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浅井成实的真相【版本二】

【世界线变动的版本二】

“可是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啊……”

浅井成实这时的一句话突然说出口,差点扭断了张政的腰子。

女……女孩子?!

这不可能吧!原著里这可是男孩子啊!这怎么还变性了?

张政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浅井成实,确实……他从来到这座岛上与她会面以后就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男性的特征……对了喉结!

想到喉结,他便仔细的看向了浅井成实的喉咙。

没有……居然没有?!

有木有搞错?!

“你真的是女孩子?”

张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之后问向了浅井成实。

“嗯,我确实是女孩子啊,张政君你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干什么?”

浅井成实显得有些疑惑,对于张政的这个问题表现得有些不知所谓。

张政缓缓地呼气了口气,内心虽然还是有些吃惊的感觉,但还是强行地平静了下来:“从我获得的资料上来看,跟麻生一家有关系的也就会有那个小时候体弱多病的麻生家长子了…………既然你是女孩,那么你…………”

浅井成实闻言也是呼了两口气,祈求得到一个内心的平静,刚刚呼出的气体在有些寒冷的空气中形成雾气,她抬头看了看月光:

“其实我是麻生家的大……当年在我和父母二人在前往东京探望我弟弟的时候,我留在了我弟弟那里,而我妹妹则是跟着我父母他们两个前往了那座岛上。”

“大女儿吗…………你说的弟弟应该就是当时生病的麻生成实吧。”

张政闻言倒是有些意外,不过这就可以解释这为什么是个女的滴这件事了。

毕竟在原著中,好像也没有说过工藤新一有自己这个天才邻居来着,更没有什么伟大侦探事务所。

“嗯,我跟我弟弟是双胞胎,可是虽然是同时出生,成实他却体弱多病,一直都只能住在医院…………而我的话,因为我父母二人都是经常活跃在国外的音乐家,所以我一直都是在国外上学。”

说着,浅井成实叹了口气:“之后,我以转学生的身份回到了国内,考进了医学院……本来的话我学医是为了治疗自己弟弟的病,但是在他们去世后的没有多久,我弟弟他就跟着病重去世了,明明他是那么向往着一家团圆的生活。”

“我父亲他并不是一个严厉的人,平时表现得也很温柔,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杀掉我妹妹和母亲的这种事,所以,抱着这一疑惑,我来到了这座岛上化名浅井成实以女医师的身份进行调查……

两年前,那个龟山村长想要对我不怀好意,将我约到了公民馆,不过,当他知道我是麻生圭二的女儿的时候,吓得就将所有事情全部托盘而出了…………

在他把白粉,乐谱暗号,杀我爸爸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以后,就心脏病发死在了我的面前……就在那个时候,我想到了这个计划,之后就是到了现在的地步。”

“原来是这样。”

张政抬抬头望望月,倒也是觉的没有什么,释然了。

他想要拯救的是浅井成实,而浅井成实就在这里……知道这一点也就足够了。

“还真是闹了一个大乌龙啊……”他笑了两下,不由得感慨。

浅井成实也笑了:“不,在不考虑到我的情况的话,张政君你的推理很对,单单是能够推理出十年前的事情,就已经足够厉害了,要知道,如果我没有听到龟山那家伙全盘脱出,到现在我可能还是被蒙在鼓里。”

“我能够问问你真正的名字吗?”

“麻生惠理子。”

她淡淡地说:“不过这倒是无所谓了,沾满鲜血的我大概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张政将药丸收了起来,看了看不断拍击着沙滩的海浪:“既然这样,那你干脆就成为浅井成实不就好了,带着你弟弟对于生活的寄托活下去,即便是双手沾满鲜血。”

夜晚的风很是清凉,海风吹着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浅井成实……又或者说麻生惠理子就已经倚靠着张政的肩膀睡了过去。

这一天下去,她肯定也累了。

张政的麒麟臂稍微发作,平稳地公主抱起了浅井成实,便抱着她回到了诊所。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户照射进诊所的病床上,耳边是哗哗哗的流水声。

张政缓缓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

他记得昨天晚上将浅井成实送回了诊所的卧室以后,就顺便在诊所找了病床就躺下了。

这时,哗哗的流水声消失,浴室的门突然打开,身上裹着浴巾的浅井成实缓步走出。

她身体的线条被这紧紧贴着身体的浴巾凸显得淋漓尽致,大片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外………

看着刚刚从浴室出来的浅井成实,张政愣了愣,随后赶忙转过身,“喂喂……成实小姐,注意一点啊!”

“啊!抱歉……!”

浅井成实闻言以后也是愣了愣神,随后大叫了一声,迈着小碎步就赶忙扶着自己身上的浴巾跑回了浴室。

过了一会,浴室的门又缓缓打开。

她披散着头发,小脑袋从门半掩着的门缝露出,脸蛋上的红晕清晰可见:“我还以为张政君你还没有睡醒呢。”

“所以说啊,好歹你的房子里还有一个异性,要注意一点啊…………”

“哎嘿嘿……”她傻笑了两下,之后又小声拜托道:“张政君,能不能麻烦你把我衣柜里的裙子拿过来……就是浅蓝色的那个。”

张政轻叹了一声,应了下来,之后便前往浅井成实的卧室。

推开门,一股清香的味道便是扑面而来,张政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香味,他虽然这个世界没有去过女孩子的房间,但前世也倒是有去过一次,他可以可定,这是全世界女生卧室共有的特点。

