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头疼的目暮十三

之后,经过法医的鉴识,现场并没有检测出什么鲁米诺血液反应。

无论是在窗台的边上,还是窗台边上的廊道,法医都没有检测到任何的血液反应。

所以初步可以断定,犯人在杀害了受害者以后并没有顺着窗户第一时间逃跑。

而是将杀人工具扔在了现场,像是没事人一样返回了咖啡厅内。

也就是印证了张政的那一说法。

“所以,可不可以请你们把来这个店里的原因说清楚?

毕竟在受害者进入厕所以后,接着着进入厕所的也就只有你们几位了。”

在确定了凶手还没有离开咖啡馆以后,目暮警官他们也就顺利地找出了在松本抬之后进入厕所的所有人。

张政当然是没有去指认的,他不想出这个风头。

有些事还是要交给警方办才好,毕竟他只是一个侦探罢了。

低调永远都没有错,给他们留一点面子,让他们警方的作用有所体现还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啊……我是附近公司的职员,每到工作日下班的时候一般我都会来到这里喝上一杯咖啡。”

首先是与松本抬发生过冲突的那个男人。

男人名叫山本忘心,身穿了一身的西装,是附近公司上班的职员,今年二十六岁。

在他回答时,能够明显地看到他的眼神闪躲,神情也显得很是慌张。

“听这家店的店员说,你好像在松本先生死前与其发生过矛盾啊,是这样吗?”

目暮警部见山本忘心眼神飘忽不定,而且之前还有店员说他跟死者有过冲突,便是非常怀疑地问道。

很显然,这位山本已经被目暮十三当作嫌疑人候补之一了。

“不不不!”山本赶忙就挥了挥手,解释道:“虽然我当时确实对他们的嘈嘈闹闹的行为有所不满,也确实与那家伙发生过矛盾,但是也并没有到杀掉他的那种程度啊!”

“哦?”目暮警部闻言后眼中的怀疑意味更加严重:“真的吗?”

“嗯嗯!”山本忘心赶忙点头。

“接下来就是你们几个了,话说你们几个应该都是同行的朋友吧。”

目暮十三也没有再继续纠缠着山本,而是转而去询问起了其他人,也就是那些和松本抬一起来的那些家伙。

“没错……今天本来应该是抬君他的…………呜呜呜…………”没等说完,森下金子就已经泪流满面,情绪激动得说不出话。

目暮警官见一时半会也无法从她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也就是叫其去一旁坐下了。

“那么,剩下的你们几位,应该可以交代一下你们此行的目的了吧?”

打发走了那个情绪都有些激动的小女生,他又朝着剩下了三男一女问道。

不过入村晓风此时的状态倒是不大好,只见他双腿发抖,双目无神,对于目暮十三的话仿佛置若耳闻。

“呼…………真是个废物。”看着折纸三道叹了一口气,其中好像还有些蔑视的意味,随后又对目暮十三激动道:

“我们几个都是同一家公司的小说作家,总之,快点找出杀掉了阿抬的那个家伙!

把那个可恶的家伙绳之以法!这应该就是你们警方的责任吧!没事问我们这些人有什么用!”

“嘛嘛,你冷静一下,我们会找到真凶的,现在只不过是对现场曾经去过厕所的人进行一个问话,这样才能有助于我们在在场的几人里找出凶手究竟是谁。”

目暮十三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打发式的苦笑。

“真是的!我看杀掉了阿抬的人应该就是那个社畜准没有错了!根本就不需要继续调查了!”说着,他还冷冷地指向了山本忘心。

“你说什么!”山本忘心闻言以后也肯定是很不愿意,毕竟被说成是杀人凶手什么的,放在谁的身上能够愿意啊,随即就怒气冲冲地来到了折纸三道的身前,大声道:“你这个混蛋!说谁是罪犯!”

“罪犯说你呢,怎么了?敢做还不敢认吗?真是个卑微的社畜!”

尽管事态已经演变到了这种程度,折纸三道也依旧不想让步,也怒气冲冲地怼了上去,丝毫就没有将周围好几个警察放在眼里。

眼看着两人就要动手,将犯罪现场演变成暴力冲突现场。

目暮警部一个手势就命令周围的两个警察过来,将他们两个人强行地给分了开来,并且带到了一旁。

“唉。”

目暮十三叹了一口气,虽然这种事情是在意料之中,但是真到了这种时候还真是有些让人头疼呢。

两个嫌疑人打起来什么的。

“那么你们两位,应该可以详细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了吧?”

很显然,目暮十三说的那两人是指目暮林檎以及小山新一。

至于入村晓风,直接就是被目暮警官排除在外了。

毕竟这家伙现在都被吓尿了,想要从他的嘴里问出来点什么,恐怕还是很困难的。

而将这家伙列为犯罪凶手?目暮十三暂时是没有想过的。

毕竟凶手可是一个能够在杀人之后,还能够有条不紊地清理现场的家伙。

反正眼前这个看到了一地血就被吓尿的家伙,肯定是无法与凶手联想到一起就是了。

“嗯。”目暮林檎点了点头,随后缓缓开口道:“我们几个人,包括抬君都是一家小说公司的作家…………唯一例外的就是那边的森下金子了,她是抬君的编辑。”

“既然如此,那你们是来聚餐的吗?还是说…………”

目暮十三对于他们组团来咖啡馆的行为有些怀疑,说是聚餐吧,正经人谁去咖啡馆聚餐。

但不是聚餐,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解释。

“嗯,算是聚餐吧,我们刚刚参加完抬君的新书签售会而为了庆祝他的新书发布销量超过十万,所以我们才会就近来到这间咖啡馆庆祝一下。”

说着,林檎还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目暮十三。

而张政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不光是林檎,在场所有人都有背着一个同样式的包。

可能是他们小说公司的限定产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