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直勾勾

铛铛铛!

远方的风将教堂的钟声吹向了高楼大厦间。

附近都是一些高档旅馆以及婚宴现场,想必是某个会场正在举办婚礼。

张政驱车,来到众多会场里的其中一个。

停车场。

这里早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辆…………其中数警车最多。

也对,毕竟这可是极视听刑事部搜查一课的管理官松本清长女儿的婚礼,自然是少不了警界的人捧场。

而说到松本清长的女儿,那也就是帝丹国中的音乐老师,松本小百合了。

至于张政为什么会来松本小百合的婚礼现场,其实这件事也算是说来话长。

就在昨天,他突然就接到了柯南那小子的电话,说是要他去代替他去参加他国中老师的婚礼…………

虽然这小子没有和他说是谁,但是他猜得也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肯定就是那个管理官的女儿,松本小百合了。

松本小百合这个人张政有点印象……不能说有点印象,应该说认识、熟悉。

毕竟他以前和她还算是同学来着。

他国中的三年可都是和她同班度过的。

顺带一提,那时候的张政只有八岁,就算是毕业的时候也只有十一岁而已。

再顺带一提,当时的张政就已经自学到了大学的课程。

而在之后的两年,他又在国外的高中内完成了学术的发表…………之所以用了两年,还是因为那些可恶的家伙对于他年轻的猜疑。

只不过最后他用实力毕业,提前被麻绳录取了就是了。

还记得当年在麻绳,他和弘树并称为麻绳学位攻读双子星,并且他成功创下了两年硕士,三年博士的丰功,被称之为麻绳最速通关传说。

小教堂外,已然是人来人往。

其中有不少都是警界大佬,政界翘楚。

可见,松本清长管理官的面子到底有多大。

毕竟可是有传言他过一阵子就要升职成为搜查一课的科长呢。

就现在,可是有不少的人想要来巴结他。

人群中,张政也认出来了几个老同学。

但是他并没有去打招呼。

毕竟那也只是原来的他的老同学,断了联系都已经七年多了。

七年,物是人非已经足矣。

更何况他与那些人也并不熟悉,毕竟他当时是一直苦心学习的,想要与他们交流也交流不到一定的频道。

当时的他可是已经学到了大学课程,就连老师都无法教他了。

也只能是靠他自己自习。

张政没有吱声,只是默默地前往了新娘的准备室。

推开门。

此时化妆师正在为了今天的新娘化妆,身旁的几个妇人也在打理着婚纱。

新娘子身穿白色婚纱,头戴透明纱巾。

这是典型的西式婚礼,在现在的倪虹,占据的婚礼中新人选择的主流。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呢,一晃你居然就结婚了。”

推门而入以后,张政笑着说道。

那身穿婚纱的女人回头,正是小百合,随后她打量了张政两眼,始终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眼前这人,随即便问道:

“请问,你是…………”

“不认识我了吗?”张政念叨了一声,随后回答道:“我是你国中同学张政啊,小百合姐,你忘记了?当时整个国中部,也就是你是我少数几个熟悉的人了。”

“张政…………”小百合闻言以后寻思了一下,才算是想起来。

随后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激动道:“真的是张政吗?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一眨眼你都长这么大了。”

“不过也不能完全怪我吧?毕竟已经有个七年没见了。”

“而且自从你出国以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了。”

说起这件事,小百合认为自己还真是没哟太大的责任,毕竟可是张政一声不响就毕业出国的,她不由得吐槽。

“哈哈…………”张政又尴尬地笑了笑,“也对,怪我了。”

回想起过去,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当时的国中部,其实对于张政来说算是很不友好的。

也就是小百合,以及少数几个同学愿意和他相处。

至于其他人,都是一些国中小屁孩罢了。

而且由于当时某种操蛋的原因,张政虽说以最小的年龄来到了国中部,但是提前毕业这件事却是被一拖再拖,直到他快要毕业了也还是没有下来。

所以他一夜之下,直接就奔赴了国外,直接通过了国外名校高中的入学考试,并且开始了自己开挂的麻绳最速生涯。

由于走得仓促,也没有和小百合交换联系方式。

所以自那之后,他也就是再也没有和小百合联系过了。

“不过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啊,小百合姐你居然都成了音乐老师,而且还要嫁人了什么的…………”

张政叹了一口气,替以前的自己吐槽道。

“那也不如你的变化大啊!”松本小百合举手摸了摸张政的脑袋,在她眼里,张政这家伙还只是那个早熟的小弟弟罢了,“听说你在外国的大学毕业了啊…………也不知道你现在做什么…………”

这时,门又被推开。

不用张政回头,他就已经知道了来者是谁。

“哎呀,原来是铃木同学和毛利同学。”

见到来者以后,松本小百合倒是意外地说出了声。

而她们两个,加上一个小鬼头则是冷愣在了原地。

懵逼,三脸懵逼,直勾勾,六眼直勾勾。

太大了,眼前的松本小百合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让他们无法将其与自己记忆中的严厉教师重合在一起!

尼玛,真就是女孩一生最漂亮的时刻就是在穿婚纱的时候?

这不科学啊!

这很柯学。

“毛利,铃木…………?”

张政闻言以后装作疑惑,随后回头,看向了她们几人,问道:

“原来是毛利同学与铃木同学啊,你们怎么来这了?”

“唉?张政老师?”

几人看到了转过身的男子,又是三脸懵逼,

好家伙,怎么同一时间在一个房间里出现了两个老师。

一个国中老师,一个高中老师?

这几率究竟有多小啊,居然还被他们碰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