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剧中剧的结尾

医院那一边传回来的好消息。

小百合的手术已经完成。

由于张政先前的抢救,小百合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

起码比原来要受的伤轻了不少。

在场的众人无不是欢喜,张政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也不确定小百合会不会出事。

张政自然是不希望小百合服毒的,毕竟就算是破案了,他也不会得到任何的侦探点,警方肯定会封锁消息……

但这也毕竟是她本人的意愿,张政也不好多做干预。

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将风险控制在最低而已,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

要是小百合因此而死,他绝对会打爆押运高杉俊彦的囚车,之后将他拉出来原地毙了。

他张政,绝对说话算话。

至于高杉俊彦那家伙,在痛哭流涕了一番以后,也就是被警方带走了。

不过从他被张政说的破防了这一点上来看,估计往后在监狱里面的几年都不会有多开心就是了。

不得不说,柯学世界,嘴遁六六六。

处理完了一些事情以后,松本清长又找到了张政。

在见证了张政的能力以后,他就越发地决定了要将这个棒小伙搞到警界的想法。

顺便地也就和他提了一嘴:

“真的不打算加入我们警视厅吗?以你的能力,如果加入我们定当能有一番大作为,我们警视厅现在也正是需要你这种人才。”

毕竟现在的警视厅确实是缺这种能打的人才啊……既然警察不如侦探,那么把侦探变成警察不就好了。

“算了吧,我这个人已经自由自在惯了,要是真的要我去体制呢,我还真是有些受不了呢,不过,还是感谢松本管理官的邀请。”

但是张政对此只是挥了挥手表示婉拒。

毕竟他以后可还需要破案提高知名度、获得侦探点呢。

这要是加入了警方,那么他以后出风头的机会岂不是少了很多?

甚至在加入了警方以后,他连侦探都不能再继续做下去了。

“那好吧,年轻人喜欢自由自在,可以理解。”

松本清长并没有强求,只是叹了一口气,随后又道:

“我们警视厅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毕竟以你的资历,加入警视厅以后两年混到我的手下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他留了一条活路,这样的话如果以后张政这家伙回心转意了,至少还能有来他们警视厅的想法。

“那就感谢松本管理官的理解了,如果以后发生什么变故,我会考虑的。”

张政笑了笑,礼貌性地回答着。

不过言外之意,也就是不去了…………

但是这句话棱模两可,并没有完全拒绝,也没有完全接受,只是说考虑考虑。

而松本清长身为管理官还会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大概率自己的邀请也就是凉凉了。

结束了辛苦的一天,小兰园子,柯南张政几人也离开了小教堂。

说实话,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多。

先是老师结婚的喜剧,之后又是老师中毒的惨剧,再之后又是混乱离谱的家庭伦理剧。

这属于是剧中剧了。

“唉……”小兰有些疲惫地轻叹了一口气,随即落寞道:“明明应该是老师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但却遇到了这种事情……不过也幸好呢,至少老师她平安无事。”

“是啊……高杉集团的那个家伙,居然让老师她洁白的婚纱染上了鲜血什么的,简直不可原谅!”

园子也跟着叹了一口气,随后义义愤填膺地说着,之后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张政的身上:

“不过还真是多亏了张政老师那帅气的推理呢,直接就揪出了给老师下毒的那个家伙!果然,张政老师还是最帅的!”

张政对此只是灿灿地笑了笑:“没有园子说得那么厉害啦!这世界上比我优秀的侦探还有的是,我只是一个经营着侦探事务所,无奈当上侦探的凡夫俗子罢了。”

‘呵呵,凡夫俗子,你还真敢说啊。’

柯南斜楞着张政那人畜无害的笑容,顿时露出了死鱼眼,同时在心里吐槽着。

“你说是不是啊,柯南小弟?”

好像是注意到了柯南的死鱼眼,张政也便是知道,柯南这个小臂崽子肯定又在心里吐槽上了,随后就略有一丝笑意地又朝着柯南问道。

“嗯!”柯南闻言以后立刻装出了小孩子的模样,点了点头,又用稚声嫩气地回答着:“虽然这世界上确实有不少比张政鸽鸽还要厉害的侦探,但是张政鸽鸽你也很厉害呢!”

绝对是故意的,你丫绝对是故意的!

表面上是个一年级的小孩,但是心里却是高中生的吐槽役————名侦探柯南!

当张政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黄昏。

昏黄的天空有些压抑,就好像是碧蓝色的天空被带了血的婚纱染红了似的。

这并不是一天黑夜的开始,仅仅只是对昨天黑夜的延续。

但黑夜也总有会迎来黎明的一天,黎明,也总会有黄昏的一天。

等晚霞代替落日说过晚安,愿有人能在你的枕边,代替月光说一句喜欢你,漫天的星空皆是对你的祝福。

叹人间真男女难为知己,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张政君,你回来了啊。”

一开门,听到了动静的浅井成实就放下了手中的家务活,朝着张政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张政有气无力地回答着,将自己的外套挂在了门口的落架上。

见张政这幅模样,浅井成实歪了歪头,随后问道:“今天去参加的那一场婚礼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发生吗?”

“唉,没什么,就是新娘子被人下毒,送进了医院。”张政叹了一口气,又补充道:“不过还好,虽然中毒了,但是及时送医还是抢救过来了。”

“呐,张政君,我发现你每次出门都能碰到案件呢。”

仔细想想,张政还真是经常遇到案件呢,虽然她来到这里也没有几天,但是光遇到案子就已经不只是一次了。

“咳咳。”张政轻咳两声随后解释道:“这都是巧合,巧合罢了。”

“那么凶手抓到了吗?是张政君你破解的案吗?”浅井成实又问道。

“那是当然,身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我,推理出个罪犯还不是手到擒来?”

张政自满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