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霓虹保洁公司的效率还算是高。

只要你把钱给够了,不要一两天,他们就能够给你的侦探事务所整的干干净净。

当然,价格也是不菲的,毕竟智本家能够为三倍的利益铤而走险,两天给你收拾个大楼一点问题都没有。

张政最近两天也闲了下来,既然学校那一边的工资发下来了,他也就暂时不用去打工了。

他的日常生活很是两点一线。

没事就去侦探事务所看看保洁的作进度,或者就是在家里待着,埋头进系统空间训练。

退出系统空间,张政用手遮掩了一会窗外的阳光,“已经天亮了吗?”

自从系统空间开启以后,张政就很少有睡觉了………不,应该说自从有了系统以后,他就没有睡过觉了。

因为,在系统空间内训练的同时,在外界的身体不只是会得到锻炼,同样也会得到休息。

在系统空间休息,既满足了实力的提升,又能让身体得到有效的休息,这样的生活节奏何乐而不为?

按理来说是这样。

‘不过我今天晚上也得好好睡一觉了,虽说这系统空间能够让身体得到休息,但是精神上的紧绷状态还是无法祛除吗?'

张政察觉到了一点。

虽说系统空间确实能够让身体得到休息,但是在精神上的休息是完全不存在的。

这就好像是身体跟上了,但是精神没有跟上,硬件跟上了,软件却没有跟上的原理是差不多的。

所以他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今天晚上睡个好觉。

起床后

张政身穿一身睡衣,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他的手上拿着一碗用牛奶泡的燕麦片……只不过没有吃两口他就不吃了。

果然,这种东西张政还是吃不惯。

这时,电视机里播放的内容,忽然吸引了张政的目光。

只见电视机上,美女主持人念着早间新闻。

不过张政关注的点并不在美女主持人的身上,而是在她播报的内容上:

“昨天晚上,在东京铁塔附近的大厦中被逮捕的意大利强盗集团的首领迪诺卡巴纳,到现在还不肯说一句话。”

“而逃亡的卡巴纳同伙还正在被警方追查中,但是到现在都找不到任何线索,此外,被他们所抢走的一万五千个枫叶金币至今也是下落不明………………”

张政忽然从沙发上坐起,紧紧盯着电视机,摸了摸光洁的下巴,他眉头皱了皱,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大都会暗号事件那集的内容吧…………话说好像还是那群作死少年团第一次行动来着…………’

‘话一万五千枚枫叶金币啊,好像得值个六亿日元吧…………我要是先一步找到的话应该就能独吞了…………’

‘不得不说,这对于现在是个穷逼的我确实是有些吸引力啊…………但警方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那些金币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就这么干了!这笔资金绝壁会成为让侦探事务所再次伟大的重要转机!’

张政思考了得有一会,一个计划就在他的脑内悄然诞生,看来这笔钱他是势在必得了。

想要经营一家侦探事务所肯定是很烧钱的,更别提将这么大一个大楼重新启动,到时候电费水费,各种费用可是一大堆。

就以现在张政的经济状况,恐怕到时候还没有等从新开业,他就得直接半路驾崩,到最后亏的毛都剩不下。

而要是他先一步找到了这些金币,并且偷摸的独吞了,那么他就有很多可以选择的路了。

六个亿啊,就算是给事务所重新装修都够用了!

要说他不心动,偏鬼啊!这简直就是给他送钱的福星啊!他这边可正好缺钱呢!

这他要不拿,简直就对不起那些家伙把金币从意大利偷渡道这里所付出的汗水和努力。

——————

换上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带上了黑色的针织帽,张政就出门开始寻找起了枫叶金币。

虽然张政记不清柯南他们究竟是怎么找到的那些黄金枫叶金币了。

但是那个大楼的名字他还是记得的,是一家名叫【鬼樱铭酒】的大楼。

因为前世的张政有写过柯南的同人来着,所以有些地方他是记得特别清楚的。

而恰巧,那个霓虹灯的大牌子透着他侦探事务所办公室的窗户,就能清晰的看到。

也就是意味着,他甚至都不需要特意的去寻找,就已经知道那座大楼的具体位置。

‘还真是巧合呢’走在路上,张政不由得感慨道。

他是真的没想到,那藏枫叶金币的地方,距离自己的侦探事务所只有一条河的距离。

走在米花大街的街道上,张政低着头,耳朵上戴着索尼的DAT机,耳边播放着的是冲野洋子的新歌《如果能够前往崭新的明天》。

原来的张政还算是一个爱听音乐的人,这么贵的耳机,这么贵的播放器,这么贵的磁带,他毫不犹豫的就买了。

“从磁带全都冲野洋子的歌来看,还真是冲野洋子的忠实粉丝啊,这家伙。”

哼哼着音乐,张政一边漫步。

不得不说,就算他不是冲野洋子的粉丝,但是这歌他也还是觉得好听的,不亏是当红偶像啊,还是有点功力的…………总比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强,不是吗?

这时,一个身穿红色上衣,满头染了黄毛的男人急匆匆的迎面冲来,一把就要将张政推到。

那男人身材中等,还算是有点肌肉。

至少在那男人看来,推到张政这样体态均匀的家伙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意外发生了。

当那男人推到张政的身上推不动的时候,他就已经愣住了,无论他怎么用力,眼前的这个青年都是如同电线杆一样屹立着。

随即,慌张的他一拳打向了张政的脸。

就在那男人的手刚刚碰到张政的脸蛋的时候,张政动了。

经过了杜小龙那个维和部队特种兵的长时间训练,此时的张政多少也算是有了一点特种兵的反应能力,以及爆发力。

他的动作很是迅速,抓着男人的手就来了一套军队特供的擒拿术。

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已然是使出了怀中抱月。

以左手抓住了男人右手的手臂,随后又用右手反手扣住了男人的四指。

同时身体向左转,转体的同时,他又将男人的手窝扣住。

之后,右手又从内侧翻转,钻出,拇指一侧用力向下一压,便直接将其控制单膝跪地。

之后又是一甩,便将男子的脖颈部位以膝跪控制压倒在了地面。

“你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我?”

摘下耳机,张政冷冷的对这男人问道。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干什么的,但是既然这家伙居然都敢打他的脸了,那么他也不会放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