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变态!扯我衣服干什么!

“咳咳咳!”

那些人没有带口罩,灰尘顺着鼻腔就进入呼吸道,感觉肯定不好就是了。

至少催泪瓦斯都没有这玩意猛,人家那是催泪呛人,他这是直接肺积尘。

张政带着面具,面具里面有还有护目镜以及一层口罩,所以他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借由着这一优势,他行动了。

尽管是在一片黑暗之中,可他的动作依旧很快。

前几天他花全部积蓄兑换了炼体功法了来着,自从修炼的那个功法以后,他的双眼视力就开始直线提升,而就在前不久的一个黑灯瞎火的晚上,他惊奇发现自己居然能夜视了。

不过这夜视并不能摸黑的看到人屁股有几颗痣,只是能看得到物体在黑暗中大概的轮廓罢了。

即便如此,也算是不错。

潜行到其中一人的背后,张政偷偷摸摸地从裤裆里掏出了洞爷湖木刀。

啪嚓!一声响起。

再次看去,那个身穿黑西装的人已经被一闷棍敲晕。

啪嚓,啪嚓!啪嚓!

诸如此类有节奏的声音在仓库内不断地响起,回荡着的惨叫声让人心生胆寒。

那黑暗中悄无声息的闷棍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梦魇。

在夜色中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你的背后,之后又用木刀啪嚓一下一闷棍给你敲晕。

太恶心人了,士可杀不可辱,像这种老阴比简直是不当人子!

张政的闷棍敲的越来越熟练,很快,他就从背后敲晕了在场的五个人,而剩下的那一个,也就是刚刚对他喊话的那个女人了。

潜行到了之前对他喊话的那女人身后,张政熟练地抬起木刀就准备往那女人美丽的小后脑勺敲去。

可是,就在木刀挥落的那一刻,那女人动了。

只见她竟然一只手抓住了木刀,随后又硬生生的把张政拉向了她那一边。

张政懵逼了一下,他大意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用木刀横在了自己身前,挡住了那女人的一拳。

啪嚓!嗡!

那一拳打在木刀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同时,一道好像是金属的振鸣声响彻四周。

顿时间,张政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发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女人是个强者!这是张政在感受到了手上传来的震感以后的第一反应。

自修炼以后,他就已经是三五个人不能近身的狠人了,普通人的一拳根本就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顶多就是给他擦破一层皮。

想要对他造成这样的伤害,最起码也得有三分之一个小兰的那种程度。

但是现如今,随便的一个女人竟然都能对他造成张政伤害,简直恐怖如斯!

“挺厉害嘛!居然能够接住我这一拳不发出任何声响!”

那女人言语间满是挑逗的意味,说完,她又是一个鞭腿踢向了张政。

‘好家伙,这女人挺厉害啊,居然只靠听力与感觉就能判断我的位置?’

张政闻言惊讶,这女人竟然也会夜视…………不!不对,这应该是听声辨位!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女人肯定会夜视;但是转念一想,这世界虽然柯学,但是好像还没有做到这种程度来着…………随后他就联想到了另一种在黑暗中能够判断敌人方向的办法……听声辨位!

对此,他虽然感到非常离谱,但是在柯学世界,这好像倒也是没有什么。

推理出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得知自己方位的,张政一个后退躲开了女人的鞭腿。

感受到自己身前席卷过的腿风,张政只感觉头皮发麻。

好家伙,这一脚也太猛了,这要是毫无防备的踢到他身上,他怕不是就直接被踢飞了?

这女的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

不过这种女人他张某喜欢,虽然她抽烟喝酒打老公,但她真的是个好女人…………额,跑题了。

不等那人再次出手,张政就弯腰挺进,一拳朝着她的心口窝砸去。

女人反应迅速,同样的一拳也打向了张政。

砰!两个拳头撞击在了一起。

肉体与肉体碰撞的声音响彻了整间仓库。

空档,张政伸出手一把就抓住了她包裹着黑色西装的胳膊。

别说,挺软,一点也没有想象中的肌肉硬感…………但是联想起这女人这么大的力气,难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

手上一用力,张政就用蛮力将她往自己这一边拽,她也不让拽,伸出也同样的抓住了张政的衣领。

滋啦!滋啦!两声布料撕裂的声响。

闻声。

张政感觉到自己上半身凉飕飕的,女人也感觉到自己胳膊那边冰冰凉。

沉默了片刻,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两人迅速撤身。

张政发现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这个变态的女人给撕破。

女人那边则是发现自己的袖子已经被对面那个变态给扯走。

“喂!打架归打架,你扯我衣服干什么?”

张政警惕地打量着女人,并且将自己两半的衣服系在腰上,又将从她身上撕下来的袖子也收到了系统空间。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那女人不知怎么了,言语间好像是有些发怒的感觉。

说完,她就一个大飞脚朝着张政踢来。

卧槽!张政一惊,好家伙,这一脚不得给他腿秃噜皮喽啊。

随即一个侧身他就抓住了那女人的腿,刚刚抓住,一股柔软温乎的感觉就从他的手上传来。

不过这并不是他感慨的时候。

因为那女人的另一只柔软大腿已经夹住了他的脖子!

女人体重算是正常的,但是由于他现在是完全在张政的头上重心,所以一个不稳张政就摔倒在了地上。

“可恶!不小心被锁喉了!”躺在地上,两人纠缠在一起,张政暗感不妙。

在他的面部传来了柔软的触觉,这种触觉与刚才那胳膊的触感差不多,都是软软的。

同时,一股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气味被他吸入鼻孔,异样的清香扰了他的思绪。

只是随着柔软接近,他感觉到了自己脖子上的压迫感。

张政反应过来这女人是想要勒死他,上去就使劲的往开掰那女人的大腿。

见怎么都掰不开,他一边隔着西裤掐她麻筋,一边把她鞋给脱了,拿手指头猛戳她脚底下的腰子的穴位!

“啊!”伴随着他的猛戳,一声惨叫在他的耳边传来。

虽说这招阴损,但是当他掰开那锁喉的大腿那一刻,其实阴损不阴损都无所谓了。

能抓耗子就是好猫呗。

脱离锁喉后,张政赶忙的就爬到了一边,心里暗自感慨,“这大腿真软……呸!这大腿力量真可怕!”

张政是知道自己有多大力的,一拳打飞三个小孩都不成问题。

可如今连个大腿都掰不开,他不明白,是他张某虚了还是那大腿太有劲?这是一个问题。

不过好在,他用尽全身力气和按摩神功还是掰开了那条大腿,不然今天真的得被这“柔软”的大长腿给勒死。

想他张某人一世英名,总不能拜倒在美女腿下吧!

不过仔细想想,这么柔软的大腿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恐怕夺命剪刀脚和这比都得甘拜下风。

柯学世界,果然恐怖如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