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厕所杀人案

‘不过话说,那几杯饮品居然做了这么长时间,这家店的效率还真是低呀。’

等了这么长时间,张政不由得吐槽了一下自己的饮品上来的为什么这么慢。

“哇啊!!!”

就在张政默默地心里吐槽着店家效率的时候,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从一旁的厕所内传出。

闻声以后,正在吐槽着的张政一愣。

如果他猜得没有错,按照这种剧情以及这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这厕所里面绝壁是死人了…………

而从刚刚才开始进入厕所,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的也就只有松本抬一个人了。

如果厕所有死人,那么那个被杀死的人一定是他准没有错了。

抱着松本抬必死的想法,张政第一个冲进了厕所。

咖啡厅内的厕所是男友女共用的厕所,就是那种一间厕所内有好几个隔间的那种。

在东京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样的厕所倒也是比较常见的。

隔间外就是一条不长的走廊,走廊的左边是洗手台,右边就是那些隔间,在尽头的墙壁上还有一扇打开的窗户。

而就在最尽头窗户旁边隔间的门缝底下,大量的鲜血从其中涌出,甚至已经流淌到了那一条走廊的地板上。

这样的场面极其吓人,甚至有些胆小的入村晓风已经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浑身正瑟瑟发抖着。

他的裆下被不明液体染湿了,在身下的地面上还有着一滩不知名的黄色液体。

虽然这一幕很恐怖,但是好像也并没有杀人恐怖。

所以张政只是愣了愣,便熟练地从系统空间内拿出医用手套,随后又快步地找到了那一间往出淌血的隔间门口。

他先是用戴着手套的手鼓捣了两下门锁,发现这门已经被从内部上锁,如果在不破坏锁头的结构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打开的。

片刻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一跳就扒在了隔间的门板上,并且脑袋朝里边探去。

刚刚将脑袋探进隔间,一股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这股血腥味极其地浓郁,如果是一般人都会干哕出来。

但张政还好,毕竟是有过别样经历的,这点小意思还是能忍的。

忍着血腥味儿,他就朝着隔间内部看去。

果不其然,死者正是松本抬。

毕竟从刚才开始,他的那一番作死操作已经都被张政看在了眼里。

尤其是那两个人盯着他的阴森面孔,在这样的柯学世界里,松本抬这样疯狂踩雷的家伙不死才怪。

只见隔间内,松本抬此时倒在了地板上,他的脸色苍白,双眼瞪得老大,一股惊恐之色在脸上挥之不去。

大量鲜血从他胸口的伤口处涌出,在周围形成了一片血泊,血泊与隔间外边流淌而出的鲜血相连。

而在他的身边,一把沾满了鲜血的水果刀就被丢弃在周围,从伤口上来看,那应该就是凶器了。

看了两眼尸体,张政倒吸了一口凉气。

单单从出血量上来看,他就已经可以确定松本抬头已经不行了,凉得已经不能再凉了。

正常人的出血量也就是两千cc到四千cc。

但以现在松本抬这满地的鲜血上来看,这恐怕都有接近一桶了。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他的身边跃起,与他一同扒在了门板上,看向了隔间里边。

张政转头一看,那人并不是别人,正是闻讯刚刚赶来的九条玲子。

“可恶!已经死了吗?”

九条玲子看看里面男子的出血量,也很快地与张政做出了同样的判断,里面的这个人已经死了。

说完,她蛮腰一用力,整个人就翻进了卫生间的单间内。

“喂,给你手套。”

见九条玲子翻进去了,张政便从兜里拿出了一副手套扔给了九条玲子。

九条玲子接过手套以后愣了一下,对于这人为什么随身携带手套的这件事表示疑惑。

但暂时不管这么多,厕所里的那具尸体才是关键。

“感谢!”说完,她就戴上了手套,查看起了底下的男人是否还活着。

经过一番的验证,九条玲子可以确定这人已经死了。

“你快点让开一下,我要开门了。”

张政也很是配合,整个人双脚一落地,就快速地撤离到了廊道的一边。

就在他撤退片刻之后,厕所单间的门就被九条玲子从里面打开。

“真亏你随身带着手术手套啊……你难道是医生?又或者是验尸官之类的职业?”

九条玲子打开了门以后,便对张政询问道。

“侦探,我是伟大侦探事务所的职业侦探张政…………因为是个侦探,所以平时才会有带着这种手套的。”

“侦探吗?”

九条玲子打量着张政,听到侦探这个词的时候,她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对付的神色?

片刻之后,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对张政道:“张政是吧…………我有听说过你……应该说是有处理过你推理出来的案件来着。”

张政闻言以后有些疑惑,这九条玲子怎么可能认识自己?

不过仔细想想,刚才她好像说过经手过他破过的案子来着,那就没事了。

“啊,忘了自我介绍。”

九条玲子从里怀兜里拿出了一个徽章,亮给了张政看。

那徽章是在一点红色的烈日上点缀着菊花白色的花瓣和金色的叶子,借用的冷如秋霜,烈如夏日的倪虹熟语寓意。

也是检察官的身份证明,专属的徽章。

“我是东京地方检察官九条玲子。”

说着,她还和张政礼貌性地握了个手。

虽说侦探在他们检察官的眼中很不讨喜,但是对于九条玲子来说,黑猫白猫能够破案就是好猫。

所以对于张政,她是不会因为其侦探的身份就报以恶意的。

至于为什么说侦探能够协助警方破获杀人案件,这不是很合理的吗?

你要认为不柯学,那就给你送精神病院关上个几个月,反正到时候就算是不合理也变得合理了。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时,闻声赶来的店员进入了卫生间。

当店员看到了那满地的鲜血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跳。

四处打量了一下,随即就想要靠近现场查到底发生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