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牛头人不得好死

张政与园子偶遇后的第二天。

可能是因为最近他上了几次新闻,侦探事务所难得的迎来了第一份生意。

不过这份生意与张政想象的什么,破解密室杀人案,揭开时间背后的真相不同。

这份生意是出乎意料的外遇调查……没错,就是毛利小五郎最擅长的那种外遇调查,那种抓人出轨的工作。

接到这生意的时候,张政开始是拒绝的,毕竟抓人出轨什么的,属实是有些自降侦探身份…………但是仔细想想,好像大部分侦探的工作都是这种来着。

因为对于大多数的侦探来讲,能够遇到杀人案的机会是很少的,大部分侦探主要的工作都是像这种外遇委托之类的。

就比如找猫、调查外遇、解谜、甚至还有保护目标,他们是个委托都会接下。

相比于普通委托,破获杀人案件以及不解之谜这样符合侦探工作的反而是占据最小头。

与委托人见面以后,张政就直接拿到了一笔不少的定金。

虽说他不缺钱,但是为了侦探事务所的再次伟大,这种事情接下来还是会提升知名度的。

更何况完成委托也能获得侦探点…………

虽说张政并没有外遇调查的经验,但是回想起前世看过的名侦探柯南以及一些推理小说或者tv,他也算是知道一点门道。

外遇调查大概就是:跟踪目标、偷拍照片,之后再把偷拍到的证据交给委托人;这样的一个流程。

不过还是要小心。

要是被人发现了可是有可能要吃官司的。

夕阳西下,张政按下手中的迷你相机将不远处男女亲吻的画面定格而下,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已经洗出的照片,他陷入了沉默。

照片中的这队男女很有夫妻像,量是普通人也不会想到,其实这两人分别都有自己的家庭。

“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放着自己的家庭不管出来偷腥…………顺带一提牛头人不得好死!”

沉默片刻后,张政撂下了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夕阳下,一块上面写着“中世美术展”的竖条大白布被映照的发红。

看着这块大白布,张政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最近好像有听过传闻,中世纪美术馆好像是传出了盔甲自己移动的传闻来着…………看来这是赶上童年阴影了?”

张政将手中的照片收起,自言自语道。

美术馆杀人案件他记得很清楚,大概就是馆长为了保住博物馆而杀掉了资本家,顺带的还给倒卖博物馆文物的家伙给顺手陷害了的故事。

从怀里拿出怀表,张政看了一眼时间。

大概是四点多没有到五点的样子。

这怀表是昨天园子送给张政的,因为张政有给园子买了一件白色连衣裙嘛,所以她就嚷嚷着送给了张政一怀表。

当然,怀表并不贵,也就是约合人民币几十块的样子;怀表整体呈现银色,指针也是银色的,表面则是银色加蓝色。

思考片刻,他就跑去美术展门口买了个门票,最后就走向了地狱展览馆。

而见地狱展览馆前摆了一个禁止入内的标志,张政笑了笑,没有多犹豫,就转身在馆内其他地方逛了起来。

没有过多久,张政听到一声女声的尖叫声,闻声以后,他就赶往了刚才自己没有进去的地狱展览馆。

穿过一段幽暗的过道,进入展览馆。

展览馆内昏昏沉沉,展览着的是地狱,恶魔,黑暗风的艺术品。

而往着刚才声音的来源看去,就看到了柯南、小兰、还有毛利小五郎一行人。

在这一行人身前不远处,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被一把中世纪的长剑钉在了墙上。

他的血液已经在地面形成了一片血洼,喷涌而出的鲜血更是沾染了周围的墙壁。

而在他死亡现场的旁边,还悬挂着一副名为天罚的画。

画中讲述的也差不多就是勇者杀恶魔的事。

“张政老师?!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回头准备报警的毛利兰注意到了刚刚进来的涨涨,便惊讶地喊道。

张政瞧了两眼被订在墙上的男人以后以后,又对小兰回答道:“我刚刚完成委托人的委托,看着今天有美术展举行,顺道也就进来看看了…………不过……就是这时机赶的有点不好。”

“那还真是辛苦了……”

小兰对于张政的话并没有什么怀疑。

毕竟自己这个老师确实是有开侦探事务所,而且前些日子也破获了不少的杀人案件。

“小兰,这个臭小子是谁?”毛利小五郎也注意到了和自己女儿对话的小子,随后就对小兰问道。

语气见充满了对张政的不友好。

小兰皱了皱眉头,随后对自己这个便宜老爸不满道:“爸!注意礼貌啦!这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张政。”

“嗯?原来是老师吗?!”闻言后,毛利小五郎态度大转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过来握住了张政的手,殷勤道,“原来是老师啊!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平时小女还真是麻烦您费心了!”

“哈哈…………没事。”张政被毛利小五郎握着手尴尬的笑了两声,随后又道:“其实我平时也是一个侦探呢…………也有听说过毛利桑的事迹,今日一见应该是我倍感荣幸才对…………”

“哈哈!张桑的大名我也有听说过呢!”毛利小五郎也不知道是真的看了他的新闻还是什么,反正就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小兰看了看毛利小五郎,嘴角抽了抽。

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老爹根本就没有看过张政的新闻才对。

商业互吹,纯纯的就是商业互吹!

很快,目暮警部他们也到达了现场,看到了正在现场的毛利小五郎以及张政,随即就一脸无奈:“话说,怎么又是你们?一遇到你们就会发生案件,这有些太巧了吧?。”

“目暮警部!我是陪小女一起来画展参观,恰巧碰上了杀人案件!”毛利小五郎敬了个礼,随后对目暮十三解释道。

“我刚刚执行完委托人的委托,这刚来这里参观没有一会就听到了小兰她的尖叫声,跑过来一看就已经发现这里死人了…………当然,现场是没有人动过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张政是如此回答的。

而小兰听张政这么一说,脸上泛起了一丝害羞的红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