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破案

“名侦探?!”

森下金子表面上还是哭唧唧,就好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让人很是怜惜。

但是在看不见的地方,她的双拳却是微微紧握,眼神中也是露出了一丝的惊慌。

“既然你说金子她是杀人凶手!那么你就说说啊!金子她到底是怎么杀人的!又为什么杀人!”

目暮林檎又对张政大声质问道。

很显然,她是不相信自己的这个好闺蜜会杀人的。

毕竟她们两个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她怎么可能不了解金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政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自己名侦探体验卡的剩余时间,随后环视众人,双眼微眯,

“其实我们都陷入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其实犯罪者其实并没有刻意地清洗过自己的痕迹。”

“什么?凶手并没有清洗过自己留下的痕迹?可是按照现场的出血量,凶手不应该不沾到一点血迹啊。”

高木涉闻言问出了声,目暮十三也是点了点头。

“这一点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在将刀子提前用绑带绑好,之后再用刀子插入受害者的心脏,趁着刀子还没有拔出来的时候离开,之后再将刀子拔出,就可以不沾染到一丝鲜血地离开了。”

张政解释着,随后又朝鉴识科的人要来了作为杀人凶器的刀子,指了指上面刀把处没有沾染到鲜血的部分。

当然,是有征求到目暮十三同意的。

毕竟目暮十三这个人对于侦探的态度还是较好的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能够容忍,反正最后凶手抓到了就行。

九条玲子身为检察官按理来说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但是她也很好奇,张政到底会怎么证明出森下金子就是杀人凶手。

“确实啊!刀把上没有沾染到鲜血确实很奇怪,如果是被绑带绑住了,那么倒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目暮十三捏着下巴自言自语,他认为张政说得对。

“那既然如此的话,犯人那样的举动应该是很引人注目的才对,毕竟要从门板翻出去,还要在隔间外将带着鲜血的刀子抽出去。”

佐藤美和子这时插嘴道。

“没错,确实是这样啊…………”

“但如果凶手其实并没有从隔间内翻出去,而是从一个隔间翻到了另一个隔间内呢?”张政说着,随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马桶,马桶圈上有一处淡蓝色的痕迹,很明显就是血液痕迹,“我在受害者案发的隔间旁边隔间的马桶圈上检测到了血液痕迹,这是当时保留下的照片,九条检察官可以帮我证明。”

“嗯,这确实是从犯罪现场隔壁的隔间马桶圈上检测出血液痕迹的照片。”九条玲子点了点头,确认道。

“翻到另一个隔间?”众人闻言以后都是一愣。

“没错,当时凶手并没有从隔间的门板直接翻出去,而是翻到了隔壁的隔间,而这检测出的血液痕迹就是最好的证据,很有可能是凶手的脚底沾染到了受害者微量的鲜血。”

“要知道,鲁米诺检测的血液反应,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含量,也是依旧能够检测出来的。”

“同时,我在马桶内的积水中,同样也检测到了微量的血液反应。

我想,可能是因为当时凶手在翻越隔板,踩踏到马桶圈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一下,踩到了马桶的积水里,所以才会在马桶的积水中检测出微量的血液反应。”

“而为了避免有人撞到他翻出来的那一幕,他还提前在隔壁的隔间反锁,之后从反锁的隔间翻出,制造了一个有人的厕所的假象。”

“等等!凶手是怎么提前知道抬君他会去哪一间厕所的?如果抬君去了不与反锁过的隔间的隔壁,那么岂不是整个计划都要失效?”

目暮十三问道。

“不。”张政摇了摇头,“首先我们就搞错了一点,并不是松本先生选择厕所,而是松本先生跟着森下小姐去厕所。”

“抬君他跟着金子去厕所?你什么意思?!”目暮林檎有些搞不明白。

“我想,在松本先生前往厕所之前,他就已经决定好了去哪一个隔间……与森下小姐幽会。”

“而当松本先生到达厕所以后,就毫不犹豫地进入了事发时的厕所,在那隔间内,森下小姐正在那里等候多时。

之后,森下小姐趁着两人亲热的时候不注意,就用带有着迷药的东西迷晕了松本先生,迷晕了松本先生后她又用绑带绑住了刀把,狠狠地刺入了松本先生的心脏……

杀害了松本先生之后,她又拽着绑带翻过了厕所的隔间,回到了自己之前有反锁过的隔间……

返回隔间的途中,她又一个不小心脚滑,踩到了马桶的水池中,所以,我才能在水池以及马桶圈上检测到血液反应……之后她就用绑带将刀子拔出,并且解开了绑带………将刀子扔了回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森下小姐的鞋上岂不是也能检测出微量的血液反应?”目暮十三听张政说完,顿时心领神会,随后看向了坐在一旁的森下金子。

而森下金子听着了张政的推理顿时间冷汗直流,神色上更是慌张无比。

看这样子,很显然,张政说对了。

“嗯。”张政点了点头,从兜里又拿出了一张照片,随后继续补充道:“不过,光是从马桶圈上提取到的血液反应还是不够的,我在洗手台上还检测到了一样的血液反应。”

“我想,这应该就是森下小姐在清理大腿上绑着的那个丝带腿环的时候,所残留下来的吧…………

不过虽然已经清洗过了,但是只需要将腿环送到科搜研,我想以他们的能力,将那腿环上残留的DNA与松本先生的DNA进行对比,还是能够办到的吧?”

森下金子看了看自己大腿上的腿环,一笑,“还真是,没想到千算万算在这种事上居然失误了……………”

“金子…………”

“犯人就是我!是我杀掉了松本抬那个可恶的家伙…………”

目暮林檎见森下金子的异常,关心地说着……但是还没有等她说完,她的话就被森下金子给打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