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丛林分尸

那个虚影的动作很是迅速,浑身都缠着绷带,并且还绑架了池田智佳子。

当然,张政是知道的,那只是智佳子的头罢了,所以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惊慌。

其余几人都是被吓了一跳,但是在反应过来以后,角谷弘树便推开了窗户,呼喊着智佳子的名字。

柯南则是眼疾手快,看到墙边上的手电筒就拿了起来,跳出了窗户就往着小树林里面追。

而张政见柯南追出去了,也便是纵身一跃翻出了窗户,摸着黑就跟上了他的步伐。

而其余的几人在之后也是纷纷地拿着手电筒跟了上来。

几人刚刚进入森林,就赫然地在森林边缘发现了一只血淋淋的脚………………

那是一只属于成年女性的脚。

整只脚从小腿肚子处被拦腰截断,里面白色的骨头裸露在外,由于正在下雨,静脉里的鲜血顺着雨水流淌到了周围的草地上,将周围翠绿的草地染红。

“这,这不会是智佳子的吧?!”看着地上这一只还在【流淌着鲜血】的半截腿,太田胜满脸的阴沉。

“从高跟鞋来看,应该确实是池田小姐的……而这种出血量……”

张政看着地上的一只腿眯了眯眼睛,至于他没有说出来的话,在场的众人也都在心里有个大概了。

不过他心中有一个疑惑。

那就是,为什么这些人看到这种恐怖的场面都不会害怕的啊?

身为五星好市民的他见怪不怪倒是挺正常的,但是其余几人都是怎么回事?一般见到这种情况不都是会恶心到吐的吗?

“这里还有一只手啊!”

就在张政感到疑惑时,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回头一看,高桥良一已经摔倒在了地上,脸上尽是惊恐的表情。

几人闻声也是动身凑了过去,便在他身前不远处的草地上发现一只与刚才腿的情况差不多的半截胳膊。

看到了一只断臂与一只残缺的脚,众人的心也算是凉了半截。

毕竟没有人能够断了一只手和一只脚还能活着,恐怕剩下的,也就是要找到智佳子的全部尸首了。

之后,太田胜提议大家分头去寻找智佳子,而柯南则是认为分头找太危险,大家应该一起行动。

当然,小孩子的话是没有人会听的,所以最后,所有人也就按照太田胜的意见分头去寻找了。

而由于张政没有带着手电筒,所以他自然而然也就跟着柯南一起行动了…………尽管他本身就有一定的夜视能力。

“刚才那个家伙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刚才我们上山的时候在吊桥上看到的,那个浑身缠满了绷带的人吧?”

一边寻找着,柯南一边朝着张政问道。

张政点了点头,“没有错,我看得很清楚,确实是那家伙。”

“啊!!”

这时,在他们身后传来了惨叫声,而闻声,在周围寻找着智佳子的几人也都闻声赶了过去。

不远处,角谷弘树正抱着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惨叫着,凑近一看,那竟是一个被削成了人棍的人的尸体。

而从衣服可以辨认得出,那人正是池田智佳子。

见此情形,所有人刚想凑上前,就被张政也拦住了。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啊!”

被张政拦住,太田胜自然是不会开心的。

之前也是,现在也是,这个名叫张政的家伙怎么这么喜欢和他过不去。

说着,他就想要动手。

张政闻言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手套脚套,亮在了他的眼前,“这里可是犯罪现场,留下外人干扰的证据越少越好,你不会不知道吧?”

忍着怒火,他狐疑地问道,“我当然知道了!但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

张政一边往手上套着手套,又顺带地交给了柯南一副,“身为一个侦探,随身携带这种东西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就是就是!”柯南在一边点点头,附和着。

太田胜嘴角抽了抽,“你他妈的不是老师吗?什么时候又成侦探了?”

“我兼职侦探?有什么问题吗?”张政闻言没有好气地回怼了一句,随后又交给了他一张名片,“忘了自我介绍了,我除了老师的身份以外,还是一个名侦探,这是我的名片。”

太田胜用力地呼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接过了张政递给他的名片。

名片上赫然地写着七个字:伟大侦探事务所。

而在名片的下方,还有事务所的地址,以及张政的署名。

‘好家伙,还真是侦探。’吐槽了一下,之后他又没有好气问道,“你一个老师还能兼职侦探?”

“我当老师怎么就不能当侦探了?赚点外快不行吗?那个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还当侦探呢,我怎么就不行了?”

“就是就是。”柯南闻言也附和道。

从来到这里以后,他就已经看那个什么太田胜不顺眼了,看着张政把这家伙给怼了,他都感觉有些痛快。

“你你也给我一副!”

“没有了!”

对于太田胜的要求,张政一口回绝,带着柯南就赶往了池田智佳子尸体的身边。

此时角谷弘树已经吓得摔倒在了身后的草地上,见张政过来了,他脸色煞白,“智佳子她…………智佳子他…………”

“看样子应该已经死了……节哀。”

张政过来看了一下现场的惨状,也是不由得面色一沉,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

柯南也是一样,看着那已经被削成了人棍,并且身首异处的尸体,他的脸色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会……”但是他也不由得重新看了一眼智佳子的尸体……一股吐意袭来。

“唉唉!你要吐离远点,别破坏了现场!”张政见这货这会撑不住了,给他拽到了一边就叮嘱道。

捂着嘴,角谷弘树只得点了点头,打着手电筒就跟着太田胜到不远处的大树底下吐去了。

听声应该是吐得挺惨,毕竟还没有吃东西。

柯南听着远处呕吐的声音,翻了一个白眼,随后也就开始面色阴沉地打量起了眼前的这具惨遭分尸的尸体,“死亡时间暂时无法推断了吗?”

说着,他还朝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看了一眼,用手接了一滴雨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