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又是外遇?麻了!

某个酒店的门口

张政坐在酒店对面茶餐厅的户外的摊位上,带着墨镜,他端起一杯绿茶就一饮而下。

很显然,他坐在这里是在等人。

不,准确来讲是在等人从酒店里出来。

酒店的门被推开,一对好像是夫妇的两人从酒店内走出。

男的带个墨镜,身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黑色礼帽,鼻子底下还留着两撇大胡子,装扮得极其夸张,就好像生怕别人不会发现他是经过了变装的似的。

而女的长相不错,眼角有一颗泪痣,戴着个金丝框眼镜,身穿着粉色的外套,并且内衬了深粉色的内衬衣,还戴着一顶圆顶的礼帽。

两个人的表现很是亲密,就好像是夫妇一样,女的还环着男人的胳膊。

张政将他们两个从酒店里出来,便是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个迷你相机,咔咔两声轻响,就成功地拍下了两个人亲密的照片。

很显然,拍下这两个人亲密的照片就是张政此行的目的。

大概就在一天前,丸式集团的董事长,丸云次郎找到了他。

委托他对他的夫人丸稻子进行一个外遇调查。

据他本人所说。

他觉得自己老婆最近的行为有些古怪,再加上最近感觉自己头顶上痒痒的,所以他觉得自己的老婆已经出轨了。

对于丸氏集团的董事长来委托自己,张政起初是有些疑惑的。

不过仔细想想以后,他的疑惑也便是烟消云散了。

毕竟迄今为止,他好像已经完成过不少的外遇委托了来着。

甚至在抓外遇圈,他也算是有了一点名号。

所以像这种老板来找他,也算是正常。

丸云次郎这个人张政还算是记得。

应该就是在原著里面,委托毛利小五郎进行外遇调查的家伙。

只不过后来被杀了罢了。

虽然张政对于那家伙被绿了表示很可怜,但是他也是知道那家伙人品有多差。

在原著中,他的死好像一点都不冤。

把别人抵押的祖传名刀卖出去,甚至还冷嘲热讽,最后被人一股气砍死什么的。

“唉,任务完成。”

叹了一口气,张政熟练地按下了相机的快门。

咔嚓一声,那两人亲密暧昧的姿态就被拍了下来。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接到外遇委托了。

张政对于外遇这种委托都感觉有些麻了。

可能刚开始还会吐口水,暗骂一声狗男女。

但是到了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无情的拍照机器。

“嗡呜~嗡呜~嗡呜~!”

张政开车回去的路上,在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好多辆警车,直接就超车了他。

“好家伙,这估计又是哪出杀人案了吧?米花町还真是多灾多难,民风淳厚啊。”

张政看着那好几辆警车,吐槽道。

路过某个电话亭,张政看到了刚才超过他的那几辆警车。

感觉到有些奇怪,他随即就停下车去警车围着那边查看了情况。

这倒也不是他喜欢凑热闹。

单纯只是那几辆警车横七竖八地停在了道路中间,他的车无法通过罢了。

话说这些警察就不怕当地人投诉吗?居然把车停成这样。

张政吐槽着,便去向了被警车围着的电话亭。

电话亭前,两男一女几个小孩正在那里和目暮警官交代着情况。

那几个小孩张政倒也是认识,正是作死侦探团的步美几人。

而核心人物柯南则是盘坐在了电话亭的顶上,要是没看清的还以为是哪个马戏团的猴崽子跑出来了呢。

“哎!目暮警官!这些小孩子又给你添什么麻烦了吗?”

下车以后,张政便是对目暮十三招呼道。

“啊,张政老弟?怎么又遇到你了?”

目暮十三对于和自己打招呼的张政表示疑惑。

毕竟这怎么哪里都能碰到张政?这次有小孩报告发现尸体也能碰到,有这么巧合?

“我这刚刚完成侦探的委托,打算回家呢,难不成又有什么案子了吗?”

张政笑着解释着,随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嗯,刚刚我们接到电话,这些小朋友说发现了尸体,所以这就赶过来了嘛。”

目暮十三指着步美他们瞥了一眼,随后和张政解释道。

“是吗?”张政看向了正在电话亭顶上的柯南,喊道:“喂!柯南,你们又在搞什么花样啊!”

“张政老师!”这时候,步美倒是先回答了:

“柯南他正在监视那间房子,因为步美在那间房子里有看到一位叔叔的尸体!”

“尸体?”

“嗯!对!尸体!”

张政闻言以后故作疑惑,步美闻点了点几下自己的小脑袋,显得很是纯真。

对于这一幕,他还是记得的。

这应该是tv里消失的尸体那一集的剧情吧。

讲的就是亲哥哥勒索自己的弟弟,然后弟弟残忍地将哥哥杀害了,之后又用各种手段藏尸的故事。

不过那家伙精湛的演技还真是厉害,居然能够分饰两角还能让人感觉不出违和感…………

也是一种特别天赋吧。

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精神病的范畴了。

因为过分憧憬自己的哥哥,所以在幻灭以后导致的精神崩溃吗?还真是………………

“张政君,你要一起去柯南他们目击到尸体的房子里调查吗?”

目暮十三扶了扶帽檐,对张政问道。

“这我就不了,忙了一天,我现在还真是有些累了呢,而且有你们警方,我去不去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那好吧。”

听到张政拒绝了,目暮十三倒是有些意外。

毕竟平时这种事情那些侦探早就热血沸腾,打死都要跟着一起去命案现场了。

这张政老弟居然主动拒绝,属实是让他有些整不会了。

不过倒也是正常,毕竟这个张政老弟可是一直不按套路出牌的呢。

而且听到张政夸赞他们警方,他也是感觉倍感欣慰。

这就是专业的侦探吗?爱了爱了!

不愧是伟大侦探的继承人,就是要比那些个臭屁侦探要强不少。

“那目暮警官,你们的警车可不可以挪一下。”

目暮十三闻言也很是疑惑,看向了自己警车停着的地方。

发现问题以后,他尴尬轻咳了两声,就命令自己的手下将那些警车都规规矩矩地停到了道路两旁。

“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张政与其继续寒暄了几句,开着自己心爱的小车也就回家了。

虽然还记得这一段剧情,但是他也并没有掺和进去的打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