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园子的邀请

卧室

张政躺在床上,而小兰与园子则是坐在边上的凳子上,浅井成实则是去给她们两个沏茶了。

“还真是感谢你们两个不忘来探病,还送来了果篮。”

张政点了点头,感谢道。

在霓虹这边果篮还是很贵的,看病慰问的话一般都是送鲜花。

“没什么啦…………”园子挠头笑了笑,“老师你平时也有很照顾我们啦。”

看样子应该是这个铃木家的二小姐出的大头吧。

“哦,是吗?”张政闻言后故作感动,“这样的话,那我的病也得快点痊愈才行,等我回去,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地授课!”

“啊哈哈哈…………”

小兰听到这话,喝着的白开水都差点呛了出来。

好家伙,你这还嫌现在霸课时间不够长是吧?

尼玛,这要是再加倍一下,怕不是连休息时间都要没了?!

一想起自己空手道社团主将的事业就要就此结束,小兰就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

张政看着小兰的反应不厚道地笑了,随即又说道:

“不过仔细想想,我也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的,这一次生病就是我的警铃啊,看来以后不能对你们多加照顾了…………身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我很难过啊。”

实际上并不是。

这货只是嫌弃教书太麻烦了而已,像以前一样一天只上一节课他不香吗?

“我们也很难过。”

园子与小兰都纷纷面露“忧郁”点了点头。

只是她们两个的嘴角已经出卖了她们。

张政:‘憋笑,你们两个丫的绝对是在憋笑!’

“既然你们如此舍不得我的,那我也只能牺牲自己幸福大家了。”

张政见此又【痛心疾首】地说着,就如得道高僧舍生取义一样。

当然这是在诈她们,嘿嘿,小小的恶趣味。

“额……”园子听话以后,颤颤地笑了笑,“还是老师的健康比较重要……我们不用特殊照顾也没有关系的……”

园子是网球部的,最近社团活动以及可以练网球的体育课都被张政霸占了,也属实有些让她头疼。

“嗯嗯。”小兰更是猛地点了点头。

毕竟她的空手道活动也是因为张政的魔鬼教学而搁置了。

“嗯嗯,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尊重你们的意愿了。”

张政点了点头,不再逗着两个小丫头。

“你们两个,喝茶还是咖啡?”

这时,浅井成实推开了门,端着盘子她朝着小兰和园子问道。

“我要茶。”园子说的。

“我要咖啡。”小兰说的。

“咳咳,我要茶。”张政说的。

园子和小兰还好,浅井成实在听到以后就给她们两个分别倒了一杯,但是轮到张政这边,她就眯着眼露出了一脸【和善】的笑容,随后甩给了张政一杯白开水,

“病人就应该喝白开水!”

张政看着浅井成实那硬气恐怖的表情,嘴角抽了抽,也没多说什么,双手接过白开水也就喝了两口。

小兰与园子看着张政的表现苦笑了一声。

照现在看来,张政老师他这一段时间过得也很辛苦啊。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对了,张政老师,我姐姐她周围在郊区的别墅举办了一场一会,如果到时候你的病好了,可不可以一起去参加?”

临走时,园子有些期待地朝着张政问道。

张政闻言以后思考了片刻,随后便回答道:“可以,要是那时候我的感冒好了,去放放风也是不错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园子闻言以后神情愉悦,“那我和小兰就不打扰了,老师你注意休息。”

“那,让成实她送你们一下吧,天色也不晚了。”

说完,张政还看了看窗外有些渐黑的天………………

“就是说,你们两个女孩子,独自走夜路肯定是不怎么安全的,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

浅井成实笑着,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

“那麻烦了………………

当然,浅井成实自己也是有车的,虽然只是一个村医,但是医生的工资普遍很高,所以浅井成实这两年也是有一定积蓄的。

待到浅井成实送二女回家,张政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车子离去,便偷笑了一声,旋即就要从系统仓库里拿出一根鸡腿,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毕竟这几天浅井成实看得严,自己只能是吃一些稀饭,粥,蔬菜以及一些有营养的东西…………至于鸡腿这种高油高热量的东西,那是想都不想要。

就在他刚刚想要转身动手的时候,窗外路过的一辆黑车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辆高级的黑色轿车,坐在里面的人,也肯定是非富即贵,有点来头。

但吸引到张政的也并不是它的价值,而是它此时停下的位置。

此时那辆轿车停下来的位置,正是工藤新一家的门口。

车子停下以后,从车上的驾驶室位置,先是下来了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女性。

她打量了周围一圈,确定没有人之后,又朝着车内挥了挥手。

张政见此,赶忙就将自己的身形躲到了窗帘的后面。

随着她的挥手,后车门打开,又下来了两个同样身穿黑衣,头戴黑帽的男子。

这三个鬼鬼祟祟的,还穿着黑衣,张政一眼也就是认出了,这几人肯定就是酒厂的人,如果这些是酒厂的人,在结合工藤家…………

等到所有人都出来了,副驾驶的门才缓缓打开。

那是一个身披白色大褂,里面穿着红色长毛衣裙的少女。

少女长相精致,一头茶色头发,走起路来更是步步生莲。

那长相哇塞的女子如同张政预料地,正是前些阵子偶遇的宫野志保。

宫野志保从车上下来以后,先是朝着四周瞧了两眼,随后就跟着几个黑衣人进了工藤新一的家。

至于门锁,对于人才辈出的酒厂来说,想要撬开也是小菜一碟的。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宫野志保,张政不由得将手上的鸡腿放下,顿时觉得自己手上的鸡腿不香了。

不过他们来这里的理由,张政也算是知晓的七七八八。

可能就是为了调查工藤新一那个龟孙子到底死没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