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震惊!妙龄女酒保不可告人的秘密!

车上

看着自己任务窗口上的任务完成,张政算是松了一口气,

系统是不会骗人的,既然系统都已经说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自己身后也肯定是没有追兵的。

系统这个尿性他经过了这一段时间也算是有所了解,但凡的他身后就算是有一条虫子跟着他,这个狗系统都是不会给他完成任务的。

松了一口气,张政旋即从仓库里拿出了保温杯,喝了一口枸杞茶压了压自己受了惊的脆弱小腰子。

将保温杯收起,他打量着自己的这一身行头又是嘴角一抽。

此时他一身黑衣已经是破破烂烂,裤子上还因为刚才落地的时候没站稳跪倒了地上磕破了一个大口子,衣服更是被撕成了两半…………

就这么说,他现在这一身,到了某个繁华路段要饭一天都能赚个盆满钵满。

好家伙,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变态?!打架就打架!撕别人衣服干什么!衣服也是很贵的啊!

叹了口气,张政将这一身衣服换下,之后又将自己平日里穿着的西装换上。

吐槽归吐槽,他总不能真的去当小乞丐。

换好了衣服,他还特意给自己扎了个红领带,觉得自己又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帅小伙了。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

可能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已经消失不见,张政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腰子隐隐作痛,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吃了奥利给一样的表情。

啧了一下舌,张政旋即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已经破碎的怀表,念叨着:“还真是多亏你了啊,园子。”

这一块怀表是园子送给他的那一块,他觉得好看也就带在身边了,只是没有想到,关键时刻这东西居然救了他一命……救了他小兄弟一命。

很难想象,如果他腰子真的被那一发子弹打中了会怎么样。

那怕不是腰子都得被那一颗弹丸直接贯穿。

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有那一块怀表挡着,要不然他下半辈子的幸福都得离他远处。

毕竟单核哪有双核生猛。

虽说那怀表确实挡住了那一颗子弹,但是他的腰部还是受了点伤的。

子弹突出一毫米长的弹头打进了他的身体,而被打卷边的钢制电池盖也豁到了表皮内。

虽说这种伤也也算是严重,但是相比于被一颗子弹打进腰子里,倒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简单了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张政戴上了眼镜,将刚才抢过来的公文包拿出,随后将车停到了距离任务交接点几百米外的地方。

来到任务交接的酒吧门口。

这是一家名叫dawn stars的静吧。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复古的装饰,耳边传来的是古典的曲目。

吧台前坐着稀稀疏疏的上班族或是品酒人士,他们都在享受着这独属于自己的淡雅时光。

进入酒吧后,张政就跟着系统的提示坐到了左边数第二个位置。

刚刚坐下没有一会,一个女酒保就来到了他的座位前,微笑着对他问道:“请问先生您要喝些什么呢?”

女酒保年龄莫约二十多岁,大致上或与张政相仿。

她身穿一身黑色的酒保服装,黑色的长发扎成了马尾辫梳在身后,脸上抹着淡妆,睫毛即使没有特意上油也自然翘起。

“给我来一瓶八二年的二锅头。”张政说着眯了眯眼,将身体不由靠前,“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呢?”

女子笑容依旧,打量了一眼张政,“二锅头吗?烈性酒我们这里也是有的,不过都是典藏货,请和我来。”

说完,她打开了吧台左侧的板门,随后示意张政和她过去。

张政没有说话,提起公文包跟上了女酒保。

“你身后的尾巴都已经甩干净了吧?”上楼时,女酒保问。

对此,张政点了点头。

毕竟要是甩不干净系统也不会带着自己来这里啊。

酒吧的二楼。

酒吧的二楼很是朴素,就是普通人家生活区的样子,有卧室,有厨房,倒是与毛利侦探事务所那种结构差不多。

张政坐在客厅的桌子前,而海棠,则是给他倒了一杯清茶……瓶装清茶。

“你代号是什么?”海棠问。

张政愣了愣,想起任务中说的那个代号,他便脸不红心不跳道:“纯钧。”

“纯钧啊……身为新人能够得到这个代号确实很让人感到意外…………”

海棠刚刚得知调过来的人是这个纯钧的代号,的时候,也是很意外。

“话说纯钧应该是古代十把名剑里面其中的一把吧?”说着张政喝一口清茶,“有什么不妥的吗?”

“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一般以十把名剑作为代号的都是一些传奇…………很少有你这种新人。”

确实,十把名剑的代号都是有主人的,只是听说前些阵子纯钧这个代号的主人在前几年殉职了,殉职的消息也是最近才解密。

而正是因为前任已死,这个代号这几年也便是空了下来。

她对于这个新人能够让上面授予这种代号,也是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她并不会管那么多,有些事情不该知道就不能知道。

“东西带来了吗?”她回归正题,问道。

张政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手提包放到桌面上,“当然带来了,要不然我过来干什么…………”

海棠接过公文包,打开往里面瞧了眼,随后就把它放到了卧室的床底下。

“和我想象的过程有点不一样呢……”

等到海棠回来以后,张政自言自语道。

“怎么不一样?”海棠听到了张政的话,问道。

张政朝着房间内打量了两眼:“一般来说,像是这种地方不应该更隐秘一点吗?没想到居然就是光天化日的酒吧二楼…………甚至连窗帘都没拉。”

“一看你就是新人。”海棠听到张政的话笑了笑,调侃道:“所谓干我们这一行的,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像是电影里面的那些情节也就只有你们这些外出工作的跟另一个部门的人才会有。”

“相比于你们这些外勤,我们这些顾家的稳妥一点才好,太过隐瞒了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倒也是。”张政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不过你们这个外出工作和顾家是个什么说法,搞得好像是夫妻一样。”

“嗯,和你说得也差不了多少啦……”海棠脸一红,“你是新来的可能还不知道,我们这一片区采取的都是搭档式联络,像你这样的外勤都是出去工作,而我们这些联络员则是在联络站负责对你们进行辅助…………”

“这样吗…………”张政若有所思,随后起身,他又对海棠问道:“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毕竟平时也不能总叫你海棠吧?”

“叫我宇多田千鹤就好,这是我平时用的名字。”宇多田千鹤伸出手。

“张政,这是我平时用的名字。”张政也伸出手,照猫画虎道。

“那么就欢迎你调来岗位了。”

萌妹握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