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孺子可教也

取访雄二将一张一封交给了丸云次郎,随后问道:“丸桑!钱我都已经还上了,我抵押给你的菊千代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了。”

菊千代是取访家祖传的宝刀,从很大意义上来说,他会成为剑道老师也是受此影响。

要不是最近资金周转真的不过来了,他真的是不舍地将其抵押出去。

“哦!你说那一把刀啊…………”闻言以后,丸云次郎想了一会,随后戏虐道:“那一把刀我已经卖了来着,不过话说,什么名刀嘛,就卖那么几个臭钱!”

“?!”

取访雄二愣在了原地。

很显然,这对他的打击很大!

毕竟那可是他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名刀!纪念意义远就比实际意义更高!

而相对于打击而言,那一股由心而发的怒意更是取代了他心头上的打击。

杀掉那个男人,他一定要杀掉眼前这个居然将自己视为珍宝的东西卖掉,并且还冷嘲热讽的家伙杀掉!

“总之,卖刀所得的钱就当做利息吧!你可真是要感谢我!那种破铜烂铁居然都能卖出那种价钱。”

丸云次郎的话斩断了取访雄二的最后一线理智,握紧就在他身边的刀………………起身,拔刀…………

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拉开了。

还没有等丸云次郎转过头,那道身影已经快速地来到了丸云次郎的身后。

刀起刀落。

砰的一声!

再次反应过来,丸云次郎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在他手上数着的钱也散落了满地。

“所以说,为了一把刀就杀人,还真是有些不值当呢。”

做了一个纳刀式,张政背过身对着取访雄二道。

“你是?”

取访雄二被眼前的这个人一说,也算是恢复了一些理智。

将刀收回了刀鞘,他问道。

“我叫张政…………”说着,张政将木刀彻底收起,随后回眸继续道:“是个侦探。”

“侦探?张政?”取访雄二闻言以后思考了一阵,想起了这个名字,他又眯着眼道:“我在新闻上看到过你,名侦探吗?但为什么…………”

“唉…………”张政叹了一口气,“当然是过来帮这家伙做外遇调查了,真是的,老婆居然和自己的主治医生搞起来什么的…………阿拉,不好意思,不小心说出口了。”

好像是故意的,张政又微微笑了笑:“先生你不会将这种丑闻说出去吧?”

取访雄二眯了眯眼,眼神中带有一丝深意,又好像是会意:“那是当然……”

“那就好。”张政闻言后假作松了口气,随后又继续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家伙还真是坏呢,话说,将他人抵押的物品擅自出售好像不是违法的吧…………这要是被起诉了可就不好了啊…………我恰巧认识一个检察官,好像叫九条玲子来着…………”

“哎呀!”说完,张政又虚伪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话说,先生你刚才应该没有听到我说的这些吧?毕竟这可是我的雇主,你可千万不要去起诉他啊,也不要去举报他的公司偷税漏税,搞贿赂啊。”

“嗯嗯……我保证不这么做,还真是感谢侦探先生你了,要不然我就要追悔莫及了啊…………”

取访雄二闻言略有深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对张政感谢道。

确实啊,菊千代可以再买回来,通过法律手段也是可以追回来。

但如果自己在这真的杀人了,那就不光是对自己剑道的侮辱,也同样会让自己追悔莫及啊。

“嗯,孺子可教也!”张政也同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张政这一棍也算是挽救了两个人的人生。

毕竟按照原著的剧情来讲的话,这个家伙肯定今天就得被取访雄二给杀死。

张政肯定是不希望这家伙死掉的。

如果这家伙死了,两个人的人生都毁了不说,就算是对他也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毕竟这要是让取访雄二把这家伙杀了,那么他的酬金岂不是要泡汤了?

至于你指望那个出轨的女人支付酬金…………你会支付已经死掉的前夫调查自己和现任丈夫出轨的酬金吗?

很显然不可能!想都不能想!

……………………

帝丹高中,早。

除了身为一个专业的职业名侦探以外,张政平时还会来到帝丹高中教书。

阳光从窗外洒落,窗帘随风摇曳,阵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教室内。

“毛利兰!”

“到!”

“铃木园子………………”

点名是张政上班一早要干的事情,目的是确定有几人缺席。

“龙之崎伊织!”

“唉……龙之崎伊织同学今天也没有来吗?”

张政合上了花册,叹了一口气。

帝丹高中虽然算是一所不错的公立高中,人才也是辈出。

但是旷课的这种事情,在帝丹高中也是存在的。

就好像是张政刚才点名点到的龙之崎伊织。

在张政的记忆里,自他来这里教书以后,点名时这个龙崎伊织好像就没有出席过,这倒是让他有些感到疑惑了。

下课后

“主任,请问有关于我们班上的那位龙崎伊织同学,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到这里以后就没有见过她的人?并且点名时也是一样,根本就看不到她的人影。”

张政抱着自己心中的疑问,来到了教务处,询问起了帝丹高中的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名为和久田涼,是一个中年男性,长相还算是平易近人…………当然,在为人处事上也算是比较缓和。

至少对待学生,他都是非常有耐心的。

“龙崎同学吗?”和久田涼闻言以后眯了眯眼睛,端起了保温杯喝了一口茶叶水,随后对张政回答道:“关于龙崎同学,其实我也不是知道太多,毕竟她从开学到现在没有来过学校。”

“是吗?”张政闻言后有些感到奇怪。

一般来说开学都是应该过来参加的啊,这到底是什么狠人,连开学典礼都不参加。

不过更狠的是,旷课了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有被开除。

【什么?张政能一样嘛,他可是特聘的顾问教师,相当于吉祥物的存在。】

这小姑娘有点东西啊。

张政如此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