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RPG!

今天的夜出了奇的寂静,天边的一轮橙得发红的圆月也被乌云笼罩,都市内的汽车鸣笛声阵阵传来,除此之外,倒也是没有什么其他声音了。

楼顶,张政身穿黑衣,戴着面具,正在对自己的装备进行着最后的检查。

确认弹匣里面弹药充足,确认发射器准备完备,确认夜视仪可用,确认垂降用的绳索已经固定好…………

当然,确认垂降绳索这件事是最重要的。

就怕快速垂降到一半绳索断了,那可是最要命的,虽然以他现在的体质来说,就算是一半跳下去都摔不死,但是摔下去的话对于任务的影响可是不可想象的。

做好了检查,他便朝着正下方的道路上望去去。

道路两旁的建筑亮着光的窗户窸窸窣窣,由于这里是商业办公区,所以并没有多少人在这个时间还留在这附近…………除了那些正在加班的社畜。

而也正是因为时间已经不早、这里的道路也有些偏僻,所以这条道路上的车流量也是同样窸窣…………恐怕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

也确实,要是没有人泄密的话,这条路可以说是最符合战术要求的。

不过可惜,他们在还没有押送之前,情报就已经到了与宇多田千鹤那里,而又由宇多田千鹤传达给了张政。

不过就算是没有千鹤的情报,张政也是依旧能够完成任务的。

毕竟在他的视角内,目标到达的位置以及目标到达位置的倒计时,都已经清清楚楚地显示在了系统在他视觉神经的投影上。

而在不远处,还有一个红色的图标在逼近,很显然,那应该就是押送的车队了。

张政仔细地看了一眼系统显示倒计时,觉得时间差不多了,随即转身就将放在一旁的火箭筒扛起,单手握住了火箭筒的握把。

透过光学瞄准镜,他将瞄准的准心对准了系统显示的红色图标,图标行进、准心也跟着。

而在RPG-7的夜视组件帮助下,透过光学瞄准镜内看到的建筑物细节清晰可见。

跟着红点过了一个拐角,车队的全貌才算是展现在张政的视野中。

整个车队是二加一的形式,也就是两辆黑色轿车在前后,一辆黑色的货车…………

方形货车,不过从整车的样子上来看,应该是伪装过的防弹车。

“呵呵,老鼠上钩了。”

张政看到车队进入视野,嘴角也便咧起一丝笑,随后左手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遥控器。

静静地等待,等待车队到达指定的位置…………手里遥控器的按钮一按…………

领头的黑色轿车内。

宽敞的车内,驾驶位上坐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而在他的腰间,则是别着一把手枪。

而在副驾驶以及后排上,还坐着三个与他相同装扮的男人,而同样地,他们的腰间也别着同样的枪。

此时他们的脸上纷纷都是神色紧张,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随时警惕着任何可能发生的状况。

突然,在不远处的路边电话亭后突然弹出了一排尖刺,那一排尖刺的前端由两个轱辘拉着直至路的另一边,整排尖刺的长度已经将前面的路给彻底封住。

驾驶员反应倒也是迅速,猛然地就大力踩下了刹车。

“砰!”的一声,还没有等他彻底刹停,车胎被阻车钉扎爆,汽车的轮毂在板油路上火花带闪电地滑行了得有几米,但是并没有像是电影里一样翻车。

“有情况!”

在察觉到了前车出事以后,后面的押送车以及轿车都是赶忙刹车,避免了赴前车后尘。

第一时间,后边车的黑衣人便全部下车,纷纷掏出了枪防备在了防弹车的附近。

而前车,则是派出了两个人,顺便去排除路障。

远处楼顶。

看到那辆车并没有像是电影里一样翻车,张政啧了啧舌,随后又按了一下左手中的遥控器。

“砰!”又是一声巨响,那原本放置阻车钉装置顿时爆炸,甚至将旁边的电话亭也一同炸毁。

随着这一爆炸,那两个准备排除路障的人便是直接原地卧倒,第一时间捂住了耳朵,闭上了眼口鼻。

其他人也大致如此,在察觉到爆炸以后,都是纷纷躲到了车辆的后方。

做完这些,张政直接就扛着火箭筒站了起来,瞄准好了位置,就扣下了扳机。

“砰!”

随着他扣下扳机,弹头的火箭弹引信被激发,火箭筒的尾部喷射出了大量的尾焰,火箭弹就从火箭筒内发射而出,直奔着目标而去。

不到一秒的时间,HP型火箭弹就重重地砸到了车队被拦停的公路上,直挺挺地在板油路砸出了一个坑洞。

“PRG!”

第一时间察觉到火箭弹的人懵逼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在霓虹这边居然还能遇到火箭弹袭击。

虽然霓虹现在在控枪力度上不怎么地,但是RPG这种军火按理来说也不可能倒弄进来啊!

对此,张政只能说:我连单兵定时炸弹都能在黑市买到,你和我说RPG就不行了?

尽管这是张政从系统奖励那边得来的…………

没有多想,他喊出了声,在第一时间现场所有反应过来的人就都想要逃离火箭弹的爆炸范围。

可是没等他们跑出两步,意料之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砸到板油路里的火箭弹并没有爆炸,反而是释放出了大量的白色气体。

在高压气体的喷射下,这白色气体的释放速度极其迅速,也就是不到几秒钟的功夫就已经将催眠瓦斯扩散到了周围几十米之内。

而张政在发射了第一发催眠瓦斯弹之后,也没闲着,紧接着就把第二发催眠瓦斯弹插了上去,随后再次扣动扳机。

火箭弹高速飞出,紧接着上一发砸在板油路上的,又重重地砸在了防弹押送车后面的货箱。

虽然HP弹装载着的是催眠瓦斯,但是还是装载了特质的穿甲结构,所以在穿甲这方面,HP弹虽然不及常规弹的穿甲能力,但是破破这种防弹的车体或者普通墙壁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所以,即使是防弹的车厢,也依旧是被这火箭弹砸出了一个窟窿,火箭弹径直地就打到了箱内。

做完这些,张政便戴上防毒面具,拽着机降绳子,快速机降至了楼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