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个花痴少女,一个害羞少女

帝丹高中,二年b班

张政这个多长时间不来一次的电波教师总算是来上课了,在座的学生都已经忘记了他上一次了来是什么时候。

“喂,小兰,这位新来的教师好帅哦,长相好年轻!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茶色齐肩的短发少女一只手撑着下巴,一脸的花痴相。

看着此时在讲台上授课的张政,她的眼睛里都好像是要有爱心飞出来一样。

“啊?”被叫做小兰的女孩拂了一下发丝,闻言一愣,思考片刻后对茶色头发的少女道:“园子,张政老师可不是新来的老师哦,他可是在以前就有来过这授课呢…………只是每一次来的时候你都碰巧请假了而已。

而且别看张老师长得年轻,实际上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呢!”

“唉!?老师只有二十出头吗?!那他究竟是怎么当上老师的,而且还旷了那么多的课…………”

铃木园子有些意外,旷课这么多,一般的老师肯定都是被辞退了吧,哪里还会在这里悠哉游地讲课。

“他可是特聘教师呢,据说老师十八岁的时候就在麻省理工取得了博士的学位了呢。“

“年轻的天才教师?!”

听小兰这么一说,园子顿时感觉自己行了。

她心想,讲台上这个帅哥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啊,像这种剧情不是只有漫画中才会有吗?

富家千金配上天才教师,两好嘎一好,好极了什么的。

“不过话说啊,小兰。”花痴了一会,园子算是反应过来了,随即眼神开始变得八婆了起来,一脸八卦象的对着小兰偷偷摸摸问道:“话说你为什么知道张政桑那么多的消息…………一般来说除了你老公,你对其他男人都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啊,今天怎么知道这么多内幕消息?”

小兰的脸‘噗’一下就蒸汽波了,小脸红得跟那铁匠的铁一样,赶忙为自己辩解道:

“园子你说什么呢!张政先生是新一的邻居啦!所以我们也算是认识!而且老公什么的,我们两个只是青梅竹马啦!“

“芜湖芜湖,我知道你们是青梅竹马,但我说的是你老公啊,关新一什么事?”闻言之后,园子发出了不厚道的笑声。

“总之就是不是啦!”

小兰被园子问得好像要发狂了,语调都提升了好几分。

这也可能就是因为园子了解小兰的原因吧,毕竟两个人从幼儿园就是同学了…………顺带一提,铃木园子的头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是用发卡夹着的…………

此举引起了全班的注意,大家都纷纷地朝着班上最有人气的两个人看去。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张政也不能当做没有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

“咳咳!”轻咳两声,他朝着她们两个喊道:“喂,你们两个喧嚣的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什么呢,要不要请你们上来解一下这道题啊?!”

“对不起!张老师!”

两人自然知道上课的时候扯闲话的不对的,便纷纷脸红低头道歉。

此时的黑板上写的是一道来自于高中升学考试的题目,正讲到一半,现在倒也是还没有人能解开,这也就是张政讲的干货题目。

不道歉还能怎么样?要是让她们上去做题做她们也不会啊。

一节课就这样过去,张政就感觉腰子有点疼,应该是昨天狗系统给他踢到墙上的时候,恰巧把腰子给撞了吧?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

张政本身就是一个帅哥,多才多艺,而且还有年少有为的标签。

那些情窦初开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小姑娘可不就被迷得一来一来的?

再加上他本身年龄也并不算太大,那些思春期少女肯定都会抱着努努力应该能行的感觉去追他。

所以在之后短短的一天,他的鞋柜里就塞满了情书。

而那些小姑娘的话题,也统统转成了以这个天才教师展开。

但是对此,张政不动声色,只是给每一个女生都写了拒绝信。

毕竟他可是一个有【矜持】的人民教师!怎么可能去做那种对学生下手的事情…………等等,这里好像不是华夏,那没事了。

周末,小兰和工藤新一约定好地来到热带乐园玩、

而张政也紧跟其后一起进入了游乐园,他可还是要抢工藤新一业绩的,怎么能不跟着点?

买了几串冰糖葫芦,拿出一串叼在嘴里,张政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个秀了一天的恩爱。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刷业绩,张政早就哭着跑回家躲到被窝里哭去了。

两世单身狗,都四十多的人了,现在还没有谈一个女朋友不说,害的被强制喂狗粮。

被喂狗粮就喂狗粮吧,就算是这样张政也没有乱晃。

毕竟这游乐园里可到处都是酒厂的眼线,更别提还有两个狙击手在那边待命………………

夕阳西下,警铃响起,闻声的张政就叼着糖葫芦前往犯罪现场看热闹了。

“喂!”警戒线外,张政朝着警戒线内的那两人招呼去,“新一!你们这些高中生又遇到了什么麻烦了吗?”

“啊咧?”滚筒洗衣机听到这个声音有些意外,随即朝着警戒线外望去,“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张政将手中的冰糖葫芦举起,“当然是回味童年了,不然我来这里还能干什么?想要对象你老师这条单身狗也没有啊!”

“这位是?”目暮警部闻言朝着张政的方向看了看,随后又瞟了两眼工藤新一。

“这家伙是我的邻居,同时也是我的高中老师,张政。”

工藤新一翻了翻白眼;今天还真是去哪里都能碰到这位老师啊,平时那都是好几周见不到一次面的。

“高中老师…………邻居…………哦!我想起来了,张政啊!真的是好久没见了!”

闻言以后目暮十三回忆了一下,倒是想起来了张政是谁。

虽然最后一次见到那两人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但是那精彩的推理还是让他记忆犹新啊。

更别说这个他一直惦记着招进警察队伍的他们的孩子。

“张政吧,我记得你,当年你父母的推理还真是精彩,帮助了我们警方不少的忙呢。”

“嗯,真的很久没见了呢。”

张政点了点头,跟目暮十三打了个招呼,“不过新一和小兰现在姑且都是我的学生,要是他们都卷入了杀人案的话,我觉得我这个老师应该有充当监护人的责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