打开浅井成实描述的衣柜,那一股更加浓郁的,属于女孩子的那股香味就扑面而来。

这些香味的来源,正是浅井成实衣柜内的衣物…………原来是洗衣液的味道啊。

衣柜里清一色都是女孩子的衣物,比如裙子,连衣裙…………其他的就不可描述了。

张政迅速地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浅井成实说的连衣裙,当机立断就关上了柜门,他可是正人君子,绝对是不会做任何苟且之事的,除非有必要。

“呐……衣服……”回到浴室的门前,张政轻轻地敲击了一下浴室的门,而门的那一边就伸出来一只白净的滑嫩小手。

“谢谢你,张政君。”

接过了衣物,那手就收了回去。

没有过一会,换好了衣服的浅井成实就从浴室内推门而出。

白皙皮肤上残留的水滴让她显得是那么地水灵,身后披散着的、还湿润的长发还往下滴水。

蓝色的连衣裙好像是沾染了还有些潮湿的皮肤,布料紧贴着身体的曲线,那大凶之兆被布料紧贴的显露无疑。

咳咳咳,张政眯了眯眼,之后仓皇地夺路而逃。

回到旅馆以后,他打了一个哈气。

而进入旅店的大厅以后,迎来他的就是小兰一脸暧昧的姨母笑,以及柯南那货一脸猥琐……不,应该说是欠揍的表情。

仔细想想,他大概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昨天晚上他出去的时候好像有被这小子偷看到才对,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被他给跟踪了。

可恶,真是一个多管闲事的小鬼,怪不得被琴酒敲闷棍。

这种家伙要是不被敲晕灌药简直就是天理难容啊…………而且越小越欠揍!

好吧,天知道柯南这个小鬼到底都和小兰说什么了。

“张政老师,你终于也迎来第一春了吗?我和小兰都感觉很是欣慰啊…………”这时,一脸猥琐相的柯南来到了张政的身边,用一脸欠揍的表情道:“还真是没有想到呢,老师能够在这种小岛上一见钟情并且脱单。”

张政脸上笑呵呵,但是心里却是mmp,忍住了没有一拳下去给他打出个童年阴影,他笑容中带有一些深意:“柯南君,我和你有些话要说,你凑近点…………对,啊对对对。”

听着张政的话,柯南确实靠近了,当靠近到他的身边的时候,忽然,张政就用风衣挡住了小兰那一边的视线,随后,哐哐!两声,两个制裁铁拳打在了柯南的脑袋上。

他只有十多岁,他还是个孩子啊,给他两个大逼斗,可以想象,两个大逼斗对一个孩子得有多大心理伤害………………

咳咳,两个大铁拳。

就这样,月影岛上的事件就差不多落下了帷幕。

离开月影岛的船上。

身穿连衣裙的浅井成实站在船头,她看着渐行渐远的月影岛,心中不禁一阵感慨。

在她的手上还提着一个行李箱,很显然就像是要出去旅游的样子。

虽然心中无比惆怅,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过去的她了。

以后,她就是真正的浅井成实,而不是麻生惠理子了。

想到这里,她的眼神中还满带着笑意的看了看在另一边的张政。

张政注意到了浅井成实惆怅的神色,走到了她的身边,

“怎么?还有很多事情放不下吗?”

浅井成实又回头望了望月影岛的方向,回答道,“嗯,毕竟已经在那里待了两年了,岛上的一些事情我都已经熟悉了…………突然要离开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尽管这座岛上的恶徒夺去了她的父母以及妹妹,但恶徒终究只是少数的…………对于岛上的其他人,相处了两年她也已经有了一些感情,突然离开这里,确实是有些突然,但她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张政笑了笑,随后也和浅井成实一起望向月影岛:“做人要潇洒一点,离开这里又不是代表以后不会回来了,如果想这里了,坐着轮渡就回来看看呗。”

“也是呢。”听了张政这一番话,浅井成实笑出了声。

“唉?成实医生要离开小岛吗?”

这时,站在一旁的小兰听到了浅井成实与张政的对话,便插话有些感到奇怪的问道。

毕竟之前浅井成实可是说过月影岛非常不错的,这突然的离开还真是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

浅井成实闻言以后笑容依旧,目光投了投身旁看着海浪翻涌的张政,语气有些暧昧的回答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只是突然觉得应该换一个环境换一份工作去改善一下自己的心情罢了,当然,这座小岛我还是很喜欢的………………”

“原来是这样吗?”

毛利兰闻言以后没有继续问下去。

毕竟如果结合柯南所说的,那么看来成实医生和张政老师就要凑成了一对了呢。

看着张政与浅井成实,小兰露出了姨母笑。

老师和医生吗?还真是般配的一对呢,不知道新一他什么时候回来…………想到自己和新一的前路,她又止不住的惆怅了起来。

而柯南则是幽怨的看着张政,毕竟他脑袋上的那两个大包可是还没有消下去呢。

但实际上与小兰与柯南想象得并不一样,张政与浅井成实的关系…………别说,这关系还真是有些不明不白了。

即使张政帮助了她杀掉了两个杀父仇人,开导了她,并且答应带着她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

但终究,他们两个也只是认识了三天两夜不是吗?怎么可能就这么快发展出暧昧的关系,那种关系只是存在于恋爱漫画中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