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刺激,刺激,还是刺激

回想起原剧情中那些意大利劫匪手上的枪,张政顿时间就茅塞顿开了。

对啊,怎么就忘了这一茬,那些意大利劫匪的手上不就有枪吗?那可还是现成的啊。

张政觉得这是一个获得热武器的好机会,不需要去黑市,也不需要去偷,只要自己埋伏那些人一波,之后用洞爷湖木刀给他们敲晕,那么那些人的武器不就是归他了?

至于之后警方在发现了他们的手枪不见了以后的搜查,张政可是一点都不担心。

毕竟自己可是有系统背包的人物,难道警察还能查到系统空间去不成?

况且就算是那些意大利强盗发现自己枪不见了,他们轻易也不会声张地。

毕竟谁能嫌弃自己罪名减一?要知道,在霓虹私自携带枪支也是犯法的,他们也犯不上为了一把手枪给自己再多加上个几年。

不过想法终究是想法,张政不是傻子,他自然也是知道面对拿着枪的对手不好对付,所以现在他还没有轻易做下决定。

离开大楼,前往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张政找了个偏僻的座位,点了一杯咖啡以及一个蛋糕以后就躺在桌子上睡着了。

说是睡着了,但其实他是去系统空间找自己的老师寻求帮助去了。

“张政,你又来训练了?”系统的空间中,孙胜男身穿蓝色运动服站在白色空间,对张政招呼道。

“是的,孙教练,这一次我想要学习赤手空拳对付携带手枪的家伙的技巧…………

孙胜男是张政的正义红师导师团队里的其中一员,性格爽朗,人如其名。

上到开直升飞机,下到开装甲车,她都会,至于夺枪术什么的基本要领她身为支援手也是深得要领。

————————

就这样,张政和孙胜男学习了一天的空手夺枪术,时间也来到了晚上。

蹲守在那栋大楼前不远的墙根前,张政就等着那些小孩上钩了。

没过多久,他眼熟的三个小孩,以及一个他熟悉的柯南就来到了大楼前,一阵地吵吵闹闹以后,他们几个就进入了大楼内。

而就在他们进入了大楼后。

几个身穿一身黑的男人尾随着也跟了进去,很显然,他们是在跟踪柯南他们。

“呼!”深呼吸一口气,张政平复了一下心情,“这还是我第一次面对持枪的对手吧…………小枪枪,我来了!”

说实话,一想到自己要和持枪的歹徒近距离战斗,张政的心情就无比地激动,连心脏都是一起跟着剧烈跳动。

无论是前世,亦或者是今生,都是生活在和平时代的他哪里见过枪?男孩子喜欢枪都是正常的,而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枪之前的时间也定然是激动不已的。

尾随着柯南的那些意大利强盗,张政将自己的脚步与呼吸一同放缓,并且在手中还拿着刚才从系统空间里面取出来的洞爷湖木刀。

没过多久,他们几人就尾随着柯南到了那个藏着金币的楼层,而看着柯南几个小孩解谜,他们三个就站在外面露出了狞笑。

他们也没有想到,困扰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谜题居然就被这几个孩子解决了,真应该好好答谢一下他们啊…………干脆送他们几颗枪子吧!当然,是手枪打出去的枪子。

尾随着那些人,张政站在他们所在平台的下边,刚刚好的也同样地露出狞笑。

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家伙居然千里迢迢特意从法国过来给自己送钱又送枪,真得好好感谢一下他们………………

————————

待到时机成熟,张政动了。

首先他快步就冲上了楼上连接着楼梯了平台。

握紧了手里的洞爷湖木刀,剑起剑落,啪!的一声。

那个身穿红色小背心的男人就直接扑街,面朝黄土屁腚朝天摔了个狗啃泥。

这一幕的动作好像有点熟悉?就差喂药了。动作指导:琴酒。

张政相信,如果是一般的木棍,在这种威力的打击下恐怕已经断了,但是洞爷湖不同,这可是真得比钢铁还要坚韧的木头做成的。

闻此,其余两个金色头发的外国男人一脸地惊讶。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刀尖上跳舞的通缉犯,不应该有人会悄无声息地到他们身后的啊?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下意识他们赶忙将怀里的枪往出掏,眼前的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必须得打死他。

他们在动,张政也在动。

只见张政将木刀收回到系统中。

之后张的手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男人的手腕,用力一抻,那男人的手腕就被寸劲拉扯的变形,手中的枪失去了手的提起也滑落回了怀兜。

一个侧身过去,张政一下打晕了刚刚被自己扭成骨折的男人,随即就把他挡在了自己身前当做挡箭牌。

“我劝你还是把你手里那个没有开保险的枪放下。”从那男人的兜里掏出枪,张政立马就瞄准了还在开保险的男人,“我这一把枪可是开了保险的,你要是再继续下去,我可不敢保证我们两个谁的脑袋先开花。”

张政的神情冷漠而自信,就好像是一个老手一般。

那男人抽了抽嘴角,将枪放在地上踢到到了张政这边,他缓缓举起了手。

虽然是一脸的怒意,但是他并不敢不从,对于他来讲,小命最重要,他可不会去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算你识相。”

虽说张政字里行间显露的都是冷静与自信,但是心里面却是慌的一批,要知道,他手上拿的这一把m92可是没有开保险的!

现在的他可是在赌,赌这个大黑天还带着墨镜的家伙不会开枪,虽说开枪也没事,自己还有这家伙挡着,但是处理起来还是会有许多麻烦的。

将自己劫持的男人扔到一边,他一枪托下去就砸在了那男人的颈部,将其砸晕。

“呼…………还真是危险!”将这些手枪都收到了系统空间,张政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此时的他整个人的心脏都在剧烈地跳动,这种感觉他知道是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总结起来就是两句话,刺激,刺激,还他娘的刺激!

他刚才的一整套动作都是行云流水,丝毫没有迟疑。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迟疑一下,那么明天新闻头条上就是他!

孙胜男曾经和他说过,在赤手空拳与枪械的搏斗中,第一点是力量上的博弈,另一点就是心理上的博弈,不能有丝毫的迟疑,也不能给对方任何反击的能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