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真软啊,这腰,这脚踝

拖跩着男人,张政缓缓的沿着人行路走着,在他另一只手上提着的,则是一只公文包。

这公文包很显然是那男人抢的,而如果是这个男人抢的包的话,失主肯定会在附近。

所以,张政也就拖拽着他前行了。

只是嘛,周围人的目光有些刺眼就是了。

毕竟是光天化日呢,拖拽着一个男人上街还是有些引人注目。

不过还好张政带着眼镜,对于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他并不在意。

【张政柯学定律,带上眼镜就没有人认识我了!】

沿着人行道没有走多远,张政远远的便看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少女坐在了地上。

那少女一头茶色的头发在光线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微微发红。

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那精致的容颜,透过刘海的间隙只能看到一小部分如若蓝宝石似的眼眸。

肤若凝脂,在宽松的白大褂下,藏着的是有料的身材。

此时她白嫩的小手捂着自己的脚踝,宛若冰山的脸在难以忍受的疼痛下,好像被破开了几道裂痕,

看到这熟悉的身影,张政愣了愣,随即就将拖拽着的男人随手扔到了一边。

“没事吧?”张政走到她身边,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随后又将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朝着她伸了过去。

看着眼前这人的一身黑,以及拽着那个被打晕的男人招摇撞市的行为,她一愣,心想:‘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好像没有组织的人跟着吧……’

“脚踝扭到了…………”

她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随后注意到了张政手里的公文包,又用手指了指,“那个公文包,是我的东西,刚才被那个男人抢走了…………”

“是吗,那就还给你喽。”没有多问什么,张政就将包交还了她。

她接过了包仔细的打量了两下,发现并没有被打开,“谢谢你…………”

“没关系,举手之劳罢了。”说完,张政蹲下身查看了一下她的伤情,关心的问道,“我看你伤的挺严重,需不需要我帮你叫救护车?”

瞥了一眼张政关心她的表情,她那冷如冰霜的脸倒是有了点人情味,“不需要,我已经叫了人了,等一会就会有人过来带我回去的…………”

“那我还是把你扶到台阶那边去吧,毕竟这人来人往的,要是有人不小心踢到你造成二次伤害可就不好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头默认。

确实,像她这样的美少女坐在路中间是有些引人注目,她也会有些尴尬的,再怎么说她也是少女。

张政搂住了他的细腰,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引得她心跳加速,甚至脑袋都有点发热。

这就是小哀的身子吗?果然很有料…………这是张政的评价。

将她搀扶到周围的台阶上,张政又俯下身,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她的脚踝,缓缓的按摩了起来。

“嗯……”她如同小野猫一样发出了哼的一声。

不过在片刻之后,她的脸色便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只是有一抹红晕隐隐约约留在了那里,“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有学过一些中医,对于治疗脚踝扭伤还是有一些效果的,至少能缓解疼痛。”

张政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边按摩着,一边回答道。

她的脚踝触感是冰凉的,就好像是大理石一样,不过与大理石不同,这是柔软的……

感受到自己脚踝上的伤痛,确实是得到了缓解,她也就没有说什么。

她只是觉得自己脚踝传来的感觉很暖,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不讨厌就是了。

她之前还一度以为这家伙也是酒厂的人呢。

不过看来,他只是一个恰巧穿着黑衣服的神经大条男吧,毕竟酒厂的人可不会对她这么温柔呢。

当然,张政这可不是乱按的!

不要以为他在训练空间里只能学到战斗技巧,训练空间里面能够学习的东西可是多了去了,就好比这按摩之术,就是前几天刚学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周围的视线也时不时往过投来。

他们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啊,真是一对般配的小情侣,郎才女貌的,要是我男朋友在我走累的时候也为我揉脚该多好。”之类的。

不得不说,两人真的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夫妻相,不说的,还真就得以为这就是一对新婚的甜蜜小夫妻呢。

【霓虹当时允许结婚的年龄,男是十八岁,女是十六岁。】

做完了一个疗程,张政看了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就匆匆离去了。

毕竟酒厂的那些人他现在可惹不起,那可都是出门带枪的存在。

目视着那位仓促离去的陌生人,她的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不过没过多久,她又变成了往日的雪莉。

她笑了笑,心想,或许他们两个永远只能是过客吧?

毕竟她所处的世界是这么的黑暗,黑暗到再也不想牵扯别人进来。

在她眼里,那迎着东方红日而去,令人感到温暖的身影,是与她永远处于两条平行线的存在,日升日落………………

“唉,还是得弄一把枪吗?”

走远了,他又回头看了看她的方向,心生感慨。

想要跟酒厂接触,光是身体力量上的强大肯定是不够的,要知道,那可是敢开着阿帕奇扫射霓虹塔的组织!

所以,有一把手枪是最基本的要求,可是想要在霓虹这种地方搞到一把枪也是非常困难的…………至少对于张政来说有些费劲就是了。

侦探事务所档案里虽然有黑市的资料,但是想要在那里买枪还是有些悬。

匆匆的离去是因为张政有自知之明,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没有能力搅合进那一滩浑水的,至少现在没有。

身为一个美人,志保肯定是会被男人搭讪的。

虽说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但是至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有不少男生接近过她,甚至是下药。

不过其结果显而易见,那些人隔天都被枪杀或者毒杀了,有的是琴酒老爷干的,有些则是即将调离的酒厂成员干的。

以此类推,从这一次志保她被小混混抢劫,这一点上也能够看得出,琴老爷肯定这一次没有跟出来。

毕竟按照他的个性,恐怕小混混没跑出一百米远,就得被拽到车上喂药或者勒死了吧?!哪里还能让张政赶上这好事情。

深知这一点,这也是张政敢上去和她搭讪的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