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全职侦探

当岛上派出所的老警察被小兰带来时,时间已经很晚了。

老警察仅仅只是记录了一下所有人的信息,就遣散了所有人让其回家休息了。

毕竟现场可是有好几十人,要是一个一个盘查恐怕得盘查到明天,这样势必会引起所有人的不满,甚至会导致现场乱套也说不定。

毕竟岛上的条件有限,所以对所有人的盘查,对尸体的解刨,以及对现场的勘察,肯定都是要等到明天东京的警力到来才能进行。

“张政君还真是一表人才呢,推理能力那么强,长得那么帅,还会验尸是我没有想到的啊…………”

回去旅馆的路上,浅井成实在张政身边一言一语地说道。

而毛利小五郎则是在旁边歪歪个嘴,对于漂亮美人夸他不夸我表示有些酸。

“没什么啦,这都是身为侦探的基本功。

毕竟身为侦探,每一天要接到的委托都是大有不同,保护雇主,调查外遇。

甚至有的时候还要破获杀人案…………如果自己脑袋里面没有点东西还真是做不下去呢。”

张政微微一笑,谦虚道。

不过倒也不是谦虚。

毕竟身为侦探真的就是啥都得会,不光做饭武功都得了的,还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没事还得会开游艇飞机。

要是这样想想,能够成为名侦探的人都真的很厉害呢。

“这样吗?”

浅井成实一脸好像知道了什么新姿势……知识的表情,

“那作为一个全职侦探还真是辛苦呢…………”

“这倒不是,如果说全职侦探的话,毛利先生才是真正的全职侦探。”

张政边走继续说道:“我平时的话是一名教师,侦探只是我的拓展业务罢了。”

“教师?”

浅井成实闻言一愣,随后惊讶道:“张政君居然是一名教师吗?还真是不错呢,以前的我也有想过成为一名音乐教师来着…………”

说着,浅井成实的脸上露出了怀念且遗憾的表情。

“没错哦,张政老师确实是一名教师哦,而且还是我们班的主任教师呢。”

小兰又对浅井成实问道:“不过既然想成为音乐教师,那么成实医生你的音乐水平肯定还不错吧?”

“嗯。”

浅井成实闻言以后落寞地回答道:“早些年我是有和父亲学习过音乐…………只不过后来因为一场意外…………”

“抱歉…………”

小兰察觉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随即充满的歉意道。

“没关系啦,都已经是陈年往事了,我已经释然了地说。”

浅井成实笑了笑,表示对于小兰的话并没有在意。

“不过话说浅井小姐你的愿望应该是想要成为音乐教师吧?但为什么现在却成为了一名医生…………”

张政问道。

对于这一点,他是好奇的,无论是前世还是现世。

毕竟浅井成实的音乐应该演奏得很好才对,不成为音乐家反而成为一名医生确实是有些让人搞不懂…………为了复仇?

恐怕也就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浅井成实闻言愣了愣,随后就是淡淡地轻笑:“一开始我的愿望确实是成为音乐老师啦……

只不过后来我的身体开始变得每况日下,最后甚至只能待在医院里治疗…………

那时候我就觉得,是不是成为医生就能让家人少操心呢?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成为了一名医生。”

“成实小姐还真是一位温柔的人呢………………”

小兰不禁感慨道。

“那么明天见喽!”

浅井成实在路灯下朝着张政等人挥手告别,随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旅馆

张政坐在旅店的餐桌前,手中摆弄着自己的手枪。

而在餐桌上,摆放着的则是一些从手机上被拆卸下来的零件。

摆弄了一会,他又用绢布开始擦拭枪械上的污渍、以及一些指纹或者其他的什么。

擦拭好了零件,他又戴上了白色的手术手套,将手枪重新组装起来,装上了弹匣。

做完了这一切,他又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了一个长条状的黑管。

这黑管不是别的,正是m92的消声器。

消声器是张政在来到月影岛之前买的,在黑市处只花了一点小钱他就买了三根消声器,顺便的还采购了一些子弹。

而他本身自然是不会枪械的护养与组装的,能够达到现在这种成果,还是因为接受过孙胜男的专项枪械组装教程。

不然生活在和平年代,没有摸过一下枪的他哪里懂得枪械的保养与拆解,能扣动扳机打开保险都是很不错得了。

“咔嚓!”

拉下套筒,使得枪械处于随时可以激发状态,扳上保险,避免行动时走火。

张政将自己的那一身黑衣换上,并将自己的黑色面具戴在了脸上,随后又将手枪插进来自己腰间的枪袋。

随后打开窗户感受着窗外吹来的冷风,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犹豫了片刻也就翻出去了……………

黑岩辰次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周围小凉风吹得他有些发毛,就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注视他一般。

“谁!快出来!”

忽然,他转身朝着身后空无一人,仅有一两三路灯的小路深处喊道。

但身后的小路寂静,甚至连个猫都没有。

当然,这一嗓子只是他的心理作用罢了,实际上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影,或者感知到什么人在他的身后跟着他。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家伙就是典型的坏事做多害怕被他害死的人化作厉鬼找上门的那个类型。

‘没人吗?看来是我疑心疑鬼了……真是的,已经死的十多年的家伙突然冒出来作祟什么的,难以置信。’

黑岩辰次叹了一口气。

川岛英夫的死亡,前任村长的死亡,这些真的就是吓坏他了,尤其是每一次现场都会出现和月光有关的东西…………

他可还是清晰地记得,十多年前被他们几个坑害在了火场内的,麻生圭二临死前弹奏的那一首月光奏鸣曲。

到今天,他听到那一首曲子还是会心生胆寒,背后发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