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快乐三选一

监控室

监控画面中,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走到了中世纪的铠甲前,左右打量了一下,男人又回头看了一眼手表。

可就在这时,在男人身后的铠甲动了!铠甲手中的长剑挥起,一剑就砍中了男人的后背,

正在这铠甲前跳的空档时间,那男人好像拿起了钢笔在纸上写了什么,然后又将钢笔扔掉。

而后,铠甲又一个前跳,跳到了男人的身前,转身一剑砍在了男人的前身。

之后铠甲又抓住男人的脖子,噗嗤,又一剑捅进了男人的喉咙将其钉在了墙壁上。

整个犯罪过程极其的凶恶,要是承受能力不强真的有可能吐出来。

现场的那些警官都不敢直视,生怕看了以后出点什么心理阴影。

甚至就连身经百战的目暮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直视。

看到结束以后,就赶忙按下了暂停键。

但是柯南与张政这两个柯学孽畜,看到倒是津津有味,甚至还在互相交流心得。

“柯南,刚才真中老板扔出去那个笔你看到了吧?”

张政对柯南问道。

“嗯,看到了…………那上应该就写有犯罪者的名字吧…………”柯南思考了一下,随后对张政答道。

“我想是的。”张政点了点头,随后又对目暮警部道:“目暮警部,我想真中先生应该有留下线索,在他死之前,他把墙上的标签扯下在上面写下了一些字,我想,那应该就是凶手的名字了!”

说完,张政将监视器的录像调回了盔甲正在挥出第二刀的时候。

“什么?!”目暮警部闻言看向了屏幕,正好就看到了受害者写下字条的那一段,“那既然如此,恐怕那字条应该还在他的手上吧!”

之后,一行人回到了案发现场。

鉴识科的人很快就在受害者的手上找到了一张作品的标签,上面还写着洼田的名字。

“洼田?!”目暮十三看到标签上的名字大声地读出来声来。

“纳尼?!”洼田面露惊色,对于警方指控自己为杀人凶手这件事不可思议,“这上面怎么会有我的名字?!”

“呵呵!你为了躲避监视器故意穿上了盔甲,可是没想到却被死者认出来了…………”

毛利小五郎觉得自己又行了,成功地挑选出了一个错误的目标,继续进行那离谱的推理:

“从监控录像上来看,凶手根本就没有碰过这一张纸!”

“所以,这就是真中老板临死前留下的遗书!而上面写着的,就一定是凶手的名字!这一点准没错。”

张政看着自己在那里自我高潮的毛利小五郎一乐,好家伙,这还真是快乐三选一,选到最后就剩下一个真凶啊。

洼田赶忙解释道,“不是,这真不是我啊!我怎么那个胆子去杀青天大老板啊!就算是借给我十个胆子我也做不到啊!”

洼田算是崩溃了,他是属于那种敢干小偷小摸大事不敢干的类型,怎么可能敢去杀人。

“那你就说说你今天案发四点钟的时候在干什么?有没有人证?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目暮十三听他说自己是清白的,随即就管他要不在场证明。

“那时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处理馆长交给我的工作………………”

“确实,我是有交代他工作来着。”馆长附和道。

“所以说,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证明你真的在办公室喽?”目暮警部追问道。

“请等一下!我根本就没有杀死真中老板的理由不是吗?!”

洼田的冷汗直流,虽说他确实没有杀死真中老板,但是他倒卖艺术品,还欠了他一大笔钱这件事肯定是对他极其不利的。

“就算是隐瞒也是没有用的!洼田先生!你可是因为偷偷把这里的艺术品往出卖,现在正在被真中老板索要巨额的损害赔偿呢!”

饭岛揭穿道。

他和馆长属于是同样喜爱美术品的人,对于这家伙的做法可是早就看不上眼了。

“他说的是真的吗?”目暮警部冷着脸对他问道。

“这…………我没有杀掉他,而且这与这件事完全就是两码事!”

洼田后退了两步,他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只能说这是私自他倒卖艺术品的惩罚吧。

此时,在现场的另一边,张政与柯南两个人蹲在地上寻找的东西,“新一,你觉得那个叫做洼田的家伙可能是犯人吗?”

“犯罪动机,还有死前的信息,都指向了他,可是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柯南摸了摸下巴,对于张政的话如此回答道。

“是嘛…………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首先就是洼田那个人,他身为馆内的工作人员应该是知道这里有监控的才对,而且对于艺术品没有什么敬畏之心的他也不至于跑到这里专程模仿那幅画里面一样杀人…………”

柯南也抬头看了一眼,道:“这起杀人案,与其说是为了杀人而杀人,我倒是感觉像征性意义更大。”

张政朝着凶杀案的现场旁边的那幅名为天罚的画看了一眼,“名为天罚的画,讲述的是勇者杀掉了恶魔吗?”

“要是带入现在的情况,那个名为真中的老板恐怕就是天罚的恶魔了。”

张政说完以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支钢笔;钢笔的样式是旋转式的,上面刻印着米花美术馆五十周年纪念的文字,继续道,“这恐怕就是当时受害者使用的那一支笔了吧…………”

当然,张政的手上是带着手套的,同时他也给了柯南一副。

当时柯南打量了一下张政的次元口袋,不过看了两眼倒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这家伙的口袋里怎么什么都有,究竟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啊…………”

柯南从张政的手里接过了笔,将顶上的旋钮拧动了一下,钢笔的笔尖就弹了出来。

“你想的应该和我想得一样吧,新一?”

“嗯,正常来说,在那种情况下受害者根本不会将笔尖刻意收起来的才对,这不合理。”

“我看监控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家伙将笔尖收起来…………看来应该是有人将这支笔给调换了。”

张政和柯南两人对视了一眼,柯南的眼神清澈,就好像是遇到了知己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