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发生肾么事了?

砰的一声,摆放着钢琴的房间的门被张政一脚踹开。

随后,张政与柯南两人便进入了公民馆摆放着钢琴的房间。

房间内,村长候选人之一的川岛英夫此时正坐在摆放在房间中间的钢琴前。

而在钢琴内,一首轻盈的月光曲扩散而出,响彻了整个公民馆。

但惊骇的是,此时的川岛英夫仅仅只是趴在钢琴上,并没有对钢琴进行弹奏。

当然,张政是知道这声音是录音机放的。

在看川岛英夫,此时他的浑身湿漉,西装上衣已然消失不见,上半身搭在了黑白相间的钢琴键上,手从肩膀上自然垂落,表现得很是怪异。

张政与柯南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怪异。

张政将手指按压到川岛英夫的动脉,感受着手那一边传来的冰冷触觉,以及那已经停止了的脉动,他能确定,川岛英夫已经死了。

“怎么样?!”柯南在张政的身旁,一脸焦急地对问道。

“已经死了。”张政摇了摇头,对柯南回答道。

“可恶!”柯南咬着银牙,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发生肾么事了?!”这时,在身后随之追上的毛利小五郎赶到了现场,对张政问道。

“小兰,快去报警吧!”张政回过身先是对小兰招呼了一声,随后在众人面前语气带有一丝遗憾道:“川岛先生已经死了。”

“是…………”小兰点了点头以后,也没有说什么,就快步报警去了,表现得很是熟练,如同一个无情的报警机器。

“你说什么?!”众人听到了张政说人已经凉了,都不约而同感到意外。

毕竟在这个小岛上死人还是很不常见的,尤其是这种意外死亡。

“诅咒!这一定是诅咒!”这时,那个平田秘书一脸恐慌地指着钢琴大声喊道。

话语间,他再次印证了钢琴有诅咒这件事,好让所有人更害怕这架钢琴。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真是的,什么东西都要怪到鬼的身上…………”眯了眯眼,说着张政从钢琴内拿出了录音机,“很明显这就是杀人事件好不好!而刚才撞到我的那家伙,肯定就是犯罪凶手了。”

“杀人?!”众人皆是震惊无比。

虽说小岛上平时确实是有些小纠纷,但是也没有要上升到杀人的程度啊,要知道,这小岛上可是很多年没有发生过杀人案了!

而浅井成实听到了居然莫名多出来了一个替罪羔羊,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数不尽的疑惑。

“没错,就是杀人。”张政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房间,“而且还是连续杀人案,恐怕就算是两年前的那起事件也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

“话说,你这家伙究竟是谁啊!从刚才开始就在这里自说自话!”戴着墨镜的男人对于张政的话表现得极其不屑,随后质问道。

这男人张政是认识的,应该就是现任村长黑岩辰次的大女儿,黑岩令子的未婚夫村泽周一来着。

不过仔细看看,那个村长的大女儿颜值还真算是不错………………

“既然你诚心地发问了,那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咳咳,好吧,长短说,我叫张政,来自东京,是个侦探。”

“侦探?”

众人疑惑不解。

毕竟这个小岛虽然算不上贫穷,但也算是比较偏僻,如此特殊的侦探来到这里还真是罕见。

“总之先不管这些,成实医生,可以请你协助我验尸吗?”

“协助你?”浅井成实闻言疑惑地歪了歪脑袋,“难道侦探先生你学习验尸吗?”

“嗯,我在麻省理工的时候是有接触过专业验尸血”

张政又搬出了麻省理工职业学院,虽然有些扯淡,但真别说,这一借口反而出其意料地好使,大家很快地接受了张政会验尸的这个设定。

“根据尸斑以及尸体的坚硬程度,死亡时间判断为了三十分钟前到六十分钟前。”

“眼球内部出血,脖子没有被勒住的痕迹,口鼻有泡沫残留,肺部有积水,应该是溺死。”

两人分析着,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换着从川岛身上得出的情报。

两人看上去很和谐,但张政这边却是感觉有些不得劲就是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美人是个男的,但是近距离接触,那黑丝美腿在他眼前晃啊晃,时不时地还会摩擦到他的大腿,实在是有些让人顶不住啊。

你他妈和我说这是一个男的?简直就是离大普好不好!根本就没有一点突起!莫非他练了缩阳入阴神功?!柯学世界,怪哉!

没过一会,两人尸检完成。

浅井成实汇总了一下情报,随后就对众人汇报着暂且得出的结论,“根据我和张政桑现有的观察,暂时可以肯定川岛先生是因为溺水身亡…………不过更加具体的死因,还是得通过解剖来确定。”

浅井成实说着,而张政在一旁沉默不语,装作默默地在分析现状。

“我倒是觉得张政哥哥和浅井医生他们的推断没有错哦,因为在外面的海面上还漂浮着川岛先生的西装嘛。”站在窗台边上的柯南如此插话道。

“嗯,而且从房间内地板上的痕迹来看,也有连续拖拽的痕迹,川岛先生的后背上也有泥土和砂石,无论是窗户还是门也都已经被上锁了,录音带里也有好几秒的空白。”

蹲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张政突然打断了柯南的话,随即又给他使了使眼色。

柯南闻言以后一愣,随即就看到了众人惊讶地看向他的表情,也算是明白了张政是个什么意思。

毕竟现在他可是小孩身,有些事情他出面做还是很不合适的,交给张政更加稳妥一些。

“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犯人应该就是先将川岛先生打晕带到了海岸边溺死,而后又将其带回了房间内,将房门都给上锁,又按下了录音机的播放按键,企图制造一起密室杀人案,将所有的罪行全部推到恶灵的身上。”

张政又说道,

“只不过他唯一的失误的地方就是在厕所遇到了我,我看啊,由于事情败露,他只得慌张之下推倒了我,打破了窗户趁着夜色逃跑了………………”

柯南听了张政的这一番分析,觉得挺合理,很柯学…………但就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