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

可是还没有等他靠近,九条玲子就已经拦住了他。

“现在不能过去。”她的面色严肃,从怀兜里掏出了一张证件亮给了店员,继续道:

“我是东京地方检察署的九条玲子,犯罪现场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允许有人随意接近。”

“哦!哦!”店员后退了两步,点了点头,很显然是被她检察官的身份给威慑住了。

“抬君!”这时,周围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个身穿短裙西装的女人,女人神情激动地就往着命案现场跑,同时还叫出了声。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森下金子。

“这里已经是犯罪现场了,无关人士不许入内!”

还没有地森下金子往前跑两步,九条玲子纤细的胳膊就已经拽住了她,并且厉声道。

“我不是无关人士,我是他的女朋友啊!”

金子的语气很是激动,对于拦住自己的这个女人表现出了极其地不满。

眼看着自己无法用言语劝阻住这个女人,玲子只能无奈地再次拿出检察官证件,并且亮在了金子的面前。

森下金子看到了九条玲子的证件这才安静下来,但还是焦急地看着里边。

有了这一茬,她也就没有再次收回证件。

而是将那象征着检察官身份的秋霜烈日勋章挂在了自己的胸前,以证明她检察官的身份。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再有金子那样的家伙胡搅蛮缠,顺带的也是为了稳定现场的秩序。

毕竟有一个检察官在场还是会对现场治安有一定威慑力的。

九条玲子那胸前的布料与秋霜烈日勋章被胸口高高撑起,显得是那么地具有立体感与压迫感。

真是的,她可真是太会了!

虽然这压迫感不算是太大,但是呛不住这珠穆朗玛峰挺拔啊。

但张政此时的意并不在此。

他的双眼微眯,看着这熟悉的场景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记得没有错,在柯南里面也有类似的杀人事件来着……不会有这么巧合吧?

但尽管场景很像,但是张政也并没有办法通过前世的剧情来推断出杀人凶手。

毕竟无论是人物,动机,还是现场,都是与他记忆中的剧情不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强行带入。

如果要强行带入的话,极有可能与真正的凶手失之交臂。

想着想着,他默默地兑换了柯学名侦探系统里的高级侦探一小时角色体验卡。

之后的不久,目暮十三成功地到达犯罪现场,与之同行的还有佐藤美和子还有高木涉。

“话说,为什么每一次命案的现场都有你啊。”

目暮十三看着这一次也在现场的张政,表现得有些大无语。

“可能就是巧合吧。”张政哈哈一笑。

但对于自己这一次碰到了杀人案这件事上来说,他个人也是比较懵逼的。

难道他也被死神小学生的神秘力量沾染了?带上死气了?

“被杀的人叫做松本抬,二十六岁,职业小说家,死因是被人用刀刺进了心脏,大量失血而休克死亡的,而从尸体的状态上来看,死者死前应该是有被致幻性药物迷晕。”

蹲在尸体的旁边,目暮警官根据已有的信息推理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犯人应该是临时起意,先是用催眠药物迷晕了受害者,之后在厕所隔间内杀掉了受害者,又匆匆忙忙地从门板上翻出,从窗户逃走了吗?”

说完,目暮十三还看了一眼卫生间过道的窗户,又对九条玲子问道:

“当时的犯罪现场应该是有从里面反锁的吧?九条检察官。”

“没错,当时现场的门是有从内部反锁。”

九条玲子点了点头,但是随后又对目暮警部的说法进行哦反驳:

“不过我倒是觉得凶手并不是匆匆忙忙逃走的。”

“此话怎讲?”目暮警官一脸疑惑。

九条玲子看看这个一脸疑惑的家伙,嘴角抽了抽。

好家伙,就这推理能力到底是怎么混到警部的位置的?

虽然她知道警视厅那帮饭桶确实有够菜,但是她实在是没有想象到居然菜成了这种程度。

不由得,她开始为霓虹东京都地方法律体系的未来感到担忧。

叹了一口气,她还是给出了解释:“如果凶手是匆匆忙忙的话,那么他应该不会随身携带致幻性药物的才对。”

之后她指了指受害者尸体的致命伤,继续推理:“而且受害者身上的刀口利落,再看其周围还留有大量的血迹,那么按理来说凶手的身上也应该被沾染上鲜血…………

但是现在现场很干净,这也就证明了凶手有对犯罪现场周边进行过清理,我看凶手应该是有备而来。”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目暮闻言恍然大悟,随后他就对周围的佐藤美和子以及高木涉吩咐道:“那么既然如此,犯人肯定已经逃出去了,立刻去附近询问一下有没有目击者…………”

“等一下目暮警部!”这时,张政又又又打断了目暮警部的话。

“纳尼?”目暮警部双眼微眯,对于张政擅自打断他的话好像已经见怪不怪了,“张政老弟,难道你还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吗?”

“嗯。”张政点了点头,指向了此时被抛弃在尸体附近的刀:

“如果犯人是有备而来,既然他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擦干血迹,那么按理来说凶器也应该会被一并带走的才对,但是现在的情况,这凶器并没有被带走…………”

“那就证明犯罪凶手还在这间咖啡馆里吗?”这时,九条玲子闻言嘴角一笑,问道。

“嗯。”张政点了点头,

“如果说犯人真的是从窗户逃走的话,按理来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怎么清洗,我想也还是会留下血液反应的。

只需要使用法医带过来的鲁米诺,就可以印证这一想法了。”

“确实啊……如果犯人真的是杀人之后清理完现场才逃走,那么按理来说身为关键证据的刀子也应该被带走的才对。”

目暮十三捏了捏下巴,自言自语,随后又朝着随行的法医道:“快点使用鲁米诺印证一下窗台上,以及窗户周围是否有血液反应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