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种草莓

虽然心里暗骂着,但是张政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一个膝撞,他撞向了那女子的小腹。

“嗯哼!”

被撞了的女子发出了一声闷响。

但随即,她的右手也径直的伸向了张政的腰部,使劲的掐了上去。

“卧槽!”

张政被这一掐,疼的差点叫出了声。

倒也不是他怕疼。

关键是这娘们不光掐他,还把手指头伸到伤口里面豁弄!

简直就是杀人诛心。

那种有异物在自己体内爬的感觉,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张政被阴了这一下,当然也是不会咽下去这口气。

他便也使劲的用自己的右手掐向了那女子的大腿。

将自己手指头扣到了她的伤口里。

“嗯啊!”

她虽然想要叫出声,但还是忍住了。

这就让现在的场面有些尴尬了。

此时,女子的左手牵制着张政的左手,而右手则是掐在了张政腰部的伤口上,张政的右手此时也掏在了她的大腿上…………

这尼玛在外人眼里不就是抱在了一块吗?

当然,现在他们两个的状况可并没有看着的那么甜蜜。

两人此时都承受着剧烈的疼痛,无论是张政还是对面的身穿西装的女子,都是浑身直冒冷汗,谁都不让着谁。

对峙中,张政只感觉自己的大脑昏昏沉沉。

他深知,在这样下去,自己的八卦奥秘迟早得破功,这样僵持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疼的恍惚之间,张政忽然想起了前世的头条新闻…………一对情侣在种草莓的时候搞出了人命。

既然那个女的居然和他玩阴滴,那么他就玩更阴的呗!

他灵机一动,忽然头一伸,就朝着那女子的脖子狠狠的咬向了下去。

“啊!”

恍惚间,那女子被这一阵刺痛给惊的清醒了过来。

“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大声的娇斥着。

因为她骇然的发现,那黑衣男子竟然咬住了她的脖子?!

这到底是什么操作,打架有这样打的吗?!

这尼玛是什么人才?

好歹她也是个女的,被一个陌生男人这么做,脸上自然是青一阵白一阵。

洁白的牙齿与白嫩嫩的肌肤接触,坚硬的齿刺破了女子的表皮,在那如同白百合一样的脖子上绽放出了几朵血花。

但感受着脖子处的痛觉,她却也是无可奈何。

由于张政咬住了她的颈部,所以她想要用头撞开他的头都是做不到的。

她也只能是用膝撞以及各种方式攻击着张政身体,企同时掏向他伤口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

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他松口。

但张政哪里能善罢甘休?!

手也不继续掏她大腿上的伤口了,转而是紧紧的就用双手环抱住了她的两个上臂和上身,两个人的身体几乎就是正面贴在了一起。

这么做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防止这女子继续对他进行攻击。

这女人的力道张政是知道的。

就连那个押运车厢都能被她踩出一个坑,那力量和爆发力,可想而知。

这要是被她朝着后背锤上一拳,那滋味,肯定贼酸爽。

虽然酸爽,但你要是让张政体验一下,那还是算了吧。

之后,张政咬在她脖子上的嘴找准了地方,狠劲的吸了下去。

“嗯啊!”

被这么强劲一吸,女子也是发出了一声悲鸣,随后挣扎着的动作幅度与力量更大了。

但张政却是没有松开的意思,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双手,就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她。

就这样,女子的动作间隔逐渐的慢了下来,直到最后瘫倒,整个过程大概用了不过十秒左右。

“呼!这家伙,还真是棘手。”

张政也同样是瘫倒在地。

毕竟就算是只让她打了十秒左右,但是那被打的也依旧是相当的惨烈的。

甚至于说他腰部的伤口,以及手臂上的伤口都因为破功了而开始大量的往出流淌着鲜血。

但他知道,现在任务没有完成,他还不能倒下。

从系统仓库里拿出了绷带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他就赶往押运车的后车厢解救目标了。

此时的押运车车厢一片狼藉,在车厢的地板上还插着一个RPG的弹头。

车厢侧边的壁被火箭弹砸穿了个口子,些许月光从口子照进来,给昏暗的车厢内添了些许微光。

微光之下,两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倒在了地地板上,看样子应该是被催眠瓦斯给迷晕了。

而在车厢的深处中间的位置,一个身穿橙色囚服的人倚靠在靠墙的座位。

在他的手腕上带着一个银白色的手铐。

除了手铐,在他的手臂上拴着两根铁链,两根铁链链接这车顶,紧紧的将他给束缚住。

这么做的目的张政不理解,可能是为了防止他对周围的警卫动手吧?

“这应该就是任务目标了吧?”

张政眉头维皱,看着系统给的提示光标自言自语道。

他先是拿出了小型的切割机,将身穿橙色囚服的目标的铁链与手铐切割开。

之后又扒下了倒在地上的黑色西装男的衣服,换给了目标。

毕竟带着身穿这一身橙色的囚服的家伙逃跑实在是太显眼了。

————————

在系统上确认了没有人跟踪,并且消耗积分清理了自己留下的能够指认身份的痕迹,张政也便带着刚刚营救出来的人,赶往了系统任务指定的港区。

一路上,张政都在尽力的催动着自己体内的八卦奥秘给自己止血,可实际上的效果甚微。

因为他刚才可都是已经破过一次功了,再加上那女人对他伤口的蹂躏,以及他抱……限制那个女人的时候用力过猛,伤口又遭受到了二次伤害……所以能止的住才有鬼。

跟随着系统的指引,张政驱车来到了一处港区。

说是港区,其实就是一个小码头,码头上还停泊着几艘渔船。

在这个时间,渔民不是已经出海,就是已经返航,所以现在也没有几艘亮着灯的渔船…………周围更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码头边的一处小屋,张政一个急刹车就将车停到了小屋前。

此时,他的血已经顺着胳膊与腰流到了座椅,整个人形容起来就是一个字,真他妈的惨。

下车,张政将那人背起,来到了小屋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