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叙利亚悍妇

张政来到车队的位置。

刚刚想要逃跑的人,此时早就已经被迷晕在地。

看着满地浑身动弹不得的西装大汉,张政轻笑一声。

其实催眠瓦斯的效果并不会这么快就见效,

想要让催眠瓦斯的效果完全生效,起码也需要十多秒钟。

只是这些人在看到了一发火箭弹以后,纷纷都慌了。

在释放出催眠瓦斯的时候,他们都在剧烈运动,呼吸的频率也有相应地提升。

这才导致了他们不到一会的功夫就被全部放倒了。

当然,出于稳妥起见,张政还给昏睡不醒的他们一人赏了一闷棍……一枪托。

而且本着枪多不压身的原则,他还把顺便他们的枪收到了系统仓库。

带着防毒面具,张政来到了那辆押运车的旁边。

此时的押运车驾驶员因为催眠瓦斯而昏睡。

车厢的侧面那被RPG打穿的大洞里还往外飘着缕缕白烟。

估计里面的人也早都昏睡过去了。

来到后车厢的箱门前。

张政先是用力拉了一下把手。

发现门已经被从里面反锁。

之后他又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个小方块,粘在了后车厢的门上。

这小方块不是别的,正是他在系统商店里买的开门器。

邻居作妖不开门,用这玩意老好使了,直接免了开锁师傅好几分钟的努力。

装好炸药,定好时,张政就走到了车厢的另一边,捂住了耳朵。

“哐!”

一声巨响之后,车厢的门就开了。

“砰砰!”

车厢的门被炸开后,刚刚来到车厢后面,就听到两声枪响。

瞬间,两颗子弹就直奔他而来。

虽然第一时间他就已经往上一跳,闪躲了开来。

但是其中一颗子弹还是打中了他的腰,在他的腰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车顶上,张政看着自己手上沾染的鲜血,以及自己腰部传来的痛觉,皱了皱眉头。

他庆幸自己只是被子弹擦伤,并没有被打中手脚。

如果刚才要是被打中了手或者脚,那么他这次的任务恐怕就没有多大把握能够完成了。

毕竟他刚才要是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刚才在车内朝着他开枪的家伙,就是上一次差点让他断子绝孙的那个家伙!

那穿着西装的女人的狠劲到现在他还是历历在目啊,那可是一个差点让他下半辈子幸福都化为乌有的女人!

从那一天开始,他张政就已经将这女人列为了自己的毕生之敌!

上一次也是,这一次也是,这女人为什么老是喜欢往腰子上打!

他的腰子到底哪里得罪那女人了!

但实则不然,那女子也并没有刻意地想要打张政的腰子。

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变态。

本来她是想要打的是腿和手臂来着。

只是每一次在她开枪的时候,张政都会向上跳。

所以才会导致她误伤了腰子。

这波属于是大意失腰子了。

就在张政跳到了车顶以后,那身穿西装的女子也快速地从后车厢内窜出。

只见她一只手扒住了车门,使劲一用力就配合着脚部的发力也爬上了车顶,好像一个叙利亚悍妇。

不光是张政气愤,这一次的她也很气愤。

就是这个家伙,上一次不光打了她的人,还抢走了她的东西,摸了她的身子!呸!

就是因为上一次的行动失败了,她可是被上头当着全小组的面批了好一阵!

就在她爬上车顶以后,同样的“砰!”一声传来,她一个闪身,就躲开了一颗子弹。

听着子弹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嗡”的声音,她并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对于这一枪她早就有了预料,躲起来还是蛮轻松的。

【别吐槽,小兰的空手道六段都能躲子弹,像是这种级别的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战斗中手枪的子弹几乎都已经无效了,甚至在外传里,小兰一巴掌都能给子弹打下来,笑。】

只是脚底一用力,将防弹车厢外层的铁皮踩塌陷,一拳就朝着张政带着伤的下腰攻去。

张政见此当然感到不妙了,好家伙,这小娘们居然还要打腰子,这是真心想要我断子绝孙?不行!

当机立断,张政双手交互,硬生生地就与她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啪!

这是肉体与肉体碰撞的声音。

啊,我指的是胳膊上的肌肉与拳头上的肌肉,想歪的同学请过去面壁…………我指的不是面壁者。

接了这一拳,张政只感觉自己手臂发麻,在他的脚底下,那车顶的铁皮甚至都向后挤压出了一个小坑。

这虎娘们,这一段时间没见,力量比之前强了不少啊。

张政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拳之后,心里是这样想的。

不过倒也是还好,这一阶段他的实力也有所提升,所以现在的他来说还扛得住………

结实挨了一拳,张政也自然是要回击的,轻轻向后一跃,随后他的右脚用力一蹬,将驾驶室的顶棚都蹬出了一个大坑,一个大飞脚就踹向了对面的那个女子。

那女子也不是吃素的,用手使劲撞了一下张政踢过去的飞脚,就将其挡住,而后一个膝撞朝着张政的胸口窝就还了回去。

对于这一膝撞,张政心里还是有点数的,知道自己不能硬接,就左脚蹬地来了个后空翻,跳到了下面的板油路面上。

她膝撞未果后,便是急忙将右脚收回,随后纵身一跃也准备追上去。

可是正巧,此时的张政也正想要上去与她一决雌雄,这一跳,两人正好都处于半空中,甚至都处于同一条路径上。

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两人自然是不会怂的,因为也没有办法怂,毕竟都快要撞满怀了。

两个人的手互相抓在了一起,一个相互作用力,两人就分别调换了一个位置,但还是面对面。

同时,她拔出了手枪,准备在这空中与张政一决胜负。

而张政也是这么想的,在手拉手的时候,也已经掏出了腰间的m92。

“砰砰!”

几乎是同时,两声枪响。

“咚咚。”两人同时落地。

此时的她单膝跪地,鲜红的血液从肩膀头上往下流,很显然,她中弹了。

而张政在落地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同样地在胳膊上,他也同样是被九毫米子弹打了个血窟窿,血窟窿还不断地往出淌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