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白丝

驱车,张政并没有直接到帝丹大学参加校园祭。

而是先去了之前去过的那家钟表店。

因为昨天他们给他打过电话,告诉他去月影岛之前的那一块怀表已经维修完毕了,通知他去取呢。

推开店门,店内还是和之前的场景一样。

“我之前委托的那块怀表应该已经维修完毕了吧。”张政找了店员身前的展柜前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毕竟你们昨天有通知我过来取。”

“请问您当时留下的名字叫什么?”店员的脸上挂着商业1的笑容问道。

“张政。”张政如实地回答道。

“好的,请您稍等。”店员闻言以后在名册上写了一个名字,随后就打开了身后的门。

他进入了罗列了已经维修好的钟表的储藏室,寻找张政那一块已经维修好的怀表。

没过多久,店员就推门而出,手上还拿着一个白色的盒子。

他将白色的盒子放在了张政身前的展览柜上,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就打开了白色的盒子。

白色的盒子缓缓打开,里面呈现的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银色怀表。

怀表的样式还是以前的样式,表面的金属闪闪发光,还有反射着镜面的效果。

“这怀表我们已经维修好了,整壳都是用的原先的金属重铸,内部改造成了机械结构,零件用的当然也是之前怀表熔化的金属在掺和了新的金属铸造而成。”

服务员开始介绍起了改造了什么东西,当然,这些都是根据张政的要求改造的,他们这种钟表商家当然有职业操守,客户的要求绝对是他们的标准。

当然,与之相同的,还有它的价钱。

将怀表收起,张政前往了帝丹大学。

在原本的记忆中,帝丹大学部是有找过他过去当大学老师的,但是出于莫种原因,张政拒绝了,转而去了帝丹高中成为了特聘老师。

而这一次邀请他过去参加校园祭,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挖他跳槽吧?

帝丹高和帝丹大都是同一体系的,进行岗位调换其实没有那么困难,只是看张政愿意不愿意。

毕竟像是张政这种宝贝疙瘩那可是极其稀有的,全东京的各个大学可都是将其视为红人呢,能够挖过来他们就算是花正常教师的两倍价钱他们都愿意。

将车停到大学的停车场,张政缓步赶往学园祭的会场。

“张政老师?你怎么也来这了?”

就在张政闲逛的时候,身后熟悉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兰。

小兰此时身穿了一身算是比较正式的衣服吧。

绿色的西装外衣,黄色的内衬衣,橙色的短裙裙摆到膝盖上部分一点,白色的过膝袜包裹着那纤细而有力的腿。

“是啊,帝丹大学他们邀请我过来参观的来着…………”张政闻言后转身,对小兰她回答道。

而他朝着小兰方向看去,在小兰的身后,毛利大叔正搭讪着来参加校园祭的女学生…………年轻女士们。

看了两眼,他又问道:“话说小兰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

小兰注意到了张政的目光以后,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她身后正在搭讪女学生的老爹,随后又回头对张政回答道:

“嘛…………我听说这会有一场不错的推理推理剧来着,所以就过来参观参观嘛。”

“是吗…………”

确实,学园祭这种东西本身就是面向社会开展的。

除了学校内的人员,校外的人员以及社会人员或者是其他学校的人都可以来随便参观。

毕竟像是这种活动越热闹越好,人越多对学校造成的宣传效果也就越高,同时,校内的社团以及一些班级店铺也可以赚到一笔可观的收入。

之后,张政先是在校内拜访了一些教授以及学者什么的,之后就开始自由行动了。

虽然张政现在是个侦探,但是在学术圈,他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年轻人呢。

要不然那些大学为什么会打破脑袋去抢他一个人,毕竟物品要有本身应该有的价值不是吗?

夕阳西下,天色逐渐昏暗,血红色染红了整个天边,寓意着夜晚的来临。

“你们这些傻小鬼!这些都是假的啊!道具啊!没有事情说人家是绑架女孩的犯人,还毁坏别人的道具,打晕别人的同伴什么的!”

学校的后门传来大声地呵斥以及斥责,那声音激动极了,引得了周围人的目光。

而那大声的斥责声正是来自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

在男人的身前,四个一脸死鱼眼的小鬼头正在被他教育着,很显然,现在的他们陷入了尴尬,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的那种感觉。

不过根据他们的年龄,他们这样最多也就是显得纯真罢了。

“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看着那些小孩被训斥,张政这时赶来救场,朝着白色西装男问道。

“张政老师!”吉田步美最先认出了张政,随后叫出了声。

“你认识这些熊孩子吗?”那西装男这时问向了张政。

“认识是认识,他们是我认识的人的孩子…………”

西装男闻言以后点了点头:“这些孩子可是将我们用来表演的道具都给弄坏了。”

将自己被这些孩子弄坏了的道具亮在了张政的面前,随后又指了指自己倒在身边的同伴:

“这些熊孩子还打晕了我的同伴…………现在我们的演出都成问题了…………真是的,这可是给我们添了很大的麻烦啊。”

“嘛,你消消气,实在不行我替你的同伴出演就是了………………”张政摆了摆手,劝解道。

“唉,可是…………现在你在记住台词也是没有时间了啊,而且道具也不是那么好找。”

西装男子也并不是那种油盐不进的人,可能就是因为刚才对于那些熊孩子过分的行为有些激动了,但是实际上也并没有动手,仅仅只是训斥罢了。

张政打量了一下被打倒的男人,又看了一眼时候啊年侦探团,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办法倒是有,我可以代替你同伴出席,记住台词什么的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而道具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