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绿色帽天上来

疯子通常都是不要命的。

他们的攻击毫无章法,并且不留余力。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被一高尔夫球杆给干迷糊了。

但是张政并不是一般人,他可是拥有金手指的开挂人士!

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系统训练,他的身体素质早已经超越了常人!

即使是这个疯子在不要命,但也呛不住张政从力量以及技巧上的碾压。

就连他手里的木刀都是真正的洞爷湖木刀,比钢铁还要坚硬上不知道多少倍的洞爷湖木刀!

如果按照银魂电视推销里所说,洞爷湖的材料可是来自于某个一万年树龄的金刚树!

冬不结霜,夏不起露,所谓不管是岩石,陨石,亦或者是钢铁,他都能砍给你看!

并且加上其本身的硬度,如果使用者反应够快,就算是劈开子弹都是不会留下一点划痕的!

所以轻易地,木剑与钢棍互撞,钢棍不科学地弯曲了。

而张政趁着钢棍歪曲的那一刹那,顺势就来到了那个疯子的身后。

“啪嚓!”

在他的身后,张政的手握紧了木刀,抡起,随后一刀就拍在了那家伙的脑袋上。

他的动作极其熟练,看来没有少干这种事情。

一刀之后,那人惨叫了一声,身体便是前倾摔倒在了身前的地板上,吃个狗啃泥。

“呼!”将那人敲晕以后,张政深呼吸了一口气。

将高尔夫球杆踢飞到一边,他才将刀缓缓收到了自己背在身后的木鞘里面。

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单纯地害怕这家伙醒过来回首掏。

为什么木刀有刀鞘?谁知道呢?可能是为了防止有咖喱撒上去?

这时,当张政敲晕了凶手,柯南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他先是跑到了被张政敲晕的那家伙那边,打量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那家伙还有没有气。

确认了他还活着,随后他又对张政问道:“张政老师!你究竟是………………”

“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通过侦探手表了!”张政将手腕上的手表举起,随后按住了柯南的脑袋,一脸和【善道】:

“不过话说,我以前可是不止一次地和你小子说过查案要注意安全了吧?”

“意外,意外啦…………”柯南哈哈一笑。

“不要和我装成小孩子的样子!”说完,张政还指了指不远处掉落在地上的高尔夫球杆:

“今天我要是没有过来,你小子这小命可就是难保了啊!我想你高尔夫球杆敲你这小脑袋瓜一下,你就要一命呜呼了吧?”

“你这不是过来了吗…………”

“我是过来了,要是我没有过来呢?”张政听柯南还在狡辩,上去也便是对着他的脑袋上来了一拳。

之后,目暮十三他们开着警车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找张政回去做了一下笔录,他们也便是逮捕了凶手,顺便抬走了凶手…………

与其说凶手是被逮捕的,倒不如说说是被抬走的吧。

毕竟当警方到达现场的时候,那家伙因为被张政敲了闷棍,还在昏睡中。

第二天丸氏家

张政上午忙着在学校里教书,到了下午,他才有时间来到委托人的家里交付委托。

这要交付的委托不是别的,正是昨天中午他偷拍的那对男女。

丸氏家还是有点钱的。

至少从在东京都这边有一栋带着庭院的和式别墅上来看,丸云次郎就肯定是个土财主。

当然,既然是个有钱人,委托费也自然是少不了的。

和室内,摆着一张桌子,周围的地板都是榻榻米,房间外时不时还有惊鹿的声响传来。

桌子上摆着好几张照片。

那照片正是张政昨天拍下来的。

“这些就是我收集到的证据。”

“很遗憾地告诉您,您的妻子确实是有出轨。”

“虽然他们伪装得很好,但是从泪痣上来看,确实是令夫人,没有错。”

张政稍微低了低头,遗憾道。

“可恶,这个女人居然给我戴绿帽!真是不可原谅!”

丸云次郎此时手中紧握着张政拍来的出轨照片,他的双眼瞪得老大,一股怒气由心而发,恨不得现在就去生撕了那一对狗男女。

他现在的心情张政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从天而降一个绿帽,稳稳当当戴在自己的头上,任是个人此时心情都不会好起来。

不过倒也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眼前这个老逼登都有五十多了,而那个名叫丸稻子的女人才只有三十多而已,两人相差的年龄都已经达到了十五岁。

五十多吗?可能身体都已经不行了吧…………但这并不是可以牛牛的理由。

他的任务就只有捉奸而已,仅此而已。

“所以这个男的到底是谁?!你应该有调查清楚吧?!”

地过了有一会,丸云次郎指着照片上的男人,就朝着张政语气激动地发问道。

“这当然有,毕竟我可是专业的。”张政笑了笑,随后从兜里又拿出了一个男人的照片放到桌子上,同时介绍了起来:“这个男人就是与您夫人搞外遇的家伙,名叫波多野几野,您应该认识的才对,毕竟是您糖尿病的主治医生。”

丸云次郎拿过照片看了一眼,随即脸上的怒意便具现化了出来。

“靠!”他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叫骂道:“这个可恶的家伙!赚着我的钱居然还玩我的女人!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

而张正对此也只是脸上挂着客制化的笑容罢了。

毕竟这种事情他见多了,处理得也多了,所以也就是见怪不怪了。

看着眼前愤怒地发泄着自己心中不满的雇主,张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

清官难断家务事,像这种人家的事情他就不需要多说话就好。

他只是接受了委托调查,也并没有接受心理疏导的活。

做好分内事就好,多做些什么分外事反而会引火上身。

“呼!”好像是发泄完了自己心中的不满,丸云次郎叹了一口气。

“还真是让张君你见丑了!”丸云次郎也是知道自己刚才有些不礼貌,随即就弯了一下腰,又道:“这件事情还是请你保密,至于酬金什么的,之后我会让手下给你打到账上。”

对于张政,他还是会给一份薄面的。

况且自己的丑闻可是在对方的手里掌握着呢。

他可是知道,这些侦探一个一个的都鬼得很,交际圈也广得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