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毕业十年却失业
  • 圆梦新媒体
  • 明仔列夫
  • 3126字
  • 2022-02-16 16:54:08

“你笨死了,比猪还笨!”

“看看找个物业,当保安算了,你又不会开车。”

“去做服务员也行啊,你之前不也做过嘛!”

“高不成低不就的,你永远也就这样了。”

......

失业足足半年了,像这种流言蜚语杨立新已经无数次听见无数遍了。

想当初,他不顾任何阻挠,毅然登上了月台,坐上了返乡的绿皮火车。

尽管还是一路站足五百公里,火车还是人挤人,还是那股熟悉的难闻、令人呼吸都困难的气味,但都无法阻挡他回去,因为他那时兴奋啊!

一想到毕业就可以为自己家乡维州做贡献了,甭提有多么激动了!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在维州工作十年,转眼间,他也三十岁了。人说三十而立,他却一事无成。

眼看同学们都一一学有所成,不是创业就是做公司高管,只有他,依然还在基层工作,虽然通过他的努力,在酒店里混上个小主管,不过,靠出卖体力劳动的工作,付出大于收获,终究不是他所追求的。

杨立新何尝不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能够存点积蓄,帮补一下家里,甚至是以后成家立业。

其实,在有限的条件下,杨立新还是很努力地工作,只是收效甚微罢了。

于是,就在三十岁那年,他果断职掉了工作了五年的工作,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待就是半年。这网上常说的“中年危机”,妥妥的撞上了。

在家里蹲的半年时间,杨立新也深刻反思着,究竟自己读旅游,从事旅游工作,这个想法对不对。

他还尝试着读了一些关于技术类的书,发现自己压根就读不进去,自己并不是学理科的,无从看起,看也看不懂。

网上投了N份简历了,可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或者直接无情拒绝,别人顾虑也是有道理的,不是说能力不行,而是三十岁的年龄到了。

看着自己的母亲日渐消瘦,头发也苍白了许多,自己又没有工作收入,这担子一下压下来,让杨立新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也是自己自找的,怨不了谁,可偏偏有些故作关心的亲戚们的眼中,杨立新就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点也不能体会到家里的苦。

杨立新何尝不想,为家里争一口气?

毕业十年了,年龄让其已经不可能再去博京、深滨等一线大城市去拼搏,而留在本地,这里压根就没有他发挥的平台!

晚饭时,母亲无意间看见杨立新的衣服有个破洞,就对他建议:“你要不去买件衣服吧,看你都很多年没添新衣服了。”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的窘况?”

杨母顿了顿,咬了咬牙,嘴巴抿了抿说道:“这也要买啊,人要靠衣装,佛靠金装,你穿得体面,人家才愿意跟你攀谈呢!”

“可我真的没钱了!”杨立新面露难色,摸了摸裤袋。

“妈给你。”

这一句话,在杨立新脑海回荡,深深地敲打着杨立新的脑袋!

工作了十年,怎么还好意思向家人要钱?这不明摆着啃老吗?这杨立新做不到。

“明天再说吧。”杨立新没了吃饭的心情,“我出去一下子。”说完,他放下了碗筷,披了一件外套就出门了。

老母亲顿时鼻子一阵酸,他看着儿子的背影,三十岁没买房没结婚,如今工作也弄丢了,前途未卜。

杨立新的父亲在他三十岁前一年就撒手人寰,让杨家顿时失去了一个经济支柱,如今,杨立新也失业在家,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这担子对于儿子来说或许真的是太重了!

杨立新来到了街道上,看着街道两旁川流不息的人群,看着街边那灯红酒绿的店铺,原本熟悉的场地,如今也变得如此陌生。他似乎不属于这里,街上的那些人欢声笑语,让他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酒醉灯谜、灯红酒绿的周围,让杨立新眼睛逐渐模糊。

他又能去哪儿呢?很是迷茫,他开始看不清前面的路,心情郁闷,直让他叹气。

一席凉风扑面而来,将杨立新一下子吹醒。

这时,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手机,打来的是他的女友潘良辰,这是他上一份在酒店做主管时,所认识的一位前台女孩。

因为杨立新的工作需要时刻了解住房的动态,于是就需要经常往来办公室和前台,而潘良辰正好也是一个健谈的人,一来二往,两人之间就产生了情愫,不久就相恋了。

潘良辰是一个很主动的女孩,常常给杨立新带多一份饭。至此,杨立新就很少去饭堂吃饭,不用再忍受那肥猪肉加咸菜的日子了。

本来是羡煞旁人的一对,可是正在杨立新发展向上时,选择了离职,这让他的经理,甚至老总、副总都不解,三人还为此先后找过他面谈。

但得到的回答是,他想出去闯一闯。

然而,让杨立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五年的酒店工作经验,求职却碰壁了。

而此刻,杨立新已经无脸在面对自己的女友,他本想不接的,可在铃声一直响个不停的时候,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你找到工作了没?”

