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万能麻省理工

顺利的,张政以他们两个都还小为原由混入了命案的现场。

对于琴酒和伏特加,张政没有去在意,当然,他也不敢去在意。

反而是新一那个小瘪犊子,老是过去撩骚,没看到你老师我都避之不及吗?

再之后,警察就从名为爱子的女性的包里搜出了一把刀,而且还是带血的刀。

“好,将这位女士以嫌疑犯的身份带回局里调查吧。”

对于柯学世界的警方来说,搜到了作案工具,那么他们就可以确定凶手是谁了,完全就不需要经过大脑思考。

警察们被降智的很严重啊。

‘哼哼原来如此,那么接下来就是我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推理时间了!’

小新一眉头微微一皱,看出了事情的端倪。

随即就准备开始自己的个人推理秀,将犯人逼哭什么的,他最稀饭了。

只是还没有等将话说出口,另一道声音就先他一步打断了他的推理秀:“请等一下目暮警部!我觉得凶手了另有其人。”

“哦?既然张桑你有不同见解,说说看?”

目暮警官见张政刚才都是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很是怀疑张政到底有没有关心案情。

但是看在张政父母都是名侦探的面子上,目暮十三还是让张政道来原由,毕竟万一张政也是一个名侦探呢?

张政点了点头,环顾四周,

“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女人是不足以使用这样一把小刀将人的头颅割断,更不用说在几秒钟内造成那锋利的伤口。”

“所以我觉得,凶器另有其物。”

目暮十三和工藤新一都点了点头,认同了张政的话。

目暮警官又反问,“既然小刀不是作案工具,那么能够瞬间割断成年人头颅的【刀】究竟是什么呢?”

“嗯,以现场的情况来看,一般的刀具是不可能的……而且她完全有空当时间将凶器扔掉,可是她并没有……在麻省理工读书的时候,我在隔壁犯罪学教室里倒是听过一个作案方法。”

“什么办法?”目暮闻言来了兴趣。

“假设,如果有人使用钢琴线或者钓鱼线套住了受害者的脖子,又将那线与钩子绑到一起以后勾到下面的轨道,利用过山车的速度与力量就有可能将人瞬间斩首了。”

在麻省理工听过这个作案方法是假,剧透是真,就允许工藤新一天天夏威夷学职业对口专业,我张政不能麻省理工职业对口了?

工藤新一捏着下巴,听到自己这个不靠谱老师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有趣的笑容。

“是吗?”目暮警官闻故作思考,“如果那样做的话,她也同样摆脱不了嫌疑,而且坐在她身后的那两个人也有嫌疑了啊,毕竟乘坐过山车的时候,可是有安全护栏限制着,前面的人根本就无法实施作案。“

听到了目暮的话,一直在旁边的伏特加假装无事地咳嗽了两声,琴酒则是拉低了帽檐。

“这倒不是,如果用包垫在自己的身后,还是会留出很大的空余的。”张政的眼镜亮出了死神的光芒,一脸的我已经知道的真相的柯南标准必胜表情,“而且,我已经有了直接证据证明究竟谁就是凶手了。”

目暮见此感觉莫名眼熟,果然是老师和学生吗?之后问道:“那,凶手究竟是…………”

张政也不卖关子,伸手就指向了站在一旁的小瞳,大喊道:“小瞳小姐,凶手就是你!“

全场顿时间都震惊了,纷纷朝着小瞳看去。

“开什么玩笑!”小瞳被指以后一惊,眉头好像流下了冷汗,“我可是坐在最前面的啊!而且证据呢!”

“还死不承认吗?”

“小瞳小姐,你来到圆里的时候脖子上有带着珍珠项链吧?那珍珠项链应该就是由钢琴线穿成的了…………如果你还不承认的话…………“

张政闻言后叹了口气,随后朝着工藤新一喊道:“洗衣机,你应该有找到证物吧?拿出来给她看看吧,这应该就是她之前脖子上戴着的珍珠项链了…………虽然我只看到了她一眼,但是以我的记忆力,就算是只看一眼还是能够记住的。

工藤新一闻言呆住了,好家伙,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证据的?!他记得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来着?

“知道了。“不过既然都被指名道姓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虽然并不情愿,他还是拿出了一个透明塑料袋。

塑料袋内有一串沾了血已经断掉了珍珠项链,还有一只钩子部分已经磨损的铁钩。

“我想,这珍珠项链应该就是小瞳小姐的吧?而项链上的血液,则是来自受害人。”

伴随着张政的话,周围好像响起了一首骚气的萨克斯。

而小瞳看着那塑料袋,眼神顿时就黯淡了。

“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总将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们要去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我们活在这个世界的目的是什么,有没有一种信念让我们为之生而为之死。

同时我们也会发现,那么多伟大的灵魂他们的一生都不是平平顺顺的,他们会遭遇挫折,他们会遭遇苦难,你为什么不能把你的苦难当做你人生的剧本当做你必须演好的剧本………小瞳小姐,我不像是其他侦探一样喜欢将罪犯逼到绝境,所以请你自首吧,至少到现在,你还算是自首。”

张政紧紧地盯着小瞳,至少在警方还没有抓她回去之前小瞳自己承认下自己的罪行还算是自首。

小瞳哭了,或许是她后悔杀掉了他心爱的人,又或许是因为心爱的人的背叛,总之她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张政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回去的路上,张政的嘴里叼着冰糖葫芦,工藤新一平静地向前走着,小兰则是在抽泣。

“话说,张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兜里有她的证据的?“

工藤新一百思不得其解,而且那段推理,就好像是提前知道结果,逆向推理的一样。

张政咬下一颗糖葫芦,随即就眼中满是异样的暧昧道,”当然是因为我相信新一你的实力了啊…………说实话,你要是没有找到证据还真是得麻烦警方去周围找一遍呢………………“

抢了这小鬼的风头还完成了任务,刚刚还被电视台和报社采访了,此时的张政心情很是愉悦。

“咦~”

工藤新一被这暧昧的眼神搞肉麻了,也没有去追究这件事。

毕竟人与人是不能互相理解的,天知道自己这个老师在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思考这个案件的。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跑过,吸引了工藤新一的目光。

片刻的思考过后,他就扔下了小兰,边跑边喊道:“抱歉了张桑,先暂时帮我照顾一下小兰!”

“哎!我知道了,有我你就放心吧!”

张政闻言也是知道了,这家伙肯定是要被酒厂喂药了,没有拖拉就豪迈地就答应了下来。

讲话,别说暂时,估计以后二十年都得托我照顾了。

“等一下!”

小兰听声后想要去追,但被张政拦了下来,“估计新一他是有案子要去办吧,我就先送你回去吧,毕竟再怎么说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