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大,真大,这人好凶,我怕怕

港口区

在v8发动机的静默轰鸣中,张政一脚刹车停在了港口区附近的一处空地。

下车,半夜的冷风吹得张政打了一个寒颤。

从这里再往前看,可以看到一片的仓库区,而仓库区在不远处就是港口,港口的那一边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这一片仓库区没有任何的灯火,空气中弥漫的安静氛围也让人不由得脊背发凉。

所以以防万一,张政就在这里把车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前开。

v8发动机的声音实在是太明显了,即使有进行过消音处理,但是他所发出的声音还是没有人的双腿潜行来得安静。

张政此时正盯着这一片仓库中的一间废旧仓库。

他可以确定,自己所需要的任务公文包就在那个仓库里。

因为现在在他的眼中,那个仓库中正闪烁着一个小红点。

不是别的,这正是系统的导航功能,要是没有这东西,他还真是找不到这里。

要知道,东京都市圈可是一个大型的范围圈,整个东京都市圈是由好几个城市组成的,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

这要是没有系统的导航,就算是让张政把自己给跑死了也找不到啊,毕竟他是侦探不是法师。

顺带一提,法师你得去找专业对口的小泉红子。

“只是这里有些太安静了吧…………简直安静的过头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张政念叨着。

不是他装逼,或者是学着电影里面的什么玩意。

按理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按照狙击手桑杰教官教导他的话来说,“现在这种情况,猎人可能已经端好了枪躲在了黑暗森林的灌木丛里,就等着上钩的小兔几进入黑暗森林,随后打出致命的一枪。”

他的怀疑并不是没有依据。

毕竟按照系统的风险提醒,他这次的任务应该是三星的难度来着。

既然系统对于他的风险还特意做出了注意枪击的判断,那么也就是意味着他要去的仓库肯定有一定的危险性,甚至还要面对拿着手枪的对手。

将车辆熄火,张政将之前炸琴酒的车时候的那一身换上。

黑色的面具,黑色的衣服,他整个人都仿佛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将系统空间内的两把手枪拿出,打开保险插入自己腰间,张政就开始行动了。

毕竟这可是有可能会遭遇枪战的任务,打开保险销几乎就是必须要做的一项;毕竟往往等到真正枪战的时候再开保险销就晚了,他可不想最后死于没开保险插销。

借由夜色,张政潜行着,时而躲到一旁的箱子后面,时而躲到仓库围墙的那一边。

他就尽情展示着自己从桑杰那里学来的战术动作,心里还自我感觉良好,就好像没有人比他更懂潜行一样。

然鹅,回应他的就只有一片的寂静…………

好像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自我感觉良好】,张政停下了身,轻咳了两声。

不再继续之前的战术动作,随即只是放轻了脚步走向了那指定的仓库。

推开仓库的门,一股烟尘就扑面而来。

借由月光,他得以模糊地看清这仓库内的环境样貌。

这是一间不知道废弃得多久的仓库,空气中的烟尘就已经够“浓郁”的了。

而在月光下,则是平和的环境以及一些破旧的废品。

倒是与其“废旧的仓库”样式挺吻合的。

跟着系统的标记,张政在一些破旧的木头箱子里找到了任务里说的公文包。

公文包是黑色皮质的,整体上来看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公文包,甚至显得还有一些破旧。

“这就是任务目标吗?”张政好奇地打量着这公文包。

虽然好奇,但是他并没有打开他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毕竟是任务目标,系统也特意说了不能打开,如果要是打开他这一趟也算是白跑了,就连车也得被收回去。

“不许动!你被逮捕了!”

就在张政打量着公文包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废品中突然窜出了好几个人影,几道人影为首的人朝着张政命令道。

那是一道女声,言语间充满的威严的凌厉感,一听就是身经百战的女强人。

转身回头举起了手,看着身后的那几人,张政在面具内的眼睛眯了眯,‘果然有埋伏吗?’

他对此并没有感到惊讶,毕竟从刚刚开始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了,那种感觉与其说是预感倒不如说是第六感。

见张政转身举手,那女人也并没有放松,因为她注意到了他腰间的两把枪。

往前走了两步,她又对张政命令道:“将公文包放下,双手抱头!”

借由月光,张政透过面具看到了那女人的身形。

领头的女性西装极其修身,那大凶之兆显露无疑,修长的大腿被包裹得恰当完美…………咳咳,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此时正拿着一把枪指着他才对。

不过就算是被枪指着,张政也不会乖乖就范就是了。

将计就计,他作势将手中的包放下。

随后大胯用力,左脚一踹,整个人就一个战术翻滚到了旁边的废物掩体后。

同时,在刚才的过程中他已然将枪拔出,并且朝着屋顶开了两枪。

“找掩护!他的手里有枪!”

那些人很显然是训练有素。

在听到了枪响以及信号以后,纷纷都躲到了提前找好的掩体后。

“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不要再做无用的抵抗,否则我们有权将你击毙!”

那女人躲在掩体后,朝着张政那边放声喊道。

她们这一次的任务是尽量活捉,因为只有活捉的特工在交易的时候才能实现价值最大化。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需要去用自己手下的性命去冒险,所以谈不拢的话,她还是很乐意击毙目标的。

张政躲到了掩体后,将包收到系统里。

朝着周围看了两眼,他在脑子里飞速思考着逃生方案。

思考的途中,他发现了房顶有一条腐朽了的大梁。

嘴角微微一翘,一个计划在他的脑内浮现。

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身为一个真男人怎么可能被喊两嗓子就投降?

想要他投降那起码得有点诚意。

比如说让对面那个女的以身相许,并且让他把包带回去什么的。

砰砰!

张政又朝着仓库屋顶的大梁上开了两枪。

片刻后,大梁发出了咔哒咔哒断裂的声音。

哐!

那一根腐朽的大梁从被射穿的两个弹孔断裂开来。

整个木头柱子就重重地砸在了仓库的地面,泛起一阵扬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