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名侦探张政

“这是什么东西?”

咖啡馆内,目暮十三带着手套接过了鉴识科找到了一个小瓶,随后对鉴识科警察问道。

“这是迷药!一种能够快速使人四肢无力的药物,一旦被这种迷药沾上毛巾捂住口鼻,短时间内,被捂住口鼻的人就会失去行动能力。

当然,也包括呼救的能力。”

对于目暮十三的疑问,鉴识科的警察回答道。

“所以这与受害者身上检测到的致幻药物是同一种东西吗?”。

“是的,这与受害者口鼻处检测到的致幻药物确实是一种东西。”

一旁赶来的法医接过了瓶子,打开了瓶口以后,远距离地闻了一下,随后对目暮十三回答道。

“那么好,现在的证据应该已经很明显了,折纸三道桑,能不能请你和我们回到局子里一趟喝喝茶啊?”

目暮十三缓步靠近了折纸三道,而浑身戒备的姿态也可以看出,他时刻都在提防着眼前的反追嫌疑人逃跑,亦或者是做什么傻事。

傻事包括但不限于,自尽,反击……等等之类的。

“等等!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在我的包里面…………我这一定是被栽赃嫁祸的!一定是这样!”

折纸三道见警方居然怀疑起了自己,便赶忙后退了好几步,连忙挥手解释着。

他确实是不知道这迷药是怎么在自己的包里的,在他的眼里,他这属于是着了无妄之灾。

“折纸先生,究竟你是不是冤枉的我们会调查清楚的,还是请你先配合我们回去。”

啊对对对,你是被冤枉的,所有的反追凶手在被找到证据的时候都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这就好像是把穿越者送进精神病院,你说他是精神病还是不是精神病?

不过目暮十三他们可是懒得听这么多解释的。

药是从你兜子里翻出来的,受害者也是被药迷晕过的,不抓你抓谁?证据的指向已经很明显了好不好?!

“所以说,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凶手我和你们回去调查什么!”

折纸三道急了。

就算是这件事确实不是他做的,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要是被抓回去那还有好?保不准就被当成替罪羔羊了!

目暮十三见折纸三道的动作,顿时就眯了眯眼,随时就准备强制逮捕了。

周围的警察也都是会意,纷纷都等着目暮十三下命令,强行将其带回警局进行询问。

“等等目暮警官!凶手其实并不是他!”

这时,张政的喊声从厕所内传来,随后,他的身形又从厕所的门内缓缓走出。

此时的张政双眼清明,仿佛有无限的真理充斥其中。

这是与平时不一样的状态,很显然的异样。

“你说什么呢张政老弟,鉴识科的明明都在那家伙的包里搜出来了迷药,不是他难道还有别人吗?”

目暮十三闻言回头,有些无奈地问道。

“确实,虽然这家伙的包里面有迷药,但这并不能证明就是这家伙杀掉了松本先生,凶手,确实是另有其人。”

张政的脸上挂着一丝看穿了一切的笑容,这个笑容目暮十三倒是蛮熟悉的。

毕竟这是与工藤新一那个臭屁小子同款的表情。

每每那个臭屁小子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目暮十三就已经知道现场没有他们警方什么事了,只需要在牛逼哄哄的推理之后他们抓人就是了。

“另有其人?那么犯人究竟是谁?难道已经逃走了吗?”

不过他还是知道,眼前这家伙可能会有些不按套路出牌。

毕竟上一次月影岛的事情他还记得呢,凶手竟然并没有在现场还真是有些让他感到意外。

“不,犯人其实还在这咖啡馆里,并且就在那些刚刚去过厕所的几人之中!”

走到目暮十三,以及那几名犯罪嫌疑人的身前,张政否定了目暮十三话语中犯人已经逃走了这个想法。

“那杀人凶手究竟是谁!我就说我是被陷害的吧!我怎么可能杀掉阿抬!阿抬可是我的好朋友啊!”

折纸三道见事情有转机,顿时就喜笑颜开,赶忙激动地为自己解释着。

“好了,张政老弟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杀害了松本先生的杀人凶手究竟是谁?”目暮十三赶忙问道。

“好好好,警部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张政笑了一下,随后环顾四周,随后手指指向了在场的一个人:“我想,凶手就是你了!”

“什么?”全场众人闻言以后全都向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

只见张政手指的方向,正是咖啡厅的一处座位,而座位上坐着的,正是在哭泣的森下金子!

“你在胡说什么!金子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我告诉你,你可不要胡乱喷人!小心我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目暮林檎见张政居然说自己的好朋友是杀人犯,顿时间是不会太开心的。

“没错,抬君可是我的男朋友啊!我怎么可能会杀掉他!…………嘤嘤嘤。”

森下金子的眼角上还挂着泪滴,一副生生无辜的样子还真是有些显得是张政说错了的感觉。

而在场的众人也是感觉如此,他们对于这么个柔弱女子居然是杀人凶手,并且还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男朋友这件事表示怀疑。

“有些人只会用表面上的装扮去判断他人的是非,有着刀疤脸的人在群像中就一定是坏人,长得好看的在群像中就一定是好人,你们究竟是从哪里听得的这个道理?”

“难道就因为她是受害者的女朋友,又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就能够排除她是凶手的嫌疑了吗?很显然,并不可能。”

环顾四周,张政一言一语说着,之后,他又认真道:“赌上我名侦探张政的名誉,我敢肯定,犯罪凶手就是森下金子小姐你准没有错!”

“名侦探张政?”目暮林檎闻言说出了声,止不住地疑惑。

“我想起来了,那家伙应该就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名侦探吧!前几天的新闻上还有看到过他呢!”小山新一思考了一会,随后恍然大悟道。

周围的人也是陆续地开始说起了张政的事情,毕竟在最近一段时间,他可没有少上新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