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死鱼眼

“那是个住在我家附近蛋糕店的男孩,每当我们那一块的孩子想要欺负我,他都会挺身而出。”

“而且啊,他还经常从自家店里面,偷出好喝的柠檬茶给我……”

“因为忘不了这一段美好的回忆,所以我才会一直喝这个呢…………总觉得这样可以给我带来勇气,什么的。”

小百合说着,面露怀念之色,就好像这件事还发生在昨天一样。

柯南听着小百合的话则是一脸无语,合着自己就是因为这,才被这个变态无良导师欺负了三年啊…………

而张政看着小百合,眼神微眯。

这些话很多年前她也和他说过,但是那个时候的他还没有穿越,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不过现在,她也应该已经知道当年的初恋究竟是谁了吧…………

这确实也是一种悲剧啊。

自己的初恋情人的母亲因为自己父亲的失职而死,成为了对方杀母仇人的女儿什么的。

你和我说这是伦理大剧我都信。

“那么他后来还住在你家附近了吗?”

“嘛…………虽然没有过多长时间他就搬走了,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找到……不过嘛…………”

对于柯南的问题,小百合的脸微红…………

“喂喂!你小子!都快要完婚了!还害羞什么!”

这时门口传来了男人的喧哗声。

这种喧哗声张政倒也是熟悉,正是损友起哄的那种喧哗声,前世的他也没有少被这种声音绑架过。

片刻后,休息室的门被撞开。

一身穿白色西装,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以上的男人就被推了进来。

他狗啃泥似的呈大字型,径直扑街在了休息室的地毯上,估计摔得不轻。

“是俊秀啊…………”

小百合看着摔倒在地毯上的男人惊讶道。

“哈哈哈……”

名叫高杉俊秀的男人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起身,挠着头笑着对小百合夸赞道:

“小百合,你今天可真是漂亮啊…………”

看着以这种方式入场,非常不靠谱的家伙,张政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张政哥哥,怎么了吗?”

柯南自然是注意到了张政的叹息,随后便抬头对他问道。

“没什么,只是为小百合她的前途堪忧罢了……”张政倒是没有想到柯南的观察力这么强,随即就解释道。

“既然是小百合姐姐的选择,那么我们就只有尊重喽。”

对于张政的话,柯南也是认同的。

毕竟从刚才这家伙的样子来看,确实不怎么靠谱。

进入了休息室,高杉俊秀先是打量了一圈以后,一眼就看到在那里站着的张政,以及站在张政脚边的柯南,随即就开口问道:

“不过话说,这位是谁啊?”

“这位是张政君,是我国中时候的同学呢,而且现在他可是一位名侦探哦。”

小百合笑着和他介绍着张政,就跟介绍自己的好闺蜜,好朋友一样。

“唉?名侦探吗?”

只不过听到张政居然是一位侦探,高杉俊秀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

但随后还是伸出手,与张政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高杉俊秀。”

张政也很给面子,和他握了握手以后,也自我介绍道:“我叫张政。”

又打量了张政两眼,高杉俊秀就注意到了小百合手里的柠檬茶。

从她的手里刻意地接过了那瓶柠檬茶,他说面露嫌弃地道:“你又在喝这种寒酸的东西了啊…………”

小百合闻言,眼神中露出了一抹落寞…………

“物质上的富有并不代表精神上的富足,有些人虽然在物质上得到了满足,但是他们的精神还是一贫瘠。”

“我觉得寒酸不寒酸并不是物品的价值可以衡量的,所谓的价值,只不过是资本赋予其的利益罢了,对于人来说,有些物品的价值是不受利益影响的。

就好像是绿茶,那总是会让我回忆起家乡…………”

这时,张政微微笑了笑,插嘴继续道:“我想,柠檬茶对于小百合姐她来说,也有其他特殊的意义吧,不然她也不可能喝这么些年。”

小百合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但高杉俊秀此时的脸色却是有些不好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在说他是一个没有精神素养的土大款。

“哈!这不是高杉集团的继承人吗!”

这时,刚刚买完电池回来的园子,在门口指着这熟悉的面孔便是大喊道。

高杉俊秀闻声后将脸色快速回正,随后就应声道:“啊,原来是铃木财阀的大小姐。”

不得不说,不愧是出入上流圈子的。

对于自己真实想法的隐藏,以及自身情绪的掌控真就是远超常人。

也对,毕竟是能伪装个五六年,就是为了结婚这一天复仇的家伙。

像这种简单的伪装对于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

“唉?园子,你认识他吗?”

小兰见园子居然认识新郎,便是好奇地问道。

“那是当然了,我们可是常在宴会中碰面呢,真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成为老师的结婚对象…………”

看着那边的高杉俊秀,园子露出了死鱼眼,随后又凑到了张政与小兰的耳边,小声讲究道:

“大家可都是说这家伙优柔寡断,不可信赖的来着…………高杉家早晚有一天会倒在他的手上…………”

可还没有等园子说完,小百合与高杉俊秀那边做的事情就已经将几人的目光直勾勾地吸引了过去。

只见在不远处,小百合直接就抱在了高杉俊秀的身上,一个kiss就吻了下去。

白色的婚纱在身后飘扬,特别有画面感。

园子,柯南,小兰几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孩纷纷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小脸都是红扑扑的。

而张政这一边就是截然不同,毕竟他可是一个拥有着几十年记忆的家伙………………

所以,对此他露出了死鱼眼…………那是一种只有死掉的鱼才有的眼神。

与周围园子与小兰的青春气不同,张政独自散发着咒怨的气息,周围的光线好像都要被吸收殆尽,光线都产生了扭曲。

当然,只是比喻,毕竟他现在还没有改写现实的能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