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登上月影岛

不知道过了几天,张政开车来到码头前,买好票就乘上了通往月影岛的渡轮。

海上的雾色很重,几米以外看去基本就是人畜不分了。

前往月影岛上的人并不多,不过渡轮之意不在运人,而在乎运货之间。

霓虹的岛屿有很多,岛屿上的居民也有很多。

岛屿自身产生的物资肯定是不足以供给岛上居民的,所以就需要外部资源运输。

因为处于岛上,空运定然是不现实的,而且成本太高,所以另一种运输方式;渡轮,就担当起了运输生活物资去岛上的必要存在。

小到矿泉水,大到电视机,都需要渡轮运输才能抵达岛上。

渡轮的甲板上,毛利大叔倚靠在护栏边,嘴里抽着香烟,他看着海面滚动的浪花一脸不爽。

小兰与柯南则是站在甲板的正中间附近,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她应该是很心情愉悦的样子。

她今天穿的是蓝色短裤…………大长腿在外面显露无疑…………不愧是小兰,身材很不错。

张政倚靠在船岛的墙壁旁,双目无神,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真是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好地周末居然被人家强制来到这种偏僻的小岛做事。”毛利小五郎将信件拿出,拳头握了握,叫嚣道:“要是被我逮到那个委托人,我非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别这么说嘛老爸。”小兰脸上的笑容依旧,“听说这一次要去的月影岛上风景很不错呢,当做旅行也还是不错的啊。”

随后她又对在一旁的柯南问道:“呐!对不对!”

“嗯!”柯南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现出了小孩子应有的童真模样。

“………………”张政看着柯南那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样子一阵无语,他表示:我已经习惯了。

“就那个小破岛有什么好看的,想要过去还得乘坐这种破船…………”拉拉个大逼脸,毛利小五郎道。

又回头看了看张政,他又问道:“不过话说,张政桑怎么也要去月影岛,难道是要去旅游吗?还是说要去拜访亲戚?”

“都是不是啦。”张政从兜里掏出了麻生圭二的信件亮给了众人,笑了笑:“其实我也是接到了这份委托,不够能和赫赫有名的大侦探一起接受委托,想想还真是荣幸呢。”

毛利小五郎一听自己居然被夸了,那心情就好了不少,随后就商业互吹道:“哈哈哈,哪里哪里,小有名气罢了,像张政你这样的年轻侦探才是年少有为啊。”

虽然嘴上说着奉承张政的话,但是心里面他已经把麻生圭二不知道骂了多少mmp了。

“不过毛利桑,这种话在船上说说就好,等一会到岛上就不要再说了。”

张政顿了顿,又提醒道:“像那种偏僻闭塞地方的人可都是非常封建迷信的,对于我们这些外乡人他们自然都是心有隔阂。”

说着,他眺望了一眼月影岛,“如果要是被他们认为我们是卑鄙的外乡人,到时候可能会被他们殴打一顿也说不定呢。”

“不会吧…………打人可是犯法的……”毛利小五郎的脸上表情一僵。

“在那种地方风俗可是大于法律的,警察都不一定管用。”张政笑呵呵,“就算是他们在岛上把我们推下悬崖,只要他们全村的人都隐瞒下来这件事也依旧无可奈何吧。”

“不会是骗人的吧?杀人全岛的人隐瞒什么的…………”小兰有些不敢相信张政说的话,表情上就可以看得出不可置信。

“嗯,张政哥哥说的差不多是真的小兰姐姐。”柯南这时跳起来了,对小兰道:

“我看过一个案件,讲的就是异乡人到了一个村落,结果村落里的年轻人把异乡人杀了,最后全村隐瞒说这是一起意外,事件也就告一段落了,直到二十多年以后有位名侦探过去才解决了这案件”

“真的吗?那还真是可怕。”小兰闻言后脸上露出了忧郁的表情,片刻后,她随后蹲下身又摸了摸柯南的脑袋,夸赞道:“不过柯南还真是聪明呢,居然知道这么多的案例。”

“哈哈…………”柯南傻笑。

对此,张政只是瞟了个白眼。

典中典你在电视上看过一个案例哈。

月影岛村公所

来到月影岛以后,张政与小兰几人就先来到了月影岛的村公所,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找人当地的村公所无疑是首选。

“拜托帮忙查一下麻生圭二这个人。”到达村公所以后,毛利小五郎朝着村公所的工作人员问道。

他很快调整好了状态,不满归不满,收了钱还是要办事的。

工作人员长相年轻,皮肤偏黑,棕色头发,倒垂眼让他显得没有精气神,显得很是憨批。

在听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请求以后,他就打开了居民名册手忙脚乱地翻了起来,翻了半天,什么都找不到,他就对毛利小五郎回答道:“岛上并没有这个人啊…………不会是您记错了名字吧。”

工作人员刚刚说完,毛利小五郎就拿出了信封交给了他,随后用话怼了回去:“不可能,你再仔细找一找好不好?!那家伙可是还专门给我寄了委托信,信上说的地方就是这里,名字什么的也是不会有错的!”

说完,毛利小五郎又对张政问道:“你说对吧,张政桑!”

张政点了点头,也拿出了兜里的信,“委托我们两个来岛上的确实是麻生圭二先生,还请你认真地再找找看。”

当然,他是知道麻生圭二早就在十多年前就死了的,这次委托他们两个过来的其实是浅井成实。

“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也是上个月才来到这个岛上的啊…………或许那人已经改名了也说不定…………”

办事人员见两个人都是这么肯定,接过信封倒也开始怀疑自己查找的结果了,毕竟他也是上个星期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被分配到这里来的。

“怎么了吗?”

这时,闻声赶来的村主任打量了一下几人,随后对那个小年轻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

“倒是没有什么。”

年轻的工作人员扭头看了眼主任,随后解释道,“这几位说自己是受到岛内居民委托来办事的,委托人叫麻生……圭二什么的,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