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道德绑架

新干线爆炸事件一天后,张政休息完毕。

早上,张政看着昨天新干线爆炸的新闻愣了愣,看了看报纸上的日期,他吐槽道:

“昨天还是四月十六号,今天就是情人节前一天了吗?柯学世界的时间线,奇怪矣………………”

而没过多久,柯南就赶忙地赶到了阿笠博士家,还顺便叫了张政过去。

叫过去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酒厂模范的代号。

对此,张政倒是觉得没什么,这种时间线他已经习惯了。

回到别墅换上了自己往常的西装,张政一如既往出门赶往学校了…………他好像就这么一套西装来着……也没有人洗……单身狗的悲哀。

来到二年b班,今天的二年b班也是熙熙攘攘。

大家一起欢迎张政康复以后,就继续了自己的日常。

只是经过了张政前几天勇救小学生那件事,现在他的小迷妹可是越来越多了。

情书数量都已呈现飞升似地上涨。

反正混一天是一天吧,今天熬过去就又发工资了,柯学世界,就数工资发得勤快。

回复情书,张政一边在脑袋里思考那些枫叶金币该怎么处理掉。

他深知,那些枫叶金币都不是什么正规途径整来的,想要卖出去恐怕也会有些麻烦。

毕竟他也不能拿着金币去银行或者金店自投罗网不是?

张政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将这些枫叶金币融化掉,重新打造成金条卖掉,另一个选择则是将这些枫叶金币转手卖到黑市。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黑暗,再美好的城市也会有黑暗面,黑市的存在也由此诞生。

这是一个永远都打不散的市场,武器,禁药,无论是什么在那里基本都可以搞到,只要你想,甚至炸弹都能给你货到付款。

同理,你想要出售一些违禁物品,也同样可以在那里卖出去……枫叶金币也是如此……毕竟那些人可是不管来源的。

一般来说,正常人肯定是找不到黑市的存在地点的。

不过还好,张政这家伙在侦探事务所的档案室里,可是查阅到了好几个黑市的地点呢。

‘真不知道前身的老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黑市的坐标…………谁知道呢?’他是这样吐槽的。

不过这也算是他继承了这一间侦探事务所的福利吧。

三点多,放学后。

离开学校的路上,他倒是准备先前往侦探事务所换一身衣服,然后再去距离这里比较远的一个黑市。

至于金币的携带问题,其实那些都在他的系统空间里,只要到时候出去一趟将金币拿回去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正好,在拐角处他就遇到了作死小队四人组。

步美那三个小孩此时正在宣传少年侦探团来着,手上拿着个简陋的传单就往路人的手里递。

而柯南则是靠在电线杆旁边,看着那些小孩幼稚的社交牛逼行为他一脸的无语。

心里还不断地吐槽着:“我一十七岁的老同志,著名的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为什么要和这些小鬼头玩过家家啊!真是的!要是让我找到了那些黑衣人高低帽子我都得给他们踹开线喽!”

“喂,柯南,在小同学玩耍吗?”张政走到了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你和小朋友们相处得很好呢。”

很显然,这件事的调侃意味十足。

“老师,你饶了我吧…………”柯南捂了捂自己的脑袋,虽然在别人的耳朵里这是简单对小孩的问候,但是到他这就成挖苦了,“不过话说,你的伤已经痊愈了吗?”

“只是小伤罢了,今天这不就都能上课来了嘛。”

张政摆了摆手,之后朝着柯南的身后看了一眼,随后又拍了拍柯南的肩膀,“喂,话说新一,你的小女朋友可能正在被搭讪呢!”

“纳尼?!小兰?”

柯南回头一看,正正好好地就看到了一辆黄色的小车停在了小兰与园子的身边,而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大猩猩,正在朝着她们两个好像是搭讪着。

“那个大猩猩!”柯南暗骂道。

“嘿嘿,说到你的小女朋友你就联想到小兰了不是?”张政笑着拍了拍柯南的肩膀,调侃道。

“不是!啦…………这是因为…………”一时间,这位没有任何情商的【福尔摩斯】满脸通红,支支吾吾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行了,我看着你们两个长大的我还不知道?喜欢就去表白嘛,要是晚了一步可就是后悔莫及了。”

“唉,道理我都懂,只是,以我现在这个身体,该怎么和小兰她说啊…………”

看了看柯南落寞的表情,张政摸了摸他的脑袋,“我记得之前大号新一有和我说过,要我照顾小兰一阵来着,我可不能把他的女朋友给看跑喽啊。”

说完,他就迈步在柯南的目光中走向了马路对面。

而死神小学生看着张政背影则是一脸欣慰的表情。

————————

“嗨,小兰,园子!”穿过了马路,张政朝着她们两个打了个招呼,到了她们身边,他又看了两眼那个穿着红色背心的粗犷男人,有些疑惑地对她们两人问道:“这位是………………”

园子这个无知少女见张政来了,花痴病更是加一,随后就朝着张政介绍道:“这位是我们上周在咖啡馆遇到的若松先生,这一次专程来邀请小兰跟我去参加情人节聚会的。”

“哦!”张政闻言之后也是恍然大悟,随后将手伸向若松,“初次见面,我是小兰跟园子的老师,我叫张政。”

见到眼前这个小白脸伸出手是要握手,名为若松的那个男人也伸出了手,要知道,那大手与肌肉几乎是张政的一倍多。

“您好,我叫若松俊秀,目前就读于米花大学医学系。”

名为若松俊秀的男人与张政握手,不怀好意的是,他用的力道可不是握手的力道,那可是要让张政因为疼痛出糗的力道。

张政感觉到了手上的力道以后,微微一笑,也不惯着他,像这种一身死肌肉的哪有他这个系统性特种兵训练过得老同志强?

“若松先生的力气还真是挺大呢。”张政微微一笑,语气听不出什么意味,随后又眯了眯眼,“不过一个大男人邀请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什么的,确实是有些危险啊。”

“若松先生,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明天的聚会可以邀请我一同前去吗?”说着,张政的语气加重,“毕竟自己的学生去参加陌生男人的聚会,总是感觉有些不太安全呢……最近的世道可是有些不太平。”

“哈哈…………张政先生你说得对呢。”若松哈哈一笑,额头流下一滴汗水,“要是想去的话也没有问题,人越多越热闹嘛………………”

这是一个要命题,他也就只有答应的份,要不然天知道他们邀请两个女孩子参加派对是什么意思。

张政的话言外之意就是,你们这些陌生人有问题,要是不答应让我去就是做贼心虚。

老道德绑架了。

“那么,我明天就过来接你们,就这样说定了!”

若松俊秀,开着自己的小黄车就走了。

张政看着那家伙开走的车,自己心里也觉得自己也应该整一辆车了,只是最近一直懒得办罢了…………而且资金也不怎么充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