不紧不慢的吃完汉堡,然后悠哉的将指头上的油擦干净,又擦了擦嘴,擦了擦桌子。

“咱可以开始了么?”

“嗯哼,你的石头呢?”

李梁听言,赶紧将自己刚买的玉石递过去。

“这块比我的那块还贵。”

李玄微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玉仔细摸了摸。

“灵气都差不多。”

“怎么会差不多呢?这块贵了接近十万呢。”

李玄微看了他一眼。

“我说差不多,就差不多。”

“行行行,差不多差不多,那就开始吧。”

他下午还得拿着玉去交差呢。

李玄微点点头,整理好衣服,正身坐在桌上,铺好黄符,手执毛笔,饱蘸金墨之后,举笔准备落下。

可就在这时候,她的动作微微一顿,毛笔悬在黄符上,一滴浓墨滴了下来,迅速在黄符上晕开。

李梁低头看看纸,抬头看看李玄微,眼里全是不解。

“怎,怎么了?”

怎么不画了?

“今天不能做法了。”

“啊?什么意思?”

李梁紧紧盯着李玄微的脸,可对方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看不到半点情绪。

“我的玄力变弱了,画不了引风符了。”

“玄力?弱了?为什么?”

李玄微皱了皱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她指了指垃圾桶里的汉堡纸。

“因为汉堡吃多了。”

“……”

李梁的表情僵住,整张脸上都写着四个字。

你认真的?

这和汉堡吃多了有什么关系?

“噎住了?要不我去给你倒杯水顺顺。”

“不是,汉堡,也就是你嘴里的垃圾食品,和我以前吃的东西不一样,吃多了好像会让我的玄力减弱。”

以前李玄微吃的,都是山上自然生成的瓜果蔬菜,蕴藏着山间千百年来积淀的灵力,对增进修为极有好处。

而汉堡是经过层层加工后的食物,里头的添加剂和油盐味道与李玄微体质相冲。

好吃是好吃。

但吃多了下场就是修为下降,力量减弱。

活了三十多年的李梁第一次听说这回事,看着侄女的脸一时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那你什么时候能恢复?”

“不知道。”

李梁起身,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最后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你以后,少吃垃圾食品。”

没办法了,只能把给客户的玉,先拿去给老太太了。

当天晚上李梁还不忘打电话来问李玄微恢复的怎么样了。

得到的结果也让他大失所望。

“照着现在的情况来看,估计得等到明天才能恢复。”

“那我明天再去找你。”

“行。”

拿了他一块玉石,这点忙还是要帮的。

李玄微都准备挂电话了,就听电话那头的李梁突然又冒出一句。

“微微,我听绮绮说了,你说家里那尊玉佛有问题,是真的么?”

“我就随口一说,是不是真的随你们怎么想。”

见识过李玄微的真本事,李梁打心底里觉得她说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说不定老太太的病这么多年都好不了,就是因为家里摆的那尊玉佛。

“三叔信你说的,三叔也对了解一点你们这行的规矩,肯定也不会让你白帮忙,报酬你可以随便提,只要能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好解决,把玉佛搬走就行了。”

“如果不搬走呢?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这个玉佛不移走也不会伤害奶奶身体?”

听到这话,李玄微蹙眉,只觉得非常麻烦。

“所以你想要引风石,还是想让我帮你解决玉佛的事?”

“我……”

李梁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贪得无厌,逮着一个小姑娘占便宜。

“这样吧微微,我出钱行不行?”

“不用,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到底要哪一个。”

说完李玄微就挂断了电话。

被挂断电话的李梁有点生气,可一看看手里的玉石,气就消的差不多了。

回到家,他把盒子里的玉递给老太太,上一秒还没精打采的靠在沙发上的老人,将玉石拿到手里之后,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许多,一双浑浊的老眼都跟着变得清明几分。

“好,这东西真是好……阿梁,你去问问那丫头,这宝贝到底是哪来的。”

“妈,我都说了,是微微自己做的。”

“她做的?你亲眼看到了?”

李梁点点头,然后伸手在指着她身边的玉佛。

“妈,微微确实有真本事,收养她的那个老道士我查了,在道家很有威望,微微跟着他学了这么多年,肯定也学了不少东西,她说您这玉佛有问题,说不定真有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