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七个字,一个亿

早上,张政起床。

他炸琴酒的车那件事果然上新闻了,虽然警方不知道是谁做的。

但是影响力还是有的,所以他还是收获了不少的侦探点。

换上了一身黑色运动服,他就赶往了毛利侦探事务所。

毕竟今天就是约定参加情人节聚会的日子。

而在事务所楼下,柯南早就已经等候他多时。

“柯南,我先过去看场子了,待会你来的时候就以去朋友家玩迷路了为由过来就好,我会去给你开门的!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一起对付那个大猩猩!”

“以我的智力,以及你这个平成年代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恐怕今天就是梁志超来了都无法抢走小兰!”

“好!就这么办了!”柯南答应得很是利落,虽然不知道梁志超是谁,但是总感觉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不过寻思了一下,柯南又对张政问道,“话说老师,你为什要怎么帮助我…………”

“那当然是因为你老师我可是新兰党了!我看你们两个可是从小看到大,就等着你们两个走到一起呢!”

“而且都到现在了,我怎么可能让那个没有脑袋只有肌肉的大猩猩得手!”

张政一脸大义凛然地说着。

‘没想到自己这个不靠谱老师原来是这么的聪慧,是如此地伟大,以前都是我错怪他了!可恶,以前的我这是混蛋!这么伟大的人民教师我怎么没有发现!’

柯南听了张政的话面红耳赤,同时又热泪盈眶,感觉自己错过了值七个字,那七个字起码值一个亿。

————————

坐着那个大猩猩的车,几人来到了一个名为皆川的人家。

而在一路上,张政也从那个大猩猩那里了解到,他现在乘坐的这个破车其实是他打工买来的。

至于张政为什么会关注这一点,实在是因为这个大猩猩太过于装逼,还以此刻意嘲讽他来着。

他对此笑而不语,蝼蚁罢了。

现在的他可是已经超过了正常世界的范畴,踏入了另一个黑暗世界的存在。

别说这破车,他要是想要的话,就算是劳斯莱斯顶级银刺他现在都有钱买给你看,更别提这种小破车了。

要是真的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计较,那还真是掉价了。

到了这里,聚会开始。

按理说这应该是大学社团的聚会,可是因为那个叫若松的看上了小兰,所以才会邀请小兰和园子一起过来。

他们这个社团里社长名为皆川克彦是个身穿棕色西装的臭屁男,他这种臭屁不是工藤新一的臭屁,是那种问题少年的臭屁。

而其他人,分别叫做渡边好美、关谷香,以及一个名叫直道的类宅男。

至于那个大猩猩,则叫做若松俊秀。

“我是帝丹高中二年级的毛利兰…………”

“我是一样就读于帝丹高中的铃木园子!”

几人开始自我介绍,毕竟是被朋友的朋友邀请过来的,不认识是必然的。

到了张政这,他微微点了点头:“在下是帝丹高中的特聘教师张政,目前除了当一名老师以外还经营着一家侦探事务所。”

“唉?高中教师?还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渡边好美有些疑惑。

而关谷香则是问道:“我看张政桑的年纪好像和我们差不多的样子,就已经大学毕业当上老师了吗?而且侦探事务所,公务员好像不能兼职的吧?”

“就是说,不会是编出来忽悠人的吧!”坐在一旁身穿棕色西装的皆川克彦语气刻薄,让人很不爽。

而那个名叫若松俊秀的大猩猩看着张政一脸的得意,就好像是在等着张政出糗一样。

对于张政也过来参加这场聚会,若松俊秀个人是很不爽的。

毕竟这家伙刚才开始可就一直打断他与小兰的距离,甚至还坐在了他与小兰的身边当电灯泡!

看着那些人的反应,张政一笑,随后淡然道:“是啊,正常来说我是不能开侦探事务所的,不过我属于是特聘老师呢…………”

“所以自己经营一个侦探事务所也没有什么问题,至于大学毕业,确实,在十二岁岁多的时候我就已经考到了研究生了来着,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大学毕业应该算是十八岁时候博士学位下来的那时候算………………”

“对了,米花大学当时还有邀请我过去当特别教授了来着呢,不过为了轻松一点,我就自己降级选择了帝丹高中了来着,要是我当初没有拒绝的话今天我可能就是你们老师了呢。”

张政的话明明很是谦和平淡,却好像是在现场点燃了一发重型的冷却核弹,等到他说完那些话现场直接就冷场了。

………………

“让你们久等了!今天的主菜上来了!”

皆川克彦的姑姑将丰盛的日料端了上来,打破了短暂了冷场。

众人纷纷感慨,只有张政沉默不语。

他在思考要不要救下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不过思考了片刻以后,嫌麻烦的他就决定不出手了。

毕竟他怎么解释,难道自己先知先觉吗?那样解释起来太麻烦,自己只需要在小兰联系他爹之前破案就好。

人气声望他赚来了,侦探点也得手了,对于他来说是双赢,他没有无私到没事多管闲事行善积德,他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任他毁上个山崩地裂,小爷我不想做也没有用。

吃了两口寿司以后,张政就以去卫生间为由离开了房间,仔细想想,现在柯南应该已经到门口了吧。

————————

“柯南,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坐在房间,小兰当着众人面对柯南问道。

“嘛!我在找其他同学家的时候迷路了,想要来这户人家问问路,结果就遇到了张政哥哥给我开门………………”

柯南一脸小孩子的笑容,歪着脑袋就开始为自己在这里开始找借口辩解。

张政抽了抽嘴角,不得不说,这小子真他妈会演,他要是不知道这小子是工藤新一,恐怕他也就被这太过于社交牛逼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毕竟大人的社交牛逼叫尴尬,小孩的社交牛逼那就叫童真的。

喝上了小酒,名为皆川的男人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随即就要那个名为直道的男人表演节目,很显然,像这种类型的人是很不爱出风头的。

然后那家伙就生气了,也不知道脑回路是怎么接上的,反正张政从始至终都是吃着寿司,同时在心里越发地觉得自己不应该救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