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海雀

敲开门以后,因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海雀。

海雀戴着眼镜,双眼微眯,满头白发,穿着钓鱼马甲,钓鱼马甲里面穿着红色的毛衣,显得就是一个普通的慈祥日本海雀子的感觉。

当看到浑身都是血的张政以后,他的神色一愣,随后又恢复正常。

“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记得早晨吗?”

张政见门开了以后,根据系统给的暗号就念了出来。

虽然有着一股子打油诗的味道,但是现在的他倒也是不会在意这么多了。

毕竟他现在因为伤势严重,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老头看了一眼张政背着的人,双眼微睁,便急忙开口道:“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

“海雀吗?”张政又看了一眼那老头,“人我已经带回来了,身后也没有尾巴,这你可以放心。”

说完,他就将背后背着的人放了下来。

而海雀见此,也是赶忙过去将张政放下的人搀扶起来。

海雀见人是无意识的,随后将手放到了脖颈处,确认了人还活着,他便朝张政问道:“他这是…………”

“没有什么大事,吸了一点催眠瓦斯,等到明天早上或者是过一阵子就该醒了。”

张政单膝跪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绷带,说道。

“你这伤,没有关系吧?”

“没事…………还死不了。”

“那在我这歇一会?我这还有应急救援包,里面有止痛药止血药什么的。”

“你有你的职责,我有我的任务,这一点就不麻烦你了…………况且我现在这情况,得赶紧去找正规的大夫。”

海雀见张政的伤,也是比较担心的。

毕竟都是自家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可都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而张政对于自己的状态还是比较清楚的。

现在他也就是在用着八卦奥秘的一口气撑着。

要是残留在自己身体里的子弹不取出来,抹什么药都没有用。

见张政拒绝,海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门口的一个急救包交给了张政。

海雀知道,他和眼前的这个特工属于是单线联系,他越少察觉到关于对方身份的事情,也就是对对方最好地帮助了。

张政接过了急救包,点了点头,随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海雀看着张政离开的身影,以及残留在地上的一小滩血迹,叹了一口气。

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要在何时何地了,说不定这一次行动以后,他会直接就回国也说不定。

只希望那位特工能够平安无事吧。

车上,张政一边开着车,一边鼓捣着刚才海雀给他的急救包。

急救包里面有止疼药,止血药,以及肾上腺素绷带什么东西的。

一瓶止痛药,他不由分说抓出一把塞到了嘴里,止血药也是如此。

之后,他又拿起了里面的肾上腺素,给自己打上了一针。

没过一会,他就感觉舒服多了,身上的痛觉也并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但是他知道,这都是肾上腺素以及止痛片给予他的假象。

现在的他,当务之急是找一个专业的大夫给他将弹头取出来,并且止血缝针。

而第一时间,他想到的就是浅井成实。

浅井成实住在杯户町五丁目十三号,是一处传统的日式两层小平房。

当然,无论是她,还是她父母,在东京都是没有房产的。

这房子是她养父母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为什么说是曾经呢,因为在三年前,她的养父母就去世了。

要不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了,她怎么可能去岛上杀人。

张政将车停到她家的门口,车车上踉踉跄跄地下来后,便朝着门铃使劲按去。

但是在下一刻,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昏昏沉沉…………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但是在失去意识前,他还是按下了门铃。

已经入夜,浅井成实此时刚刚吃完了晚饭,舒舒服服地泡澡中。

“不知道张政君他现在在做什么啊…………”

浅井成实心想着。

她头枕着浴缸,看着浴室屋顶,脚还不断地扬起水花。

“丁玲!”

这时,门铃声响起。

她现在并没有开花洒,所以宽敞的浴室中还是很安静的,那铃声也自然会被她听到。

‘这个时间到底谁会来啊…………’

浅井成实闻声有些疑惑。

毕竟她的朋友很少,这个时间段往常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找她。

抱着这样的疑惑,浅井成实快速拿起浴巾擦了擦身子,之后就穿上一身家居服快速地赶往了门口。

透过门上的玻璃,浅井成实将目光投向门外。

门外面一片寂静,月亮将草坪照得微微能看清,一盏小灯就点在草坪上,为周围提供着微微的光亮。

而张政那辆白色的大型轿车就停在车库前的水泥地上。

‘张政君来了?’

浅井成实看到了张政的那辆6000sux,感到有些疑惑。

毕竟都看到车了,但是不见人啊?

难不成这车是自己开自己过来的?

抱着这样的疑惑,她推开了门。

“张政?!”

推开门以后,低头,浅井成实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张政。

“张政君,你没有事吧!”她见状便赶忙查看起张政的情况,“血…………枪伤?!”

她看着自己手上沾染的血,以及张政身上的伤口,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但是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浅井成实反应过来以后,就赶忙将手放到了张政的脖颈,看看张政他是否还活着。

没过一会,确定了张政还有心跳,她松了一口气。

只要还有心跳就好,还有心跳就证明这人还有救。

确认了张政还活着,浅井成实就冲进卧室就将自己的床单拿出来,铺在了地上以后,她将张政的身体小心挪到上边,就这样将他拖拽回了客厅的地板上。

“是靠这些东西扛到我这里来的吗?”浅井成实看着刚刚从张政的兜子里搜出来的药品,以及空了的肾上腺素自言自语道。

之后将张政全身的衣服都用医用剪刀剪掉,她看着他这一身的伤捂住了嘴巴。

这倒不是害羞,毕竟谁之前还不是男的呢?

让她惊讶的是张政那一身的伤口!

要知道,现在的张政腰部可是中了两枪,胳膊的肱动脉上也被擦破,浑身淤青更是一大片。

这家伙真的只是倚靠这点药品扛过来的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