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嫩叠!

先前除了西本健的家,张政还顺便调查了一下平田和明的家在哪里。

所以很轻易地,他就摸到了平田和明的家。

毕竟在来到月影岛之前,他就已经规划好了这一次来月影岛上的计划。

而平田和明就是他这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因此,在了解计划中所有人的住所时,他当然不可能忘了记平田和明的家住在哪里。

平田和明虽然是岛上村长的秘书,但是他本人并没有在这座岛上成家立业。

毕竟他来这里也只是为了进行麻药交易,居住在这里也只是为了方便交易,以及对身份的合理化隐藏罢了。

所以,他的家里也就只有他一个人。

借由着月光,张政轻易地潜入到了平田和明的家内。

透过窗户,他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平田和明正在打开自己地板下的暗格,并且手里还拿着一包麻药。

“好家伙,这是被我撞上了啊……”

张政躲在窗前看到这一幕,心头不由得感慨。

很显然,这家伙偷偷摸摸的就是在藏毒。

毕竟他来到这个岛上的目的就是为了麻药交易,在家里窝藏一点麻药倒也是没有多大问题。

轻轻跳过窗户,张政就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了木刀。

“什么人?!”

这时,听到了背后脚步声的平田和明突然回头。

他面露凶色,与平时那老实的样子截然不同。

“我是嫩叠!”

一道青年的声音传来,还没有等他看清来者是谁,一把木刀就已经打在了他的脑门上。

砰的一声,他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敲晕了平田和明,张政将木刀收起来,又给了他补一脚。

补完了一脚,张政又弯腰从地上捡起了刚才平田和明拿着的那一包麻药,自言自语道:

“这应该就是麻药了吧?真是的,就这么大一个小破岛居然都能有这么几个*枭,不愧是柯学世界,真是卧虎藏龙。”

说实话,这一个小岛上能出四个老毒枭,那也算是天赋异禀了属于是,平常那种毒枭哪是那么容易能见到的。

仔细看了两眼,他就将其收到了系统空间内,这东西他留着有用,或许以后就能够用得上。

当然,他肯定是没有拆开尝一口试一试的,傻逼才会这么干。

毕竟这玩应可是麻药,只要尝一口就会上瘾的东西。

一旦要是染上了这玩意儿,那可就是下半辈子都离不开了,对于身体上的影响更是永久的。

他可不像是某个小鬼头,连沾了白粉的手指头都敢放嘴里舔舔,舔完了还能说出那玩意是海*因的b话。

张政将粉面包收起,又在房间内翻找了一会。

只不过翻找了一圈,他并没有翻找到什么其他一样的东西。

“看来这家伙现在手里面应该就只有这一包…………还有一包在公民馆吗?”

说完,他用小刀在粉包上划开了一道小口,将一些白不呲咧的那个粉末状的那个用完还有点嗨的那个玩应,洒在了地面上。

撒完了那玩意,张政将平田和明整个人拖拽到了房间的角落,倚靠在了墙角。

随后又将事先准备好的手套戴到平田秘书的手上,拿出了那一把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用枪抵住他的下颚,张政轻轻扣下扳机。

“噗!”一声闷响后,赤红色的花朵绽放在房间角落的墙壁上,白色的花蕊由中间扩散………………

“唉…………”

张政处理好了自己留下的痕迹,看着房间角落平田和明的尸体叹了一口气。

杀掉这个家伙,张政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负罪感。

毕竟这家伙是一个*贩,无论是在前世,还是在这个世界,毒贩都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存在。

相比于负罪感,他的心里更多的是恐慌。

他害怕,害怕自己就此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变得麻木…………虽说是杀的有罪之人,该死之人,但终究是杀人。

将最后一章的乐谱拿出来,顺手扔到房间的正中间,张政转身就离开了平田和明的家。

当然,在此期间他已经熟练地将自己留下的痕迹给抹去…………

从平田和明家出来,张政走在前往公民馆的路上。

“唉?张政君吗?”

而这时,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女声。

那女声话语温柔,其中还掺杂了一点阳光。

听到这声音,张政立马就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随即转身,回应道:“浅井小姐吗?这么晚还出门,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刚才有打电话问过旅馆,旅馆的前台说你们没有回去,我想你们几个应该都还在公民馆来着…………”

说着浅井成实还提起了手中的塑料袋。

“所以我才会亲自做好的便当来给你们送宵夜当做慰问品…………不过话说,张政君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就是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出来放放风而已,这刚刚放完风,也正要去公民馆呢。”张政回答道。

他此时的脸色确实有些不好,毕竟刚刚才夺取三个人的性命,一般都是好不起来就是了。

“是吗?”浅井成实闻言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关心地问道:“那用不用我帮张政君你看一看?”

“这倒是不需要,可能就是中午吃错了什么东西吧…………”张政轻轻摇了摇头拒绝道。

吃错了东西这件事当然是他编出来的,毕竟他也不能说是因为自己刚刚为他报仇,杀掉了那三个人吧?

“是吗?”浅井成实好奇地打量了张政两眼,也便不再说什么。

路上,张政看着浅井成实陷入了沉思。

细腰盆骨宽,肩差不多与盆骨持平了,而且那一对大凶之兆真的是填充的吗?!

还有那两条白花花暴露在外的大长腿,这么明显的女性特征这真的是男的吗……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对此,张政只的感慨:不愧是柯学世界,合理合理,牛批牛批。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既然是柯学世界,好像也并没有多大问题,毕竟连他都能一跃十多米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