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工藤小朋友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一种预感,一种以后再也见不到新一的不祥的预感。’

看着远去的工藤新一,小兰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隐约间,她感觉以后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看着小兰呆滞的表情,张政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新一他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办,你就不需要担心他了,时候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那就麻烦您了。”小兰点了点头,只是没有走出两步,她的鞋带就断掉了………………

张政看着那鞋带眼角一抽抽;好家伙,你这是按步数损耗啊,坏得真是时候!

叹了口气,张政伸出了手,示意搀扶,“鞋带断掉了可是很容易摔跤的,我扶你回去?”

“唉?可以吗?”

“我张某正人君子,还怕别人戳脊梁骨?”张政一脸的大义凛然,拍了拍胸口,他继续道:“而且刚才新一他都有交代过我照顾你,要是你一个人摔倒在半路上我可怎么和他交代?”

一路的搀扶下,两人回到了毛利侦探事务所。

“真是感谢张老师你送我回家了,真是的,新一那家伙总是那样…………”

小兰微微欠身表达感谢。

至于为什么只是送他回家就会被这样感谢,其实也是和当时的霓虹社会有关。

在那个时代,女拳主义盛行,甚至女性都不能与男性办公,仅仅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手就会被送上法庭。

轻了就是丢工作,重了就是要进去蹲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在小兰家门口,张政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醉醺醺的毛利小五郎,随即转身感慨道:“小兰这一天倒也是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走到事务所楼梯间的出口,他看了眼天空,感觉要下雨就往着附近的便利店快步走去。

来到这个世界,张政有了许多前世没有的感触,这是一种只有亲自参与进去才会有的代入感。

就比如说小兰吧。

在小兰的身上,张政体会到了与前世完全不同的感觉;那是一种压抑,悲伤的情感,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去怜惜她………………

她这个年纪承受了太多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之重,生活上的压力,家庭上的压力全部都积压在了她的一人身上。

这种情况一般有两个结局,一种是崩溃,一种是让自己变得更加懂事……也就是所谓的成长。

小兰选择了后者,她承担起了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的重担…………懂事得让人心疼。

购置了一把雨伞,他往回走去,还差点被一辆大货车溅一身积水,气愤的他差点没有骂娘。

他感慨:‘还是应该去整一台车吗?没有车子还真是麻烦。’

蒙蒙细雨从雨伞滴落,街道上只有少许顶雨前行的行人,这一场雨,无疑会改变整个世界。

工藤新一家门口

张政打着伞刚刚回到这里,就看到了一个小孩正在使劲地够着工藤家的门锁。

张政自然是认识这小孩是谁的,这正是刚刚被黑衣大叔喂药变小的工藤新一。

砰!

忽然一声巨响以及一声惨叫,工藤家隔壁的围墙就爆破了开来。

而被爆破开来的废墟中爬出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阿笠博士。

“阿笠博士,你没事吧?”张政赶忙过去搀扶起了阿笠博士,“真是的,我都已经提醒过你做实验的时候要谨慎一点的吧。”

“没事没事,小事情。”起身的阿笠博士摆了摆手,揉了揉自己的腰;也幸好是真没有什么事。

“阿笠博士!张老师!”

这时,刚才还在爬自己家门的工藤新一闻言就跑了过来。

“张政,这是你的亲戚吗?”

“不是,可能是新一的亲戚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纷纷表示不是自己的家的孩子。

“喂,小朋友,你是新一家亲戚的孩子吗?新一的家可就在隔壁。”

但凡是任何人都是想不到眼前这个小孩之前还是高中生的,所以阿笠博士就开口问道;当然,除了穿越者。

而张政只是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故作思考,为自己之后认出新一的戏埋下伏笔。

“我是新一!不信的话我可以说出你们两个的事情………………”

接下来,缩小了的新一说了一大堆张政与阿笠的秘密,整得他们两个都挺尴尬。

虽说他说的是之前的张政,但是现在的张政可是也继承了之前张政的记忆了啊。

“阿笠博士,我觉得我们两个应该把他送到警察局去。”

“我也正有此意……”

貌似沉思过后的张政听了他讲出了自己的秘密,而阿笠博士也正有此意,两人一拍即合就打算把工藤新一送到警察局去。

‘糟糕,再这样下去我可能真的会被张政那家伙送进警察局!’

工藤新一在心里暗感不妙,以他对张政的了解,他真的会被那家伙扛起来就送到警察局的!这种事情从前他也不是没有干过!

就这样,他亮出了自己的绝活………………

“所以说,我推断,阿笠博士你刚刚从科伦坡餐厅匆匆忙忙地跑回来,而张老师你,则是刚刚送完小兰回家,去了附近的便利店买过伞才回来。”

做完了一番的推理,他成功地把张政跟阿笠博士刚刚从哪里回来给推理出来了。

“这种推理实在是太小儿科了。”而且害怕阿笠看不出来是他,他还特意闭上了一只眼睛,食指前摆啧舌。

“这种推理,莫非,你这的是新一?”

阿笠博士把脑袋往前凑了凑,有些狐疑道。

虽说这孩子确实是做出了新一他的动作还有那一番推理,但是怎么想,相对于变小了亲戚家的孩子更加科学吧?

“我刚才都说了!我喝下药后身体就变小了!”

工藤新一快要崩溃了,你还要我怎样解释?

这就好像是让精神病院里面没有精神病的正常人,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一样令人无语。

“我还是有些不相信啊……从柯学的角度上来讲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张政,你怎么看?”

虽说他也想要相信这小孩说的话,但是科学就是科学,他身为一个科学家要是都不相信科学,那谁还相信科学了?

所以这时候,就到了请教同僚的时候了,随即,他就向张政征求意见,毕竟张政也是一个博士呢。

“嗯,我倒是觉得有可能,虽然这不科学,但是很柯学,因为我在麻省理工的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