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闷棍敲醒你得灵魂,你个大sabi

“但这并不是能够决定罪犯就是你的事实,毕竟就算是其他人,费些功夫也是可以轻易地下毒的。”

说完,张政叹了口气,“真正让我确定你就是罪犯的关键证据,其实就是在皆川小弟弟喝下了小兰的咖啡以后,你喂他蛋糕的这件事。

毕竟就在我和若松俊秀那时发生争端的时候,你可是因为小弟弟吃了关谷小姐的巧克力大声地训斥了一顿呢。”

“而关于渡边小姐的巧克力里有毒这件事,应该就是你提前到现场的时候替换掉了吧…………你想要把这件事嫁祸给渡边小姐。”

“证据呢?!这些都是你的假想吧!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证明就是我下得毒的证据!”

那女人皱着眉头,一脸激动地朝着张政吼道,很显然是被张政说对了,现在狗急跳墙了。

毕竟那些咖啡的杯子已经被她洗干净了。

“呵呵,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张政闻言一笑,对于她的话毫不在意,随后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咖啡杯,里面还装着满满当当的咖啡。

“当我察觉到克彦先生中毒倒地以后,我就留了一个心眼,特地地将自己的那一杯咖啡留了下来,至于现在,这就是你对皆川克彦下毒的铁证!

而刚才偷偷替换掉的巧克力,现在也在你那大凶之兆前的口袋里开始融化了………………”张政顺手将咖啡放到了桌子上,随后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双臂靠着沙发的扶手,张政又一言一语严肃道:“所以,皆川小姐,承认你的罪行吧,至少现在警方还没有逮捕你,你还算是自首。”

“是我做的!我也是走投无路…………先生的事业失败,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克彦的遗产弄到手啊……我也是想保护这个家…………”

见到了铁证以及那完美的推理,皆川夫人跪倒在了原地。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犯罪不够完美,还是说因为杀人的悔意,她痛哭了起来。

“哇!张政老师好厉害!这一番推理简直就是比那个侦探迷小子还要厉害!不愧是专业侦探!”

看着张政破案的英姿,园子觉得自己又又行了,那火辣的目光直视简直了,甚至张政这种级别的都不敢转过头去看,简直恐怖如斯。

在场的目暮警官也对张政点了点头,认同了他身为侦探的能力,并且暗自决定,以后张政就是他老弟了…………只要你能破案,就统统都是我目暮十三的老弟!

ps;不知道女侦探会不会叫老妹…………老妹你真美?目暮绿正在赶来的路上。

最后事件就这么收场了,做完笔录以后,折腾折腾时间也就到了黄昏。

黄昏下的公园,小兰和柯南坐在夕阳下,场景算是有些惬意。

而就在她们两个座位的身后,一个大猩猩的黑影正在靠近着。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粘着小兰的若松。

可就在他继续往着小兰的座位后方靠近时,一道身穿黑衣的身影突然出现,站在他的身后。

没等他反应过来,啪嚓一声,那黑影就一闷棍敲在了若松俊秀的脑袋上,给他打得眼冒金星。

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jpg【doge】

“我他妈的早就看你这个莎比不顺眼了,人家小情侣在那边约会你凑瘠薄热闹,焯!”

放到了若松俊秀,那黑衣踹了两脚,又小声骂了两句。

随后将其拽着胳膊拖走了,一点都没有打扰到小兰与柯南夕阳下的相处。

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总之。

那熟悉的身影,与那天志保在夕阳下看到的,那个拖拽着抢劫犯的身影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把这货扔到哪个臭水沟里好啊…………算了丢粪坑了得了,淹不死就行。”

拖拽着若松,那道身影在夕阳下自言自语着,显得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又一个电线杆得救了啊。”他感慨着。

回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小兰与柯南,他又默默地流下了一滴眼泪,“去你蟆的,FFF团万岁!”

就这样,只有单身狗受伤的世界完成了………………伟大无私的人民教师……这里是日本?那没事了。

处理好了某个大猩猩,张政就一路回到了自己家。

躺在床上,他莫名觉得自己很累。

可能是这些天都没有好好睡觉吧…………他是这么觉得的,毕竟从获得系统以后,他就没有好好好地睡过觉了…………果然,只有身体上的休息还是不行的吗?

闭眼,他再次进入了系统的白色房间。

点击进入了系统商城,他在商城里面看了得有一会。

商城里面的东西有很多,下到矿泉水,上到一些特殊的功法,都是可以使用侦探点获得的。

就是在往上看,更加高级的东西直接就被系统给锁住了,想要解锁,那上面说是要消耗一万点升级系统才能解锁。

“我叼,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我这累死累活的才勉强获得五百侦探点,你这直接给我规划好了我下一阶段的人生目标了是不是?!”

看着那积分的累计条,张政吐槽着,使用全部积分兑换了一个练体用的教程,他也就把自己关机了。

第二天

张政早早地就前往了帝丹高中上课,一夜的熟睡可是让他心情愉悦不少啊,至少去上课都是劲头十足了。

而那些学生们见到张政最近这么勤快来上课也是见怪不怪了,自从不久前,他们的周围旷课先生就勤奋了起来,整个人都好像是大变了一样。

不过这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倒也是没有什么…………毕竟像是张政这种干货老师,他们还巴不得他天天来呢。

只是上课的时,张政在黑板上写下题目时,意外突生,只听见“滋啦”一声,他的西装腋下处就撕开了一道大口子………全班顿时寂静无声。

‘唉……好像是因为这段时间身材见长的原因吧……原来的西装都穿不了了…………’

张政的脸自然是红了的,哈哈地笑了两声以后,他就将西装脱下就穿着衬衫继续讲起了课。

那凹凸有型的肌肉被衬衫包裹着,可是打动了不少的女学生,也有不少男学生自愧不如。

从那一天开始,校园内也流传了一段传言,那就是张政是一个省钱的节约,视金钱如外物的学者…………一股节俭之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教师圈开始蔓延。

毕竟在他们看来,张政的那一身西装穿得确实已经够久了,几乎从张政到这个学校以后穿的就是这一身,无论是春夏秋冬都没有变过。

只是张政本人不知道,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也不会说自己是懒得去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