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可恶的阴阳人

“呐!柯南!”就在张政与柯南两个老阴批商量着怎么进行推理的时候,小兰注意到了蹲在地上的两人,随后过来一把就抓住了柯南后脖颈的衣领提了起来,“不要打扰张政老师工作!”

看着小兰像是抓猫一样抓起柯南。

场面变得有些滑稽了起来。

张政是有职业素养的,他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这家伙…………’柯南看着忍着笑不出声的张政,两个眼睛透过眼镜呈现出了死鱼眼的样子。

“没关系的小兰。”张政摆了摆手,“柯南这孩子很聪明,总会发现一些【大人】发现不了的东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并没有打扰到我。”

说话间,张政在大人的那个词上还加重了语调。

小兰倒是没觉得什么,柯南那双死鱼眼倒是想要骂娘了。

这他喵的就是在嘲讽他吗?靠,刚才的知己感动还给我!你这个可恶的阴阳人!

“唉?”小兰脸上有些不可思议,露出了经典的对柯南之小兰の疑惑,“是吗?”

看着自己手里的柯南,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小子一天天老是往尸体旁边凑还不怕,有时候显得有些成熟,有些时候又会幼稚地让柯学世界再次陷入尴尬。

这要是让她感觉到对劲才怪了呢。

张政见小兰那可爱的怀疑脸,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玩得过火了,随即道,“不过也多亏了这位有我当年一半智慧的小朋友,我现在已经大概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只是现在还需要一些证据………………”

“唉?!”小兰闻言后一愣,随后道,“老师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吗?!”

小兰这一声动静很大,吸引来了现在全场人的目光。

此刻,他们都一个一个好像是看猴一样将视线投了过来,纷纷期待着张政的推理。

柯南那小鬼的眼神也盯向了张政,刚才他还记得两个人是一起交换证据的来着,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推理出来了?难道是这货知情不报,又或者是他遗漏了什么?可恶!

“呼…………”张政呼出一口气,避开了柯南幽怨的演眼神,“我都说了,现在还需要一些证据…………”

张政这倒是无语了,这小丫头听到了就听到呗,喊什么玩应,难道这也是柯学世界的特色?

“抱歉…………”察觉到了自己好像是失礼了的毛利兰小声道,脸颊上还泛起了一丝羞红。

“话说张政老弟,你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了吗?”那一边听到了小兰的话的目暮警部朝着张政这边喊道。

这不是?业绩这不来了?没有工藤老弟我们不还是有毛利老弟吗?没有毛利老弟我们这边不是还有张政老弟吗?

这三个名侦探刷业绩,质量这不是杠杠的?

自从工藤老弟出世以后,他们在媒体面前因为无法破案鞠躬的次数都变少了。

还记得在以前,他们可是动不动就要朝着媒体鞠躬。

张政起身走向目暮警部,“这倒不是,只是还有些猜测没有实现…………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看一下被受害者抓在手里的那个字条……”

“这倒是没有问题…………喂,将证物交给他。”目暮吩咐了一声,鉴识科的人就将那张字条交给了张政。

张政接过了字条,若有所思地看了两眼,环顾四周以后,他笑了笑。

“在我之前四点多钟来的时候,地狱之馆的前面摆放了一个禁止入内的标牌,在联合案发时间,我想标牌应该是凶手放在那里的才对。”

“而再加上案发现场周围的画作提前被移开了,可能是为了防止美术品被沾染上鲜血吧?

“因此可以肯定,犯人肯定是美术馆的内部人员,不然他也不会对美术馆内部如此熟悉。”

“照你这么说,确实如此……”目暮十三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那么既然犯人是美术馆内的人,那么犯人就更加就是真中先生留下的遗书上写的洼田了。”

“真相永远只是藏在隐秘之中的,有些时候就算是受害者留下了信息,那也有可能是凶手留下来的障眼法。”张政说完嘴角微微一扬,“其实洼田先生根本就不是凶手,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

“哈?”

现场除了柯南以外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即惊讶地看向张政,想要在他那里获得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是,张政,真中老板死前的字条上确确实实写着的是洼田先生的名字,这一点是没有错的,那么既然洼田先生不是凶手,那么究竟谁才是凶手呢?!”

目暮十三闻言不解。

“这是我在现场刚刚捡到的钢笔。”在目暮警官的一脸不解中,张政将手中的圆珠笔交给了目暮十三,“恐怕这就是当时真中老板让出去的那一支。”

“是吗?”

“不过请等一下目暮警官,这支笔现在的状态可是关键证据。”

目暮十三接过了笔,刚想要试用一下,就被张政叫住了,随即手中一愣,停在了半空,“你说这是证据,难道现在这支钢笔的状态有什么特别的吗?”

“当然很特别。”张政接过了笔,随即指向了笔尖,“要知道,正常情况下,人在那种时候是不会收回笔尖的,而这支笔的笔尖是收回去的………………”

“那又能代表什么,一支圆珠笔罢了。”毛利小五郎此时在一旁,语气怪异道,“我看啊,就是真中先生扔出去的时候把按钮撞回去了喽。”

“呵呵。”张政撇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像是这种定制的原子笔,想要将笔尖弹出来是需要拧动的,与市面上的那些廉价笔可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毛利先生你说的那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咳咳…………”毛利小五郎咳嗽了两声缓解尴尬。

“确实是如此。”目暮警部打量了一下笔尖,随后让鉴识科的人拍了个照,将其拧了出来,“一般情况下在那种时候是不会把笔头收回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