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小兔子眉头一皱

竹中一美将饮料带来的时间是案发前的二十三到二十六分钟,松本清长来的时间是十六到十九分钟前。

而学生会长梅宫来的时间则是十到十二分钟之前,新郎高杉是三到六分钟,张政则是一到二分钟。

小兰与园子在期间,也就是九分钟前出去买电池,直到案发前4分钟返回。

这就是摄像机拍到的全过程。

不过话说,摄像机不是快要没有电了吗?怎么还支撑了十多分钟………………还真是柯学呢。

“从这录像上来看,几乎所有人都接触过这罐饮料呢…………只有张政老弟是自备茶水,从始至终都没有碰过一下…………”

目暮十三仔细地看着电视中播放的摄像机录下的影像,“也就是说,除了张政老弟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机会毒害小百合小姐,并且成为嫌疑人吗?”

“总之!这卷录像带是重要的证物!需要重新仔细地观看。”

说完,松本清长回头看了一眼在场的七人,“全体嫌疑人的指纹信息也需要进行采集…………当然,也包括我。”

过了许久。

显示器上重复播放着之前摄像机里的内容。

目暮十三以及松本清长待在显示器前已经看了不下几百遍了。

但从他们紧锁着的眉头来看,应该还是没有找出什么细节。

张政也是跟着一起,装模作样地看着显示器里的画面。

“不知道老师的手术做得怎么样了…………”

小兰一边露出担忧的表情,一边自言自语着。

“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朝着老师最喜欢的柠檬茶里下毒…………”

而园子则是带着哭腔地咒怨着,眼角还残留挂着一点点泪花,眼眶已然变红。

“柠檬茶吗?”高杉俊彦想着,说出了声。

“啊?”柯南被他的那突然一句话给吸引。

“没什么…………”高杉俊彦摇了摇头,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回忆道:“每次我看到小百合她喝那种饮料,就总是会忍不住地想起一个曾经很喜欢的女孩啊…………”

“每一次给他送柠檬茶,她总是会乐呵呵地喝下去,那模样还真是可爱…………只是可惜,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

“不过经历了这件事,今后我对柠檬茶,恐怕会充满了不好的回忆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柯南,以及竹中一美都是朝着他看去,眉头更是一皱。

【小兔子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jpg】

“呵呵。”这时,一直在看着摄像的张政笑出了声,随后言语轻蔑地对高杉俊彦接话道:

“确实啊,你对柠檬茶的回忆,以后也得要更加深刻了呢…………毕竟这可是要将你送进大牢的东西。”

‘纳尼?’

在场的所有人都无不是被张政这一番话所吸引。

毕竟按照他这意思,这位高杉先生可就是投毒的凶手了。

“张政老弟,你说的是真的吗?!”

目暮十三首当其冲地就问道。

言语间很是激动,毕竟他们警方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头绪呢,这张政老弟怎么就知道凶手究竟是谁了?

难道他比我们多了一双眼睛不成?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赌上我名侦探的身份!”

张政的语气很是坚定,这坚定的语气甚至引得全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高杉俊彦,打算朝着他要一个解释。

“怎么可能,身为未婚夫的我怎么可能给我的未婚妻下毒啊!你这个混蛋侦探!”

高杉俊彦闻言以后心底一惊,随后恼羞成怒,朝着张政就要突袭而去。

而倒也是反应迅速,松本清长一下就拽住了他的胳膊,随后冷冷道:

“我的【好女婿】,你干什么动手,你要是你觉得张政冤枉你了,那就让他拿出证据来啊…………还是说,你不敢?”

“我…………我有什么不敢!”

高杉俊彦抽出了手,随后喊道:

“既然你居然说我是犯罪凶手,那就拿出证据啊!没有证据就说别人是杀人犯,小心我告你侵犯我的名誉权!”

毕竟是大家的子弟,身为富二代的他可还是有着形象存在的。

或许普通人被冤枉也就是冤枉了,但是对于他的【冤枉】,他可不会轻易罢休。

张政看着他微微一笑,我这他妈都没说呢,你都不打自招了?

“警部,鉴识结果已经出来了!”

高杉俊彦刚刚说完,从门外便走进来了一个警察,对目暮十三汇报着…………说完,他看现场情况不对,也就停下了嘴。

“是吗?”

目暮十三,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是这样的,关于胶囊的检测,如果想要让完整的胶囊在柠檬茶中溶解,并且释放出里面的毒剂,是需要十五到十六分钟的…………”

警察看着检测得来的报告,念叨着。

“十五到十六分钟吗?”

目暮十三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看了一眼说:

“这么说,凶手是在前十五到十六分钟前进入休息室里的…………当时在现场的是…………松本管理官?!”

“蠢货!仔细想想!现在只知道毒药是十六分钟前放到里面的,那并不代表小百合她在十六分钟后会立刻拿起饮料喝下。”

在众人的注视中,松本清长平静说着,主要还是因为他对小百合中毒的这件事问心无愧。

“也就是说,我和新郎,以及那个什么侦探都是清白了的吧…………”

梅宫淳司轻笑了一声,随后有些庆幸地说道。

高杉俊彦嘴角一笑,用手指着张政,满脸的轻蔑。

“所以,那个什么所谓的名侦探!现在知道了吧!我根本就没有犯罪的可能!警方的证据可是在那里摆着呢!

我绝对要告你诽谤!什么名侦探!不过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蠢材!”

此时的他心中定然是得意洋洋的。

毕竟从刚才开始,张政就一直打乱他的计划,甚至还指认出了他,确实是让他有些感到不妙。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既然他提前准备的干扰证据已经被发现,那么现在的他也就算是安全了。

至于那个叫张政的侦探,他绝对要花大价钱将其送进监狱,以解心头之恨。

身为霓虹知本家们,他想要把一个侦探搞进去还是简简单单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