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你那个东西真的有那么大吗?

氢氧化钠对人体的伤害主要体现在对接触表面的腐蚀,溃烂,以及发热。

而当氢氧化钠穿过食道,口腔,到达胃部的时候,那一条路线上沾染了氢氧化钠的部位都会发生溃烂。

这也就导致了小百合现在吐血的状态。

第一时间,张政就拿出了掺杂了催吐剂的陈醋,咕咚咕咚就往小百合的嘴里灌。

而刚刚灌进去没有多久,小百合就直接将刚才灌下去的陈醋,以及喝下的大部分毒饮料给吐了出来。

至于她吐出来的东西里面有没有掺杂什么别的东西,不得而知。

做完这些,张政没有丝毫犹豫,又从兜子里掏出了一大瓶的牛奶,插到了小百合的嘴里就开始往里继续灌去。

咕咚!咕咚!

当然,这样做的目的不是别的,就是为了防止她溃烂的内部口腔食道什么的进一步发生溃烂,同时,牛奶中的蛋白质也会为内壁形成一层保护膜。

柯南看着张政这一番操作都已经傻了。

好家伙!话说正常人谁出门会随身携带这么多的没有用的东西啊!

…………不过这不是重点,这么多的东西都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你的兜子真的有那么大吗?!

当然,现在他所关注的并不是张政的离谱操作,而是小百合的状况。

虽然他与小百合确实不怎么对付,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看着自己曾经的音乐老师就在自己面前被毒死的。

见张政的处理没有什么毛病,他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焦急地等待着。

很快,救护车便赶来了。

也幸好,在张政的抢救下,小百合至少还能够活下来,至少比原来受到的伤要轻一点就是了。

但张政,此时的目光已经非常不友善了,尤其是看向那个高杉俊彦的。

看着那个男人假惺惺地跟着抬走小百合的担架,他就想要一个大逼愣打到他的脸上。

但是他不能。

讲真的,这小子要不是小百合喜欢的人,恐怕张政早就把偷摸趁着半夜给他敲晕了,带到东京湾旁边一脚踹下大海,为霓虹填海造陆做贡献了。

真是的,什么孽缘!

虽然张政是这么想的,但这终究是小百合的私事,她喝下毒药也是自愿的,他尊重她的意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目暮十三看着休息室,神色中免不了怒意。

身为管理官的女儿,居然在大婚那天被人下毒送进了医院,这不就是在打管理官脸吗?

不光是打他的脸,这简直就是在打全东京地方警视厅的脸!

“我觉得小百合姐应该是中了氢氧化钠的毒,而那毒就掺杂在了柠檬茶中!”

张政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一言一语地就对着目暮十三说道。

“是这样吗?”目暮十三闻言以后,就赶忙对现场的侦查科的人问道:“那柠檬茶的罐子里真的有混入氢氧化钠吗?”

在那边对现场进行调查的鉴识科看了两眼,闻了闻味,随后便对目暮十三回答道:

“是的,目暮警部,在这饮料中,确实是发现了氢氧化钠。”

“这样吗?”目暮十三皱了皱眉头。

“现场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小百合她…………”

“管理官……根据救援人员说,多亏了张政老弟的及时抢救,她的状态还算是不错,不过从吐血的情况上来看,确实是有些不容乐观…………具体的情况,还不能妄言。”

“是这样吗……可恶…………”

松本清长在处理了一些事情以后,就过来询问目暮十三现在现场的调查情况了。

只不过根据目暮十三说是,现在小百合的状态有些不好。

对此,松本清长的脸上只是露出了阴郁的表情,很显然,他发火了。

“那个,你们哪位要和我们一同前往医院的吗?”

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穿救护服装的男人开门问道。

“我去…………”

“我们也去!”

对此,小兰园子,以及高杉俊彦都是急切道。

“我觉得所有人都应该留在现场!”

就在这时,张政喊出了声。

“而且,话说你们医护人员就是这样不负责任吗?对于这种病患,就是晚了一分钟都是要命的,你们居然还在这里寻找同行家属!简直就是对职业的侮辱!”

他洪亮的声音让房间陷入了沉寂,那语气间的气势更是十足。

“是!”

救护人员沉默了片刻以后,好像是接到了什么上级的命令一样,便是大喊着跑走了。

“你这家伙!究竟有什么资格替我们,替小百合说话!你不过就是个外人罢了!”

说着,高杉俊彦的神色激动,很是气愤,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着张政就来了一拳。

但是这一拳并没有打中,反而是被张政轻易地给闪躲了过去。

毕竟张政也是经过训练的人,怎么可能被这个软脚虾富二代给撂倒?

极限闪避过后,张政还反手一个反制,成功地将其控制住,又一个过肩摔就摔倒了一边。

“在真相还没有查明之前,所有人都有犯罪嫌疑!包括我!所以,我们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这里!”

张政按住了高杉俊彦,他那一双眼睛透露着恐怖的气息,压迫着被他按在身下的高杉俊彦。

那可是一个杀过人的家伙的眼睛,光是直视就已经能够让人打寒战了,更别提被阴冷地盯着。

“张政说得没错!在还没有抓到凶手之前,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给小百合她投毒的凶手!”

这时,松本清长也冷冷地对在场的众人说。

“可是!可是现在不是怀疑我们的时候吧!小百合她可还是生死未卜呢!难道身为小百合的朋友以及亲人,我们就不应该陪在她的身边吗?!”

被张政摔倒在地上,高杉俊彦的面颊抽抽着,大声地朝着在场的所有人怒吼着。

“呵呵。”

松本清长的脸色阴沉,瞥向高杉俊彦,冷冷道:

“我们在场的谁不是和小百合沾亲带故,可是你看看谁有你这个未婚夫这么激动的?

而且就算是我去了又能怎么样?难道我陪在她的身边就能够挽回她的命吗?

与其做无用功,还倒不如说抓出投毒凶手将其绳之以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