“还没,怎么了?”

“没事,我刚在店忙完,你在哪儿,我给你带好吃的。”

“哦,我在南坛这边。”

“那你去麦当当吧,就这样。”没等杨立新回复就挂断了电话。

杨立新苦笑着摇了摇头,戴上眼镜,换上一件外套,还是向着麦当当走去。

进去的时候,他点了两杯可乐。

“你不是说,早班吗?夜里又到店里帮忙啊?不累吗?”

“累也要工作……”潘良辰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她连忙改口,“啊,我妈特意让我给你带了一碗糖水,还有这个……”说着,潘良辰的身子向杨立新靠了靠。

杨立新一看,居然还有一个精致的纸盒包装,上面印的logo是她和她的妈妈Q版画像。

这个其实就是潘良辰和她刚退休的母亲的成立的一家甜品店。

潘良辰在上早班或者休息会到店里帮忙。

杨立新打开了纸盒,里面除了那碗红豆糖水,还有有一个打包盒。

潘良辰暗示他打开。

于是,杨立新就打开一看。

里头是一些大小不一的小饼干,依颜色看,应该是有巧克力、草莓等味道的。

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是潘良辰的一番心意,杨立新微笑着看着她。

潘良辰那调皮的眼神,充满着期待。

“第一次做呢,不是很懂,不过,我保证味道很好的,你尝尝!”

杨立新点了点头,拿起了一块品尝了起来。

那甜品本来的滋味,加上爱的加持,让杨立新倍感温暖,他原本那沮丧的心情,立即又恢复了过来。

不经意间,杨立新放开地哭了。

这可让潘良辰急了:“怎么啦?难道不好吃吗?我明明试过很多次……”

杨立新一把抱住潘良辰,这是他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这么落魄了,居然还留在他的身边。他在潘良辰的耳边轻轻地说:“真幸运,这辈子能遇见了你!”

这让潘良辰一下子软化了,她依偎在杨立新见肩膀说道:“傻瓜,我一直都在。”

约会结束,本来杨立新应该送潘良辰回家,可潘良辰说,她要看着杨立新上楼目送,于是,两人就手牵手,在滨江公园散步回家。

总算到家了,杨立新抬头看了看自己家的大楼,将潘良辰搂住,随口问了一句:“要上去坐坐吗?”

潘良辰摇了摇头:“我妈说,没有过门的女孩,不能在……”说着,脸一红,她连忙低头。

杨立新也低头,吻了潘良辰,说道:“回去记得给我发短信。”

潘良辰连忙点头,跟杨立新道别后,还一蹦一跳的。

看见一个这么天真烂漫的女友,顿时,让杨立新又重新振作了起来,他决定这个月内一定要找到一份工作!

回到家,发现灯还亮着。

杨母正看着电视。

“妈,你还没睡呢?”杨立新问。

杨母打趣地问:“怎么?这么快就拍拖回来了?你也没让小媳妇上来坐坐?”

“妈,你什么眼神看到我了?”

“老妈一直在楼上看见你们搂搂抱抱的。”

“我……”

“好了,妈不反对你拍拖,男人长大就娶妻生子很正常的。”

得到了母亲的谅解,让杨立新更加坚定了决心,他说道:“妈,我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工作的,你放心吧。”

说完,他回到了房间,打开了电脑,认真地比对,他认为,旅游行业基本已经发展成熟,留给新人的机会其实不多。

只能重新更换赛道,这样才能追上,而他还发现新媒体这个行业是新兴的行业,门槛并不高,而自己在酒店工作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工作经历,如酒店OTA和酒店公众号运营,况且,他自身文笔还不错,可以先从新媒体中的基础岗位编辑入手。

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同时又兼顾到自己的兴趣,这不挺好的嘛?

他仔细地分析了自己的简历,根据查找到的资料,又重新编写过一份新的简历,并连续投了十家心仪的公司。

当他投完最后一份后,发现钟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他也该睡觉了,临睡前,自言自语道:“简历啊简历,明天一定要给我惊喜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