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杂种cao的梁志超

“柯南,有些时候,人们对有毒食物的推定上总是注意受害者吃了什么,但如果我们将受害者没有吃什么和大家都吃了什么这一点反过来,那么所有的思路,是不是都清晰了?“

“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多么不可思议都是事实,下毒不可能凭空无据,毒肯定就藏在我们都没有发现的地方。

所有反常的行为都是罪犯对自己犯罪行为的掩饰。”

张政说着,言语间充满了无尽的智慧以及对柯南的教诲,又看向了这一会正在反常地洗碗的皆川夫人。

“不会吧!难道是…………”柯南听话恍然大悟,随即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芥川夫人,又对比他提前看穿了真相的张政一脸敬佩,“老师,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有些时候敏锐的嗅觉以及过目不忘的记忆力都是侦探不可或缺的神器,捕捉到自己觉得不正常的地方,再逆向思考,往往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真相………………”

张政起身环顾四周,随着对周围大声道:

“真相往往都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哪怕是在微小而不正常的地方,都有可能是用于完成完美犯罪的重要一环…………真相永远只有一个!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纳尼?!”周围除了柯南,在场的众人闻言无不一意外。

毕竟这才死了多久啊,警察到场屁股都没有坐热乎呢,你这损玩应怎么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怎么推理的,哪里来的勇气,梁志超给的吗?

“老师你已经知道谁是真凶了吗?!”铃木园子闻言以后有些惊讶,“莫非张政老师也是一个侦探?!”

一般平时这个时候都应该是侦探的活,自己的这个天才帅哥老师怎么也和那个推理狂一样开始推理了啊?!

“唉?园子你不知道吗?”小兰见园子不知道,随即解释,“老师他可是有着一家侦探事务所的挂牌侦探,上一次我和新一去游乐园的时候的那一件杀人事件就是他解决的呢,那一次老师他可是上了报纸的…………”

“嗯?!原来是这样吗?!”

听到这里,园子算是想起来了,她好像记得当时是有那么个回事来着。

只是那天她的注意力全都在基德大人的身上,对于基德底下的那个小版块,她还真是没有注意。

闻此,园子看向张政的眼神逐渐变质。

没想到天才教师居然还是侦探,老天啊,这难道就是给我铃木园子派下来的白马王子吗?!

“那犯人究竟是谁?!”目暮十三听了张政的话,随即问道。

现在的他还是能听进去张政的话的,毕竟从上一次过山车杀人事件中张政的表现来看,他很有理由相信,这小子肯定是继承了他父母的推理能力。

“犯人就在现场的这几个人之中!”

张政环视四周,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容,“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下来看,无论是中道先生他给皆川的烟蒂上,亦或者是好美小姐的巧克力上,都应该会在之后检测出毒药的残留才对。”

“按理来说凶手肯定就是他们两个的其中一人了,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

“中道先生他下的毒是在烟蒂上,而据我观察,皆川先生一般都会有将烟蒂掰断的习惯,所以因为他下的毒死亡是不可能的,而且烟蒂上的毒与皆川先生中的毒也不会是其中一种。”

“而渡边好美小姐也不是下毒的凶手,目暮警官你也说过,皆川先生中的是农药的毒,而且是立刻倒下的对吧?”

目暮尽管点了点头,“确实,从皆川先生那检测到的毒素初步判断是农药,从渡边好美小姐那里得到的证词是立刻倒下的说。”

张政得到了肯定以后继续道,“而农药的毒一般是不会立刻死亡的!从这一点上来看,皆川先生也并不是因为好美小姐的毒立刻毒发的…………而在犯罪逻辑上来讲,好美小姐应该会立刻处理掉证物来为自己脱罪的,所以,好美小姐的嫌疑也可以初步排除。”

“那么,犯人究竟是谁呢?”目暮十三沉思片刻以后,又对张政问道,“因为按照刚才的证词来看,有可能下毒的我看也就只有这两位才对。”

张政深呼了一口气,嘴角咧起一丝笑意,随后将手指向在一旁的皆川夫人,也就是皆川克彦的姑姑,大声喊道:“真正的犯人,就是你,皆川女士!”

“什么?我?!”皆川夫人闻言以后瞳孔有明显地缩小,显得有些震惊,随即就心慌道:“你到底说说我是怎么杀掉他的啊!”

“哼。”张政盯着她的眼睛,“当然是通过食物。”

“可是每一个人都有吃我做的饭,不是吗?就连你也同样吃了我做的饭,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没有死?!”

皆川太太为自己辩解着,到现在,基本就可以认定她就是凶手了,毕竟张政根本就没有说她到底是在哪里下的毒,她既然说她做的东西大家都吃了,其实就已经不打自招了。

“没错,在场的所有人是都吃了你做的东西。”张政顿了顿,又冷声道:“但是只有克彦死了,所以我们就不能从因为他吃了什么入手,而应该从他没有吃什么入手。”

“没有吃什么?”园子闻言很是疑惑,她搞不明白,为什么不吃东西也会中毒,随即问道,“难道不吃东西也会中毒吗?”

“是的,有些时候,不吃某些东西就会中毒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张政点了点头,“换一种想法,如果其实我们所有人都中毒了,但是我们都吃了解药,而只有克彦他一个人没有吃解药呢?”

“刚才皆川夫人给我们端上来的食物分别是,寿司,咖啡,以及饭后的蛋糕。”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所有人都有吃下寿司,而且距离下一次吃饭的时候有间隔,所以寿司是不可能下毒的,因为那样并不能确定解药会除了克彦以外所有人都吃下。

那么既然如此,下毒的地方也就是该从最后的甜点入手了。

在场的除了我和克彦两人,几乎所有人都吃下了蛋糕与咖啡,我并没有喝下咖啡而是吃了蛋糕,但克彦先生却喝下了咖啡没有吃蛋糕,从结果上来看,我认为毒药是夫人你下在咖啡里的。

而你知道克彦不喜欢吃甜食,利用了这一点,你才能实现这样的犯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